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609章放過與不放過

第609章放過與不放過

    一秒記住【愛書屋】,檳 ┘ 市 翟畝痢509章︰放過與不放過

    “哦。”洛琪松開了江惠的腦袋,站到了一旁。

    短短不到一分鐘的時間,江惠的臉蛋已經被抽腫了,她雙眼泛著紅血絲,臉蛋是火辣辣的疼痛。

    她活了大半輩子還沒有受過這樣的屈辱︰“你們,你們簡直就是膽大包天?我好歹,也是龍夜天的母親,你們竟然敢這麼對我,你們就不怕嗎?”

    “呵……這是我今年听過最好笑的笑話,江夫人,你確定龍夜天會想要幫你這個狠毒的繼母麼?”

    “你……”江惠愣住了,這個使臣是什麼人?他不是西城的人嗎?怎麼會知道他們南都的事情。

    而且似乎還一副很熟悉她和龍夜天關系似的,這怎麼可能呢?

    甦瑾風唇角的笑意勾大,從沙發上站了起身,緩步的走向了江惠。

    “風哥,這點小事,用得著勞煩你親自動手嗎?”洛琪在一旁嘰嘰喳喳的問道。

    甦瑾風撇過眸子,伸出手。

    一個眼神,洛琪就明白甦瑾風想要的是什麼,從腰間的皮袋子里面抽出了一把尖銳的小刀,遞給了他。屋】

    手里悠閑的握著刀柄,輕松的在手中一轉。

    江惠眸光顫抖的盯著那個發銳的刀鋒,一種不安感涌上了心痛,看到了對方眼里的不留情,這才有些後怕了︰“你,你想干什麼?這里可是南都,不是你們西城,你想干什麼?”

    甦瑾風手里拿著小刀,俯下身輕輕的用刀面在江惠紅腫的臉龐上拍了拍︰“我生平,就討厭有人欺負她……”

    “她?誰?我,不知道我到底哪里得罪使臣了,未央公主在南都的期間,我都好生招待的。”余光看著拍打在臉上的刀面,真是有些怕了,畢竟都是女人,誰會不怕那刀鋒一下刺傷她的面龐呢。

    甦瑾風眼底帶著寒光,又帶著幾分玩味的笑意︰“割哪里好呢?臉蛋?還是手腕,或者是脖子呢?”

    “你……你……”江惠瞳孔放大,盯著甦瑾風的臉蛋,那種隱隱的熟悉感讓她的思慮越來越多,瞬間像是想起了什麼,對了,是在八年前甦小舞和龍夜天的婚禮上,那個牽著甦小舞的手進禮堂的男人︰“你,你是甦小舞的,哥哥?”

    “呵,江夫人似乎記起我來了呢。”甦瑾風笑意勾大。

    “你,你不是死了嗎?”那幾乎是從喉嚨管子里發出來的嘶吼,全是不可思議不敢相信,從以前甦小舞和龍夜天結婚開始,他們就極少回來主家。一直都知道甦小舞有一個哥哥,但是也只有在婚禮那天見過一次面,後來就沒有別的交集。

    據說,甦小舞從小就是被哥哥寵大的。

    這會兒想起來,當年她就曾贊嘆過他,如今八年過去了,這個男人身上的氣質,更加非比尋常了。

    “以為我死了,所以就任意欺負我那可憐的妹妹了麼?”甦瑾風唇角勾了撒旦般的笑容,眼底帶著陰森,無論今天的事情,是不是江惠主謀,但獨獨從這個老女人在宴會上看小舞的眼神,就能夠感覺出來她眼底的憤怒,這種老女人,哪能留著呢?

    “不,沒有!我沒有欺負甦小舞,這是誤會。”江惠的反應也很快,也沒有辦法去想甦瑾風為什麼還活著了。

    “誤會就誤會吧。反正無所謂。”說著,刀鋒銳利的地方輕輕的挑破了江惠的臉蛋,鮮血從刺破的地方中溢出。

    “唔……”江惠悶哼了一聲,眼楮顫抖︰“不,不要。”

    他卻沒有停手的意思,手一直往下劃去……臉上一道長長的血痕出現。

    江惠臉蛋腫疼的已經感覺不到,刀刺破皮膚的疼痛,只感覺到有液體緩緩流下,甚至是有血腥味彌漫入鼻息當中。

    她的臉!

    她的臉!

    “使臣,不,甦先生,你冷靜一點听我說。”江惠眼楮里多了淚水,那一刻,看著面前的男人,她像是看到了死神一樣。

    甦瑾風停下了手︰“你還想說什麼?”

    江惠目光一轉︰“我,我確實和甦小舞有些爭執,我今天只是出于想要小懲大誡一下她,並不是真的要害她。我知道我這麼做不對,但是我痛失了媳婦,兒子,才會昏了頭。其實,我和小舞以前相處的還是不錯的,我願意去和她道歉。乞求她的原諒,你覺得可以嗎?”當下之際,就算是委曲求全,也得先保住性命啊!

    要不然,真不知道這個男人會不會做出什麼喪心病狂得事情出來,。

    甦瑾風收回了手里的小刀,隨手往洛琪那兒一丟。

    洛琪抬起手,身手十分利落的接住了飛來的小刀。

    “既然江夫人這麼誠懇認錯的話……”甦瑾風了微微一笑。

    江惠松了一口氣,還好她臨危冷靜了下來,該死的甦小舞,沒想到她的哥哥還活著,還變成了西城的使臣?等她回去後好好計劃一下,到時候咱們新仇舊賬一起算!

    甦瑾風的話顯然還沒有說完,頓了頓,看向洛琪,接著剛剛的話說道︰“那就給她一個痛快點的死法吧。”

    笑容瞬間變得不寒而栗。

    江惠剛剛還欣然的是表情,下一秒帶著血的臉蛋都扭曲了起來︰“你說什麼?不!你們不可以這樣,你們知道這是做什麼嗎?殺了我,就是在挑起兩國之間的戰爭!你們這是在跟南都挑釁!”

    “南都和西城的戰爭不戰爭又如何呢?我們家寶貝,可比這些嬌貴多了。”甦瑾風悠閑的話落,轉身不再看江惠,大步的要朝里屋走去。

    洛琪受命,手持小刀朝江惠逼近。

    “不……不!不可以!”江惠用力的搖著頭,甚至想要掙脫開身上的麻繩,驚慌失措的直接從椅子上滾了下去。

    啪的摔在地上,卻不顧疼痛,用力的用身體啪,意圖逃脫……

    然而,洛琪的腳步卻步步逼近,一腳踩在江惠的身上,制止了她要逃離的動作︰“老東西,別動了,風哥都說了,給你一個痛快,你可千萬不要找不痛快哦。”

    江惠此時只知道奮力的逃命了。

    就在她無處可逃的時候……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