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634章告訴龍夜天真實加更

第634章告訴龍夜天真實加更

    一秒記住【愛書屋】,檳 ┘ 市 翟畝痢534章︰告訴龍夜天真實(加更)

    小舞的聲音可以冷情到不夾雜任何的情感,即使是快入春了,都似乎這‘寒風’吹得人刺面。

    他和她,曾有過那些所謂的愛情。

    然而如今愛情,就像是風箏掐斷了的線,斷了,風箏就該隨風飛走了,你只能夠去望著它越飛越遠,伸手也永遠握不回那條線。

    曾經只能夠是曾經。

    就算有過山盟海誓,那也是回不去的曾經,這條回頭路她不願意走,更不願觸踫一下。

    龍夜天走到了一邊,坐到了一旁的單人沙發上,拿起了桌子上的熱壺倒上了兩杯茶︰“誰說要和你提曾經。說說最近。看起來你身上的傷口已經好的差不多了。”他打量了她一身上下,臉色還有些蒼白,穿的衣服很厚,看起來似乎怕冷。

    明明應該是好的差不多了,怎麼會這麼憔悴?

    雖然他確實不該來看她,不過最近幾日總有些不安,所以還是來了,見她情緒並不好,才進了屋子來。

    小舞垂眸,鳳眸緩緩的再度落在他身上︰“我身上的傷口怎麼樣也和你沒有關系吧,你費盡心思的讓我恨你,為的是讓我徹底的甩開那段感情,現在做到了,你又招惹我干嘛?呵……不覺得很可笑嗎?”

    她唇角勾起無情的笑意,輕松了松肩膀,眼里悠閑了幾分。

    “甩開的是感情,但並不代表我要甩開孩子。”他淡淡的開口。

    甦小舞唇角的笑容緩緩的勾大,眼里的悠閑變成了笑意︰“呵……呵呵呵呵……”突然她笑了出聲,聲音有些癲狂。

    龍夜天冰冷沒有任何表情,是會看著她的神情。

    小舞的笑聲搖曳停止在唇畔,她嘴唇微張,腦袋輕輕的偏著,鳳眸里是異樣的神彩,盯著龍夜天,眼眸婉轉︰“孩子?你是說軒軒?還是這里的?”她眉梢微動,雙手捧在了腹部上,笑容咧的更大。

    冰冷的黑眸一眯。

    他的視線落在了她的肚子上,厚重的披風遮掩著,並看不出來她的肚子有任何的差別。可她的情緒,卻太不對勁,這樣的不對勁完全就不像是平常的她。

    甦小舞捧在扁扁肚子上的手放了下來,笑容勾的更大︰“哈,既然要徹底拋下,就要拋下的更徹底一點點,龍夜天,你做到了,我也做到了,這個孩子我已經打、掉、了!”她每一個字眼都在加重。

    並非故意要去氣他。

    她已經心碎到連去氣他都不願意了,而是他做的絕情,她必須無義,這樣才能夠一干二淨不是嗎?

    小舞的字字句句還在屋子里環繞。

    飄過了他的耳際。

    如同鼓點的一樣震懾入他的心髒,那一刻時間靜乎停止,一雙冰冷的黑眸驟然凝住,盯著面前的女人許久。

    冰唇輕啟︰“你,把孩子打掉了?”啞啞的聲音,他的音量明顯壓低了許多。

    臉色不是陰沉,而是沉重。

    小舞點了點頭︰“是啊,打掉了。這樣不是也挺好的麼……”灑脫的笑了笑,好像打掉孩子對她無關痛癢一樣。

    龍夜天站了起身,一步走到了她的面前,微微俯身,一雙眼眸緊緊的盯著小舞︰“所以你現在這麼虛弱,都是因為剛打掉了孩子?”

    “氣血虛而已,不過,值得。”說的風輕雲淡,聳了聳肩膀,如果不是那個時候痛到撕心裂肺過,現在又如何做到的干脆,又如何斬斷孽緣。

    “值得?呵……所以是為了報復我,打掉孩子?”他緊緊的看著她的眼楮,從她的眼神里找不到一絲的走神,一切都是那麼的真誠。

    小舞沒有逃避龍夜天的目光,直直的與他︰“報復?需要報復嗎?評心而論,龍夜天你用手段甩開那段包袱一樣的感情,而我仔細思緒之後,也覺得孩子是包袱,所以就干干脆脆的打掉了。這樣不是很好嗎?咱們兩個,以後誰都和誰沒有關系了,我的肚子和你也沒有關系了!你也無需再關心這肚子了。”她笑著說著。

    往另一邊移了移,從他的視線下移開,然後撐著身子站了起身。

    冰冷的視線,緩緩又落到了她的身上,龍夜天諷刺的冷笑︰“還以為你已經接受了那個孩子,看來是我想錯了。”

    “你沒想錯,我一開始是接受了,但是我想想還是改變注意了。”小舞微微一笑,雙眼彎成了漂亮的月牙彎,說的還是那麼的淡,好像割掉那一塊肉對她而言無關痛癢一樣。

    他的表情冷冽︰“呵,小舞,你還真是給了我一個驚喜。”他劍眉一擰,越皺越深。

    小舞攤了攤手︰“龍夜天,你一直都在給我,你口中那些所謂的驚喜,現在我鄭重的告訴你,以後全都可以不需要了。你要是覺得我打掉孩子殘忍的話,也隨便,反正你自個兒都是殘忍的人,咱們不過是彼此彼此而已。”

    語畢。

    鳳眸的余光看了一眼他,硬生生的感覺到了龍夜天眼底像是被火燒一樣。

    她眸光一轉,從他的身上離開,單手撐在腰間的地方,兩個人擦肩而過,都沒有再去看對方一眼。

    就這樣錯過……

    她大步的走出了令人渾身不舒服的休息室,背後還能夠感覺到他的冰涼,甦小舞的步子一步比一步笑。

    然而唇角的笑容越一次比一次大。

    當你看到一個人被你的話給激怒時,本應該事開心,可她也沒有什麼開心的,沒有傷感,沒有任何的心緒。

    冷寂的屋子里,背對背的兩個人都互相不去看對方一眼。

    小舞的手輕輕的握在門柄上,遲疑了幾秒並沒有回頭,她很清楚,那麼在意這個孩子的龍夜天會有多麼的憤怒。

    呵……

    果然是老天注定,要將他們這段孽緣之間千絲萬縷的關系狠狠的斬斷開。

    只能夠說老天不僅殘忍,而且是快刀斬亂麻,干的好漂亮。

    拉開門,小舞走了出去,雖然她當初她阻止哥哥去找龍夜天,並不是打算將孩子流掉的事情永遠隱瞞。

    他確實該知道……

    只是,不是要哥哥憤怒的去給她打抱不平,去找他麻煩,涂添更多麻煩。而是把話徹底說清楚,就夠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