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615章看上了妹妹

第615章看上了妹妹

    一秒記住【愛書屋】,檳 ┘ 市 翟畝痢515章︰看上了妹妹

    轉身去櫃子里拿出藥箱,擦淤青的藥,好像不在這兒,在屋子里。

    又趕緊去了臥室,離開客廳時,還扭頭看了一眼哥哥和蕭策,嗯,似乎很平靜,沒有剛剛那種驚險的感覺。

    小舞回房間去了。

    偌大的客廳里只剩下兩個男人,甦瑾風坐了下來,靠在了一邊︰“我有听說,這些日子以來,你有幫助過小舞很多次。”

    “舉手之勞。”蕭策也擦了擦嘴角的血跡,坐了下來。

    剛剛是突然的風起雲涌,可這會兒又安靜的太可怕了,兩個人男人眼底都似乎在思慮著什麼。

    蕭策拇指沾著血跡,輕輕捻弄了一下手指︰“什麼時候回來的。”平靜的話,就像是嘮家常一樣。

    “回來有段時間了。昨天,在宴會上,我恰好見到了烈。”甦瑾風眸中帶著微笑,恢復了平常的優雅,看向了身邊的他。

    “昨天的宴會,是南都招待西城使臣的宴會,你……”

    “最近一年都呆在西城里。”他輕笑了一聲。

    蕭策目光黯淡︰“既然還活著,為什麼不早點回來?”

    “呵……回來?半死不活的回來嗎?”甦瑾風的笑意勾大,不痛不癢的說著,可是眼里全是故事。

    “五年前的事情,風,對不起。”蕭策閉了閉雙眸。

    他依舊微笑︰“對不起?策,你為什麼要跟我說對不起?你做過對不起我的事嗎?”

    “風……”蕭策的臉色變的沉重,五年前,他,甦瑾風,皇甫烈,是那麼要好的朋友,卻因為那一場變故,而支離破碎,如今再見面,往日的兄弟看情份。到底是留在記憶里,還是,依舊在呢?

    甦瑾風站了起身︰“听說,你主動辭去了白虎軍區將軍的位置。你可是一個天生的軍人,不做軍,真的好嗎?”

    “沒有什麼不好的。瑾風,我知道,五年前的那件事情,讓你九死一生,如果……”

    “好了,五年前的事情,不必再提了,我覺得剛剛那幾拳打的夠痛快了,你覺得呢?”甦瑾風唇角勾起笑意。

    “呵……”蕭策眯了眯眼楮,笑意有些懶散︰“只是這樣就夠了?”

    “不然呢?要我拿槍指著你的腦袋嗎?策……我可依舊把你當做兄弟,就如同你這些日子以來不辭辛苦的幫助小舞一樣。”

    說著,甦瑾風從口袋里掏出了一盒煙,拿出一根煙丟給了蕭策。

    伸手。

    便接住了丟過來的煙了。

    “你還抽這種煙。”蕭策看了看煙的名字。

    “習慣了。”

    甦瑾風點燃煙後,轉身,手里把玩著打火機︰“要我給你點嗎?”

    蕭策勾了勾手指。

    甦瑾風唇角勾起一抹笑意,走了過去,微微俯了俯身子,按下了打火機,橙紅色的火苗飄起。

    點燃唇間的煙,就像是仿佛回到過往。

    那個時候的他們……

    是那麼的親密。

    青煙繞起,甦瑾風站直了身板,隨手將打火機放到了一邊︰“怎麼和小舞認識的?”

    “意外,沒有想到,還會見到你的妹妹。”

    “呵……怎麼樣,我家寶貝,還算可以吧。”他坐到了一邊,抽了一口煙,挑了挑眉毛完全就是一副在炫耀自己妹妹的摸樣。

    “倒是十分招人喜歡。”蕭策吐出煙圈。

    甦瑾風眸光一斜︰“難得會從你口中听到這種話,你該不會是看上了我們家寶貝吧!”說著,他眉頭一皺。

    “你猜……”

    “蕭策,你敢!”甦瑾風湊了過去,伸手直接把蕭策嘴里的煙給拔了出來。典型的護妹心切。

    這會兒,小舞剛剛從臥室里拿出醫藥箱出來,只見沙發上,哥哥和蕭策湊得很近,而且沒有好臉色的摸樣,趕緊快步的跑了過去︰“誒……哥,干嘛呢?不是說好不再動手了的麼?”

    “我們只是再聊天而已。”蕭策抬頭微笑。

    甦瑾風擰著的眉頭這才松開,又坐了回去,沉著臉不吭聲。

    小舞看看這兩個人,真奇怪,真不知道這兩個人到底是什麼關系,看著又不像是仇人吧,可怎麼動不動就橫眉豎眼的?

    不過說起來……

    哥哥可是很少會對外人表露出任何的情緒。

    現在瞅瞅哥哥那張臉,實在是有點臭。

    到底剛剛她進屋子里的時候,發生了什麼?想著,小舞把棉花球和藥水遞給了蕭策︰“擦一下藥吧,應該沒有什麼大礙。”

    蕭策眯了眯眼楮︰“我都看不到哪里受傷了,要不你替我擦一下吧。”他懶散的說著,語氣正常,神情也和平常沒有什麼兩樣。

    “好。”小舞也不是那麼拘小節的人,這些日子和蕭策走的也近了許多,大家關系好了,自然就沒有講究那麼多。

    她打開的藥瓶子,正打算把藥水沾到棉花上。

    甦瑾風眉頭皺的越來越深︰“寶貝,過來!”他厲聲呵斥了一句,將小舞拉到了自己的身邊來。

    嚇得她手里的藥水都差點倒了出去︰“怎麼了,哥?”

    “讓他自己擦去。”甦瑾風眉頭越皺越深,只差沒有把小舞手里的藥和棉花都搶過來塞到蕭策的手里。

    “不行,我自己擦不到,何況這個忙,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瑾風,你這麼緊張做什麼?”蕭策回答的也語快。

    “非要別人擦不可?好!小琪,給我醒醒!”甦瑾風的音量突然放大。

    沒有一分鐘的時間,洛琪打著哈欠出來︰“老大,一大早的有什麼事啊?”

    “過來,給蕭先生的傷口上藥。”

    “上藥?”洛琪完全就沒有睡醒,抓了抓頭發,打著哈欠過來。

    豆大的汗從蕭策的腦門流了下來,他擰眉看著走來的洛琪,眉頭越擰越凶。

    甦小舞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誰知道她哥哥這個時候再想什麼呢,沒有辦法的手里的藥瓶子和棉球都遞給了洛琪。

    洛琪接過了藥瓶子和棉花,這里臉上掛彩的人只有蕭策了,所以他目光直接看了過去,一邊打犯困的哈欠,一邊問道︰“擦哪兒?”

    蕭策皺起的眉毛的尾巴都抽了抽,慵懶的目光稍微一凌,剛要說話。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