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644章小舞的學長

第644章小舞的學長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第644章︰小舞的學長

    對于甦小舞來說,16歲前的記憶,都一直塵封了,也好好的上了鎖,然而這些記憶,卻在哥哥回來之後,不斷得出現。屋】

    先是提到那個人。

    到拍賣會上恍惚的看到那個人的側影。

    又到,今天,他緩緩向她走來。而那張臉只是映入了她眼中一眼,她便是那麼清晰的認出了他。

    即使過去了整整十年!

    16歲前的記憶,卻還是那麼的清晰,十年了,明明可以改變很多的事情,但是卻仍舊沒有改變她一眼把他給認出來!

    紅唇顫抖,小舞聲音有些顫抖,這一個名字太久了,她以前念著的名字,已經太久沒有喊出來過了。

    所以再度開口時。

    竟然會那麼的難︰“沐臣……”或許是十年太久,即使她一眼見到時那麼的肯定,可是喊出口時,仍舊帶著疑惑。

    或許是長得相似呢?

    或許十年的時間,讓她忘記了,模糊了,所以認錯了呢?

    他是花沐臣嗎?是那個消失了十年的學長嗎?

    花沐臣腳步頓了頓,還差兩步就走到桌前了,疑惑的看著甦小舞,擰了擰眉頭,咦?雖然有過兩次的見面,但記得,第一次的時候,這個女人喝的醉醺醺在他家里找夜天質問甦瑾風的死活,完全沒有注意到他。

    第二次的時候是她還懷著身孕,被龍夜天禁錮的時候。

    一直以來,他都還沒有向這個女人正式的介紹過自己,甦小舞也一直臣少的稱呼他。

    他還曾玩笑的讓她叫他臣,她都改不過口來,這會兒,怎麼那麼親昵的叫他沐臣起來了?嘖……

    這丫頭,也太自來熟吧。

    想了想,花沐臣也沒有太糾結這個問題,熱情的揮了揮手︰“嗨,小舞,讓你久等了,站著干什麼,坐啊。”

    他倒是沒有客氣什麼,拉開椅子後就坐了下來。

    小舞還站著,有些痴痴的盯著面前坐著的男人,她剛剛叫他沐臣,他沒有反駁,也就是說,她沒有認錯,這個人是花沐臣!

    不可思議的捂了捂嘴巴,甦小舞泛紅的眼楮,心情不禁的起伏有些劇烈,呼吸也變得有些重了︰“沒有想到,我們……還會再見面……我以為,這輩子都不會再見到了……”勾起的記憶,讓她的聲音有些沙啞。

    花沐臣愣了一下,立即笑了笑︰“說哪兒的話,怎麼會呢?”只覺得甦小舞這話說的很奇怪,難道是她覺得,和龍夜天分手了,他們就不會再見面了嗎?

    而且還用上這輩子,實在有些夸張。

    再看看甦小舞的表情,更加的夸張了,她好像很激動,眼圈也有些發紅,聲音顫抖的不像是前兩次他看到過的甦小舞。

    怎麼回事呢?

    難道是受刺激了幾次後,又流了孩子,她整個人性情大變了嗎?

    甦小舞確實有些慌張,手抬起,扶了幾次額頭的頭發,神情也有些恍惚不定,眸色閃爍,心里五味交雜,情緒不斷的在變化,開口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久久的,才道︰“你怎麼會來這里?”

    “啊……你不是來相親的嗎?我就是來和你相親的人啊。怎麼?很意外嗎?”花沐臣悠然自然自在的說著。

    青蓮求他想辦法,那這就是他的辦法嘍。

    小舞點了點頭,眼底仍舊慌張未減︰“嗯……這真的很意外,是,是哥哥安排你來的?”她怎麼也想不到,這太意外了!實在是……意外。

    甦小舞的走心反應,倒讓花沐臣這個游走在各種場合都順手捏來的人有些不自在了,他實在是有些茫然甦小舞此時的強烈反應。

    笑容也變得有些尷尬。

    淺淺的吸了一口氣,道︰“是啊,當然是你哥哥安排來和你相親的。”

    甦小舞遲疑的點了點頭,手端起了面前的咖啡杯,握在手中,緩緩的喝了一口強壓住自己的情緒。

    放下手里捧著的杯子,她的情緒終于從久違的見面中穩定下來,唇角勾起了暖心的笑容︰“我還是和以前,一樣不爭氣吧。不像你,那麼的淡然。”

    “呃?”花沐臣完全就听不懂甦小舞在說什麼了,腦子里一團霧水,從和剛剛進來這個女人就怪怪的?

    該不會真是傷心過度到傷到腦子了吧?

    小舞抬頭,見花沐臣一臉疑惑︰“怎麼了?我說的話有錯嗎?說起來,讀書的時候,你就萬事都很鎮定。”

    “讀書的時候?小舞,你在說什麼呢?”花沐臣終于是忍不住問了出來,再不去盤問的話,他都快被她給轉暈了。

    “嗯?”甦小舞也皺了皺眉頭,她說的話有哪里不對嗎?奇怪,為什麼花沐臣會露出好奇的表情,想了想,便道︰“是時間太久了吧,都十年了,讀書時候的事情,大概你都忘記了吧。”

    也對,有多少人還會記得初中時的事情,多少人還會把十年前的故事記得清楚呢?

    十年不見的故人再見,已然是難得。

    “十年?讀書時候的事情?”花沐臣眉頭擰的更深,他這才反應過來甦小舞怎麼會有這麼一系列的反應︰“小舞,我染了頭發的顏色,換了發型,你就把我認成別人了?”染那個火紅色的頭發,不過是他一時興起而已。但記得甦小舞初見他時,他就是火紅色的頭發,該是把頭發染了回來,她就不認得他了吧?

    小舞也听得雲里霧里的︰“你不是花沐臣嗎?”

    “我是啊。”花沐臣無奈的笑了笑。

    “那我沒有認錯啊,你的摸樣雖然和十年前有變化,但是變化並不大,我一眼就把你認出來了啊。倒是你怎麼了?你該不會是不認得我了吧?”

    “我怎麼會不認得你,你不是甦小舞嗎?”花沐臣語快的回答著,眸光一轉,細細斟酌著甦小舞的話。

    見她表情認真,剛剛驚訝的摸樣,也不是假裝出來的。

    十年前!

    讀書的時候。

    眼眸一眯,花沐臣疑惑的眼神變得認真起來︰“我們,十年前認識?”

    “是,是啊……你忘了十年前的事情了嗎?你是我讀書時候的學長啊,花沐臣!”甦小舞也納悶了,她以為花沐臣一來就叫她小舞,是記得以前的事情。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