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629章還有什麼怨的

第629章還有什麼怨的

    一秒記住【愛書屋】,檳 ┘ 市 翟畝痢529章︰還有什麼怨的

    “不必了,應該都是皮外傷沒有大礙。”

    “嘖……真絕情呢。”花沐臣笑了笑,不以為然︰“既然你不是擔心她,你怎麼一直在走神?”

    龍夜天皺了皺眉頭,卻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只覺得有種不太好的感覺。

    “誒……夜天。”花沐臣喊了喊他。

    黑眸冷沉,依舊有些心不在焉的,到底是什麼,讓他竟會有些不安感。

    *

    醫院里。

    甦小舞在護士的攙扶下扶著牆壁走了出來,剛剛做了清宮的手術,把體殘余的生命統統都清理干淨。

    就像是她和他斷的干干淨淨一樣,徹底的將生命剝離體外。

    每一步的疼痛,都在告訴她現實的殘酷,每一次都疼痛,都深入身體的一寸一寸,徹底的撕裂那一切一切。

    “怎麼你自己走出來的?”甦瑾風見妹妹扶著牆壁走出來,立刻緊張的走了過去,皺眉盯了一眼那護士。

    護士被嚇得心髒一縮,盯著面前男人的那張臉,簡直甩了她一臉的血,遲遲沒有轉移開視線。

    小舞緩緩開口︰“是我看能走,就自己要走出來。”強顏歡笑,天知道手術的那一刻她已然將淚水流干。

    “我已經詢問過了醫生,做了這個手術,你至少要在床上臥兩三天。”說著,甦瑾風從護士的手中接過了小舞,二話不說將妹妹抱了起來。

    她身體凌空︰“哥,很多人看著呢。”

    “我知道!”他理所當然的說著,抱著她離開了醫院上了車。

    車上,洛琪坐在駕駛位置上,雙腿吊兒郎當的放在了駕駛位上,嘴里叼著一根草,見到他們兩人上車,雙腿立刻放了下來︰“那個……老大,現在去哪里?”他的聲音放緩,沒有平常那麼急促。

    似乎是知道了小舞掉了孩子後,刻意的溫柔。

    “去使臣……”甦瑾風話還沒有說完。

    “哥……讓我回去公寓吧。”她不想去那里太打擾到哥哥上工作的事情。、

    “嗯。”甦瑾風點了點頭。

    一路送她回了公寓,抱著她上了樓,將她放在了床上,甦瑾風還是無比的溫柔︰“晚上我會弄些你想吃的過來。”

    “哥,你要去哪里?”

    “我去辦點事,有什麼事,你吩咐小琪去做。”甦瑾風淡淡的開口。

    小舞抓住了他的衣袖︰“你是要去找龍夜天嗎?”哥哥懂她,可她又何曾不懂哥哥?如今會這樣,和昨天的事情也脫不了干系。

    除了哥哥的溫柔外,她也隱隱的能夠感覺得到哥哥的憤怒。

    甦瑾風皺了皺眉頭,什麼時候,他的妹妹也這麼觀察人與細微了,越是相處,越發現她成長的驚人︰“你好好休息就好,把身體養好。”

    “哥……不要去找他。”

    “乖,睡覺。”

    小舞卻抓他的衣袖抓的更緊︰“已經夠了,孩子沒了,這或許是老天讓我和他徹底的了斷,又何必再親自去找他呢?哥……你覺得呢?”

    “了斷?那你告訴我,是不是這樣了斷了,你就能夠真正的重新開始!”甦瑾風言語加重,他可以對妹妹無限溫柔,卻難以讓那所有的憤怒都煙消雲散!

    “重新開始?嗯,確實要重新開始的啊。”小舞點了點頭︰“與其用淚水去悔恨昨天,不如用汗水去拼命明天。”

    “真的做得到麼?”墨色的眸光銳利,不是溫柔,而是鄙夷。

    “不去做到還能夠怎麼樣呢?命數如此,我不可能停滯不前啊。”甦小舞沙啞的說著,對著哥哥微微一笑。

    一遍遍教訓,才知道,如何去重新開始。

    在感情的世界里,是沒有輸贏的,贏的是感情,輸的也是感情。

    和龍夜天,沒有任何人有輸贏,痛了,就知道該怎麼做了。

    大手輕輕的捋了捋她額前的碎發︰“好啊,我可以答應你,不主動去找龍夜天,不過你既然說要重新開始的話,以後我替你做什麼決定,你能夠接受?”

    “呃?哥,你要替我做什麼決定?”

    “當然讓你重新開始的決定,怎麼?我會害你嗎?”

    甦小舞搖了搖頭,就算天下人害她,哥哥怎麼又會害她呢︰“可是……”

    “猶猶豫豫,還是痛不夠?”

    夠了!從身上剝了一層皮,又挖了一塊肉,怎麼還不夠?哥哥說她猶豫,她又豈能有任何的躊躇不定?重新開始不是她所想嗎?

    “好……哥哥說什麼,都好。”小舞點了點頭。

    甦瑾風溫柔的手落在她的發間,從剛剛的嚴厲,又恢復了溫柔,或許他不該在她最脆弱的時候說這些要求,可這樣他才能夠給她鋪一條重新開始的路。

    答應她的話,他也沒有食言。

    這天沒有離開小舞的公寓,而是在她的身邊陪伴著。

    如果沒有了孩子,讓小舞的身體掏空,失去了珍貴,那麼只要背後哥哥這根脊梁骨,沒有倒下,小舞也不會倒下。

    還好他在。

    還好……身邊總有他在。

    小舞握著哥哥的手,這才安心睡去,那個昨夜著她的噩夢,隨著孩子的逝去而不再殘繞著她。

    可是另外的夢卻覺得身體好空,她夢到了軒軒,夢到一個可愛的小女孩,夢到了小嬰兒……

    她和孩子在白雲上飄著,卻又親眼看著孩子從白雲朵朵上醉落,你伸出手,明明觸手可及,卻還是抓了一個空。

    沒有抓到了他們的手……

    無可奈何的看著他們墜落,只剩下百般的無奈。

    一次次夢中驚醒。

    扭頭,哥哥總是陪在她的身邊,日日夜夜的陪伴著她。

    “哥……你是使臣,應該還有很多事要忙吧。不用陪我,我已經沒事了。”

    “陪你就是最重要的事。”

    哥哥的話,溫暖著她,讓她一點點的從沉痛中走出,當初想起龍夜天的那句‘你說的沒錯,冷炎不是殺的,不過是誰殺的重要嗎?他是死囚,只要是軍方的人抓到,就該殺。至于為什麼我要承認殺了冷炎,小舞,這麼久了你都沒有反應過來?我們曾經的感情,只會成為我的負擔,所以我要你恨我,為了徹底的甩開你!’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