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647章撮合進行中

第647章撮合進行中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第647章︰撮合進行中

    甦瑾風站在書桌旁,目光一眯,隨手拿起了書桌上的一支鋼筆,輕輕的點弄著,畢竟是妹妹的終身大事,他還是要好好斟酌。

    後公園是南都比較出名的一個情侶公園,不少情人會在這個地方約會,而今天整個公園都被花沐臣給包了下來。

    全部用粉色的氣球和玫瑰裝扮了起來。

    在這個季節,玫瑰花還都未開,而這里卻能夠被裝扮的一片粉紅,可見花沐臣是用了一番心思的……

    後公園不遠處的加長轎車上。

    妖媚的女人攀附上了花沐臣的身體,坐在了他的身上,手里端著一杯紅酒。

    花沐臣的大手摟在女人的腰間,手指緩緩撫摸。

    “嗯唔……”女人輕哼,像是一條水蛇一樣,放下了手里的紅酒杯,雙手樓上了他的脖頸。

    紅唇緩緩的湊近花沐臣的唇瓣,即將觸踫到一起時。

    只見他邪魅的桃花眼,突然一緊,起手按住了女人的腦袋,直接將她吻過來的頭按下了一邊,厭惡的把她推開。

    “呃……臣少……您?”女人不可思議的抬頭,吃痛的悶哼著。

    “滾。”

    “臣少……”

    “還要我說第二遍嗎?”花沐臣的聲音很輕,可不耐煩的目光卻帶著狠利之色。

    妖媚女人被嚇得一顫,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可也不敢再惹怒面前的暴君,只好拉上了腰間的拉鏈,打開車門依依不舍的離開。

    花沐臣坐在車座上,手撐著額頭,臉色凝重,他並沒有潔癖,也不討厭女人,但唯獨厭煩和女人接吻。

    不知道是為什麼……

    每次到了接吻的時候,都非常的抵觸!

    ‘鈴鈴鈴……’

    手機鈴聲響起,花沐臣隨手接起了電話,放在耳邊。

    “臣少……”

    “青蓮,什麼事。”

    “不知道甦小姐那件事,臣少您有什麼對策了嗎?”電話那頭,青蓮顯得格外關心。

    “哦,你等著吧,這兩天就會有消息了。←百度搜索→【←書ソ閱”

    “好,那就麻煩臣少了。”

    剛掛了電話。

    ‘叩叩叩’

    邊有人敲車門,花沐臣直接把拉開車門下車,理了理衣服︰“人來了嗎?”

    “是,甦小姐已經進來公園了。”

    花沐臣微微一笑,從車上拿下來一大束漂亮的花束,隨手搭在肩膀上,瀟灑的往公園的中央走去。

    甦小舞剛到,周圍都是玫瑰花的香味,淡淡的香,沁人心脾。

    顯然這是被人精心裝飾過的,沐臣干嘛要費盡心思的把這後公園弄的童話故事一樣?她並沒有太走心

    這不,只見花沐臣走了過來,眉眼帶著笑容,走近小舞,隨手將手里的一大捧鮮花丟進她的懷里︰“拿去……”

    小舞措手不及的抱住了鮮花︰“怎麼給我這個。”

    “小舞,你怎麼這麼沒情趣了,我們可是在相親約會,沒有這些東西怎麼行呢?”花沐臣張開手。

    仿佛周圍的玫瑰花都在對著他微笑一樣。

    他便是這麼一個極其迷人的男人。

    甦小舞抱著鮮花,因為他是學長,所以她倒是真的沒有這是在相親的感覺,點了點頭︰“今天,我本來想帶我哥哥來的。不過最近他有些忙,走不開。不過以後如果有時間的話,可以一起去吃飯嗎?”

    花沐臣聞言,豆大的汗從腦門留下,還好她哥哥忙啊,要是他哥哥不忙今天真來了的話,他一切計劃不都泡湯了?

    打量著小舞,他眉頭擰了擰,還未這麼仔細的去細心看過她,這個看似柔和的女人,卻是綿里帶針,骨子里帶著刺,倒是極其有性格。

    雖然他不記得了,但畢竟也是曾經的學妹,嘖,這麼算計她,還真是有些愧疚。

    想到這兒,花沐臣的目光柔了柔︰“這里風大,要不要去別的地方坐坐。”

    “沒事,這里布置成這樣,你也廢了一番功夫吧。走了多可惜?”她平淡的說著,雖然沒有因為這里的環境變化又任何的心里變化,只當是不想浪費花沐臣的一番心思。

    花沐臣皺了皺眉頭︰“昨天你走的匆忙,也沒有能夠好好的多聊聊,我對以前的事情,其實還是感興趣的,你多說一些來听听吧。”

    其實,他對以前的事情,真的沒有什麼記憶,興趣也一般。只是既然戲已經演到這一步了,即使是對不起甦小舞,也要把戲演完。

    小舞看了看花沐臣,也沒有想太多,對他,她更加不可能有什麼警惕心,便一邊走著,一邊隨口說了起來了。

    “你現在還養貓嗎?”小舞問道。

    “嗯……我以前會養那種東西嗎?”心理想著自己對過去不感興趣,可甦小舞真說起來,他還是會反應性的借問下去。

    “以前,你還是學生會會長的時候,就在學校里養了一只貓,性格簡直跟你以前一個摸樣……”她細細的說了一些記憶猶新的事情,撩起了手臂上的袖子︰“你看,這是被你的貓撓的,這個印子到現在都還沒有消失。”

    她的手臂上有一塊很淺,很小的痕跡,不仔細看是看不出來的。

    然而這個把橫她一直沒有去掉,就像是童年烙在心里永遠都不會消失一樣。

    花沐臣好奇的看向了她手臂上的印記,仔細打量了一番,眸光一顫,那個印子在他的腦海里無限放大。

    ‘該死的小畜生,她你也敢亂抓?’年少時的男子,手里捏著一只可憐巴巴的小黑貓。

    ‘喵嗷……’

    零碎的畫面在腦海里一閃而過。

    花沐臣腦袋疼︰“呃!”悶哼了一聲按住了腦袋,疼!感覺有什麼東西在往腦海里鑽似的,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感覺。

    “怎麼了?不舒服嗎?”小舞一手抱著花,一手輕輕撫了撫他。

    花沐臣狹長的眸子一斜,落在甦小舞的臉上,看著她的臉蛋,幾乎听不到她在說什麼,只見她紅唇一張一合的。

    無數個甦小舞的摸樣在他的腦海里攥著,心髒 , , 躁動,每一次跳動都像是牽動了神經血脈一樣。

    眼楮顫抖。

    花沐臣猛地推開了小舞!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