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610章五年前的恩怨

第610章五年前的恩怨

    一秒記住【愛書屋】,檳 ┘ 市 翟畝痢510章︰五年前的恩怨

    外面傳來了嘈雜的聲音︰“真的不可以進去。”外邊的聲音原來越亂。

    ‘ 噠’

    房門直接被人粗魯的打開,站在門口的男人,身形高大,他身子輕輕一斜,靠在了門框上︰“這麼晚了,沒打攪吧?”

    不斷的有西城的部下,想要沖上去,但是都被皇甫烈帶來的屬下擋住。

    甦瑾風停下回過頭,目光落到皇甫烈身上時︰“什麼風,把你也給吹來了。”

    洛琪停下手,疑惑的望著,反正他是不懂現在是什麼局勢。

    而狼狽趴在地上的江惠,就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樣︰“大殿下,救我,救救我,這個群人喪心病狂的要殺我!”

    皇甫烈垂眸看了一眼江惠,再度抬眸時,站直了身板︰“這不是我們江夫人麼?怎麼弄成這麼狼狽的樣子?使臣不跟我好好解釋一下嗎?”

    “呵,我在處理一些私人恩怨,難道也需要和你解釋嗎?”甦瑾風冷冽的一笑,絲毫不在意皇甫烈的興師問罪。

    “甦瑾風!江惠是南都的貴族,她的丈夫,是曾經青龍軍區的將軍,你這麼對待她,確定不是在挑起兩國的戰爭嗎?”皇甫烈目光一冷。

    甦瑾風偏了偏頭︰“兩國戰爭?我不過請江夫人回來喝點茶,聊得一時不愉快發生了一些沖突罷了。如果因為這麼一點小事,就要開戰,那南都也未免太草率了吧。”

    皇甫烈眼底的怒氣,稍微減小了一些︰“來人,把江夫人扶起來。”

    “怎麼,你來這兒就是為了帶走她?”

    “她是我們南都的貴族,我當然有這個必要,把江夫人帶走。”皇甫烈眯了眯眼楮,眼底也迸射出厲光。

    兩個男人面面相覷,視線中,帶著電石火光,兩人的氣勢都十分的強勁。

    僵持了許久,甦瑾風眯了眯眼楮,走到沙發上坐下︰“好,人你可以帶走,不過……她必須留下一樣東西。”

    “什麼東西?”

    “我相信,那就一只眼楮吧。”甦瑾風伸出了一根手指,唇角勾起笑容。

    “瑾風,你過分了……”皇甫烈眯了眯眼楮︰“這件事,如果你說是私事的話,江惠惹了你什麼地方,你要她用這種來賠罪?”

    “她沒惹我,倒是惹了我家寶貝。”甦瑾風微微一笑,眼里帶著殘忍,這個從血腥里爬出來的男人,從來都是雙手沾滿鮮血。

    皇甫烈似乎意識到了什麼,和甦瑾風認識這麼多年,五年強他常常掛在口中的寶貝,他還會不知道是誰麼。

    他的那個寶貝妹妹,甦小舞。

    皇甫烈沉默片刻。

    甦瑾風偏了偏頭︰“小琪,把江夫人的賠罪禮留下來,送江夫人出去。大殿下來者是客,請坐吧。”

    說著,他優雅的示意了一下座位。

    皇甫烈不再多言,朝沙發那兒走了過去。

    “大殿下,大殿下!”江惠撕心裂肺的喊著。

    只見洛琪出現在她的面前,突然的刀光刺入視線中,血飛濺,染紅了她的眼楮,刺骨的疼痛感讓她嘶吼了出來︰“啊!!”

    刀挖眼珠。←百度搜索→【←書ソ閱

    鮮血淋灕……

    然而坐在另一邊的兩個男人像是完全看不到那恐怖的畫面一樣。

    甦瑾風拿來了兩個高腳杯,紫紅色的液體緩緩的倒入了杯中︰“沒想到,你現在會去管這樣的閑事。”

    “只要是南都的事,就不是閑事。” 皇甫烈接過了酒杯,輕輕的搖晃著。

    “啊!”一旁是江惠撕心裂肺的嘶吼,疼的摔倒,被皇甫烈帶來的人拖了走。

    而兩個人還定如泰山一樣坐在沙發上,絲毫不為所動。

    “五年了,沒有想到,我們還會有機會坐在一起喝酒。”甦瑾風看著紅酒里的液體,眸光一眯。

    皇甫烈一笑,有些諷刺︰“你既然還活著,回來南都干什麼?”

    “回來算筆賬啊。”甦瑾風的目光落到了皇甫烈的身上︰“我那個軍火庫還不錯吧,用的還順手嗎?烈。”

    皇甫烈的笑容有些僵,但眼底卻依舊的鎮定︰“呵……所以,你回來是來找我報仇的嘍?”輕笑了一聲,滿不在意。

    “報仇談不上,我只是回來走走,看看,順便拿回我的東西。”

    “瑾風,做人呢,不要太貪心了,還活著已經很不容易了,如今你既然不再是軍火商,那麼就該好好珍惜眼前,若不然再出了五年前那樣的變故的話,你這條命,又能夠留到什麼時候呢?”

    “這你就放心吧,被朋友背叛設計陷害這種事,是不會發生第二次。”

    “呵……”皇甫烈冷冽的一笑。

    一口喝下了紅酒,優雅的放下了酒杯,皇甫烈站了起身︰“酒也喝過了,該敘舊的話,也敘了,我就不打擾使臣晚上休息了。”

    說罷,皇甫烈大步的離開。

    甦瑾風優雅的坐在沙發上,目光冰冷的望著皇甫烈的背影,直到房門被關上的那一刻,唇角才勾起消痕。

    洛琪不知道什麼時候湊到了甦瑾風的身邊,吊兒郎當的趴在沙發邊︰“老大,你就這樣讓皇甫烈走了麼?”

    “廢話,不然呢,難道你覺得在南都能夠留得住他?!”

    “好可惜哦……”

    “可惜什麼?時間還長,舊賬慢慢算。”甦瑾風搖晃著手里的杯子,目光看著皇甫烈喝光了的酒杯,俯下身,湊到了桌子面前,手指輕輕一彈。

    高腳杯 的一下倒在了桌子上,搖搖晃晃的滾落到了地上, 當的一聲重響,碎了一地的玻璃渣子。

    洛琪托著腮︰“那個老東西呢?咱們也就輕易放過了?你不是說她欺負了胖……”妞還沒有說的出來,他立刻把後話咽了回去︰“欺負了小舞。”

    “皇甫烈親自來帶她走,必然是勢在必得,現在還沒有到時機起正面的沖突,先給個小教訓吧。”

    “哦……”洛琪嘟了嘟唇。

    “你去準備一下車子,一會兒出門。”

    “哦……好。”洛琪站直了身板,坐了一個s的手勢。

    使臣館外,皇甫烈剛走出去,就被人叫住……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