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637章對了一切,負了她

第637章對了一切,負了她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第637章︰對了一切,負了她

    初春的夜晚,沒有了昔日的大雪紛飛,撲面而來的夜風也不在刺刺骨寒冷,一輛跑車停在了伯爵家門口。

    空蕩蕩的車上,唯有龍夜天一個人坐在駕駛位上,他緊緊的閉著眼楮,手緩緩的握成了拳頭,緊緊的握在了方向盤上,拳頭越握越緊,手背上的青筋暴起,像是在強忍著什麼。

    他腦袋揚起,靠在了車座枕後面,臉上不再是寒冷,而是有萬種的情緒滑過臉頰,痛苦!哀傷!

    一行眼淚滑落臉頰……

    ‘砰!’

    拳頭再度用力的砸在了方向盤上,從喉嚨間發出啞語的聲音,眼淚並沒有停止,他怎麼可以殘忍到讓她傷心至如此!

    不曾體味過那疼,不知道她有多痛!

    呵……

    終究是對了一切,卻負了她!!

    男兒有淚不輕彈,然而眼淚卻不禁心痛到不斷的涌出,那是男人的哭泣,他的內心從未被人踏入,看似冰封,卻早已經被人瓦解。

    跑車停在門外,佣人們出來站在門口,認得這是爺的車,卻不見爺從車上下面,便紛紛站在門口的地方不敢靠前。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

    龍夜天依舊沒有從車上下來,他坐在駕駛位上,腦袋靠著,沒有神色的目光望著車子天窗。

    透過天窗能夠看到一片湛藍的天空,無可奈何,卻也無法挽回,是有多傷心,是有多痛不欲生才會失意到流掉孩子?!

    對她的冷漠和傷害。

    錯了嗎?

    沉痛的閉上了眼楮。

    ‘滋……’

    一輛極速而來的車子,一聲急剎車停在了前面跑車的屁股後面,如果不是這車子停的及時,險些就撞了上去。

    車門打開,花沐臣從車上走了下來,看著門口站著的一群女佣,他走了過去︰“都杵在這外面干什麼?夜天呢?”

    “呃?您是?”女佣們愣住了神。

    上下打量著面前這位無比迷人的男人,一頭栗色的頭發,側分的將臉型勾勒的更加完美,花沐臣唇角挑笑︰“幾天沒見,你們就不認識我了?”

    “啊!臣少,是臣少啊,您染了頭發,換了發型,真是認不出來了。”一個女佣率先反應了過來。

    “小敏,還是你聰慧,夜天呢?”花沐臣眼若桃花,笑意不改。

    “爺回來後,就一直沒有下過車。”女佣指了指跑車的地方。

    花沐臣回過頭︰“我就說怎麼有一輛車子這麼張揚的放在這兒呢。”戲言著,他緩步的朝跑車走了去。

    黑黑的車窗看不清楚里面的情況,但也能夠隱隱的看到一個人影坐在駕駛位的地方,他叩了叩車窗︰“夜天,把我一個人甩在拍賣會里自己回來躲車里干嘛?”

    車內,龍夜天緩緩睜開了眼楮,看向了車門外嘴巴一張一合的花沐臣,打開車門︰“你怎麼來了。”

    “你說呢?丟下我自個兒跑了,我當然就來了。”花沐臣聳了聳肩膀,滿不在意的說著,眼角的余光一銳,落在了龍夜天的臉上,只見他滿眼愁緒︰“發生什麼事了嗎?”

    龍夜天皺了皺眉頭,低語道︰“看來是我錯了。”

    “錯了?”花沐臣有些好奇,論運籌帷幄,龍夜天幾乎很少會出錯,像他這樣的男人還會出錯嗎?

    到底是什麼事,會讓他覺得錯了?

    龍夜天下了車,大步的朝屋內走去。

    花沐臣並沒有立刻跟上去,眼神一銳,在女佣堆里立刻揪出了那個今天一直跟著龍夜天的下屬,勾了勾手指︰“說,今天你跟著夜天在拍賣會上離開前,都干了什麼……”

    那個女屬下愣了一下,把自己在休息室外听到的都告訴了花沐臣,先是甦小姐和爺的話,零零碎碎的听到了一些,還有自己離開後一會兒回來,又听到了里面爺和別人的談話。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花沐臣眼神一飛,眼底閃過了一絲趣味︰“原來是……是這樣。”即使屬下說的零零散散,但他稍稍一推測,便知曉了其中緣由。

    情情愛愛這種東西,還真是可怕的徹底。

    呵……

    虧了他沒有對女人上癮,要不然,還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呢!

    緊鎖眉頭,花沐臣大步的走進了宅院里,客廳里沒有人,便慣性的上了樓,臥房的門半遮掩著,他一個側身,都沒有用手,直接就進了屋子。

    只見龍夜天坐在書桌那兒,手里捏弄著一枚銀色的戒指。

    花沐臣眯了眯眼楮,看著他手里的那枚戒指︰“所以,你是打算讓甦小舞回到你的身邊嗎?”

    “如果怎麼做都是錯的話,無論我怎麼走這條路,都是錯。”

    “刀山火海,也決定要帶著甦小舞一起走了?”花沐臣擰起了眉頭。

    龍夜天抬眸,尖銳的眸光里帶著哀傷︰“她早已經在火海里了。”如果推開她,不是最好的結果的話,那就讓情況繼續惡劣下去吧!

    花沐臣沉默了,他幾乎能夠明白龍夜天想做什麼,前面確實有千難萬險,所以他終究還是推開了甦小舞,然而似乎結果又是另一種錯誤︰“你要怎麼做,隨你吧,反正就算你現在改變主意,把她拉回到自己得身邊,也是有勝算的。你要賭就賭吧。夜天,你可要慎重斟酌哦。”

    龍夜天沉默了。

    他斟酌過一次,又一次,黑眸垂下,落到了抽屜里的那封開封過的信件上,或許,該把所有事情都告訴她了。

    天荒地老,最好的莫過于忘記……可偏偏事與願違,笑到痛,痛到傷,傷到失去一切!

    都是,心不由己,身不由己。

    他如何才能不負如來不負卿……!!

    安靜的臥房,花沐臣沒有再打擾,他知道龍夜天需要好好冷靜的思考,所以關上房門下了樓。

    “臣少。”一下樓,青蓮正低頭過來。、

    雖然改了發型,但以青蓮對花沐臣的熟悉,也是一眼就認了出來。

    “哦,青蓮啊……憔悴了不少啊。懲罰結束了?”花沐臣詢問了一句。

    “是。”青蓮面色有些慘白︰“剛剛收到一切朱雀軍區的情報,您這麼晚還在這兒,想必爺還沒有休息吧。”

    說著,青蓮的目光撇去,顯然是想要上樓去。

    花沐臣卻攔住了她︰“你們爺今兒晚上心情不好,你不想再受罰的話,還是乖乖的別上去打擾。”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