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608章響亮的巴掌

第608章響亮的巴掌

    一秒記住【愛書屋】,檳 ┘ 市 翟畝痢508章︰響亮的巴掌

    使臣館。

    “風哥哥呢?怎麼一回來就不見了人?”慕容未茵滿屋子跑著尋找。

    “未茵公主,風大人在忙,這麼晚了,您還是回房間去早點歇息吧。”部下攔著慕容未茵,不讓她再往前跑。

    “忙?忙什麼?這都10點了哪里還有什麼忙的?我知道了,他是不是在偷偷做什麼壞事,不讓我進去?”

    “未茵公主,風大人剛到南都,手里真的有許多要忙的事情呢。”

    “哎呀……你就讓我去找風哥哥麼,我有好多是事情要和他說呢,而且,別人是以為風哥哥是剛來南都,難道我還不知道,風哥哥提前好久就來了這兒很久了麼……還有什麼好忙的。”

    “風大人正在會客呢。”那部下沒有辦法這才說了一句。

    “會客?風哥哥該不會是帶了女人回來了吧?”

    “未茵公主,不要為難小的了。風大人說過,這個時候誰也不見。您該不會想惹風大人生氣吧?”

    “嘁!只是想要看看麼,小氣死了。”慕容未茵抱怨了一句,這才轉身離開走廊,然而還是仍舊有些念念不舍的回頭望去。

    走廊盡頭的房間里。

    沙發上,甦瑾風優雅的坐在沙發上,手里端著一杯熱茶,輕輕的喝了一口。

    “這里到底是哪里?你們到底是誰?想怎麼樣?”江惠身上被麻繩綁著,眼楮系著一塊黑布,下車的時候,就被那個臭小子給綁了起來,眼楮也蒙上了,完全看不到自己被帶到了什麼地方來。、

    “小琪,去把她眼楮上的布,拿來,讓夫人好好看看這里是哪里。”甦瑾風放下了手里的杯子,扭頭看了一眼一旁痞子氣的男人。

    “哦!”洛琪點了點腦袋,走了過去,把蒙在江惠臉上的黑布拿開。

    屋子里燈光昏黃,所以即使黑布被突然拿開,她睜開眼楮看周圍也不會太刺激,幾秒的模糊後,江惠目光直直的朝剛剛說話的聲音源頭望去。

    視線落在沙發上坐著的威嚴男人身上。

    江惠目光微微顫抖︰“使、使臣?”

    怎麼回事?這不是西城的使臣嗎?怎麼會在這里,剛剛說話才得是他?是他綁架了她嗎?這到底怎麼回事?

    墨色的發下,目光深不可測,唇角勾著優雅的笑容,他輕輕的靠在沙發上,帶著幾分慵懶︰“小琪,給江夫人那張椅子過去。”

    “嗷哦……”洛琪痞子氣的說著,一臉不在意的走到旁邊,手里擰起椅子,拖著就過來放在了江惠的後面。

    不等江惠說話,直接按住她的肩膀,將還綁著麻繩的江惠強行按到椅子上去坐著。

    “呃……”江惠悶哼了一聲,眼里帶著些許反抗,可還是很不可思議,撇著眼神盯著甦瑾風︰“使臣大人用這種方式把我帶到這里來干什麼?還綁著我,不覺得有些沒有禮貌嗎?”

    “喂!老東西,誰允許你這麼跟風哥說話的?”洛琪一下怒了。

    甦瑾風微笑︰“小琪,安靜點。”

    洛琪剛剛還冒著火的雙眼這才熄滅了下去,即使痞子氣不改,卻也乖乖的站在一旁,安靜的不出聲。

    江惠咬了咬牙,有些不悅的冷著臉。

    甦瑾風托著腮︰“江夫人喝茶嗎?”

    “不必了,我就想知道使臣大人這麼不知路數的把我綁過來到底是干什麼!”她一肚子的火氣,如果是綁匪也就罷了,就沒想到綁架她的會是西城的使臣,簡直是無理取鬧!

    “敘舊啊!江夫人,難道不認得我了麼?”

    “哈?我和使臣今天才剛剛見過面吧?敘舊?難道我們以前見過面嗎?”江惠不可思議的盯著甦瑾風,怎麼打量都不覺得自己認識他。

    隨著時間一點點的推移,看他看的越是久,江惠的眼里也多了一絲的疑慮,這麼一直盯著看,別說,還真有些眼熟。

    甦瑾風含笑︰“不記得也沒有關系,我就是有些好奇,今天南都贈與西城的和平物,是誰摔壞的,所以特意請你過來,問問罷了。”

    “是甦小舞啊!所有人都親眼看到了。”江惠不假思索的回答,幾乎毫不猶豫。

    深不可測的眸光里多了一絲無情,甦瑾風低頭轉了轉戒指,漫不經心的開口︰“小琪,我似乎听到了有人跟我說謊。”

    “是,風哥。”洛琪用力的點了點頭,朝江惠走了過去,停在了她的面前。

    “你,你干什麼?”她有些急了。

    洛琪根本就不說話,起手,抓住了江惠的頭發了,強行的讓她的腦袋仰起來。

    “呃……疼!”江惠悶哼一聲,想要掙扎,可全身都被麻繩綁著,跑也跑不動,只能夠扭動身子。

    ‘啪!’一巴掌扇了下去。

    江惠腦袋因為那股打在臉上的重力,撇到了一邊,臉蛋的火辣疼痛刺激著她,驚訝的令她睜大眼楮。

    遲疑的擺正腦袋時。

    ‘啪!’洛琪又一巴掌扇在了江惠的另一半臉上。

    她的腦袋斜低著,憤怒和疑惑全都聚集在腦海里,唇顫抖了好久︰“你們干什麼?你們身為西城的使臣,竟然出手打我?你們可知道,龍家是南都貴族,你們怎麼能夠這麼對我!”

    “呵……”甦瑾風輕笑了一聲︰“南都的貴族,與我何干,江夫人,你確定你還不想說實話嗎?”

    “什麼實話?你想听我說什麼?”江惠腦子都是蒙的,突然想起來他說摔碎和平物的事情,難道這個使臣把她抓過來,就是為了問誰摔碎了和平物嗎?

    可是奇怪了,他在宴會上不是表示和平物被摔碎是落地開花嗎,還贊揚了一番,現在又怎麼會因為這個生氣?

    就算因為這個生氣,又怎麼會懷疑到她的身上來?

    “繼續打。”甦瑾風似乎並不願意听廢話,悠閑的話落。

    ‘啪!’

    “啊!別,別打了。”

    ‘啪!’

    “呃!疼,快住手!”

    ‘啪!’

    任由江惠怎麼喊,都沒有一點的作用,洛琪就跟機器人一樣,抓著她的頭發,幾巴掌扇過去一點都不留情。

    甦瑾風坐在沙發上,悠哉悠哉的看著,目光不帶任何的感情︰“小琪,先停一下。”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