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11章當年的愛

第11章當年的愛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11章︰當年的愛

    那是一本攤開的書。

    在書頁的中間,放著一枚銀色男士戒指。

    甦小舞拿起了那枚男色的銀戒,舉了起來,對著燈光,看著那銀色的圈圈,記憶像是被瞬間拉回到8年前。

    神聖的教堂。

    “龍夜天,你願意娶甦小舞作為你的妻子嗎?與她在神聖的婚約中共同生活?無論是疾病或健康、貧窮或富裕、美貌或失色、順利或失意,你都願意愛她、安慰她、尊敬她、保護她?並願意在你們一生之中對她永遠忠心不變?”

    “我願意。”

    “請新人交換結婚戒指……”

    記憶拉回。

    甦小舞拿著戒指的手一抖,這枚戒指,是他們的結婚戒指,怎麼會……五年了,他竟然還留著?

    ‘咯吱’一聲。

    對于屋內的甦小舞,龍夜天沒有一點的好奇︰“誰讓你進來這個房間的?”

    她無心在意他那冷情的話,拿著戒指,轉身看向龍夜天︰“這枚戒指……你竟然一直留著……”

    連她自己都不可思議,那個視她們婚姻為游戲的龍夜天,那個對她絕情決意的龍夜天,竟然還會留著他們的結婚戒指!

    龍夜天這才看向了甦小舞手里拿著的戒指,黑眸一眯,不在意的開口︰“我留著枚戒指,與你有什麼關系?”

    “這是我送你的結婚戒指。”

    “是嗎?”

    “這戒指里的字,都是我親手刻上去的……”甦小舞淡淡的說著,心早已經負重累累,這些年來,她最討厭的就是想起婚姻生活的那三年,然而看到這戒指,又無可奈何的被拉回到那個天真的時候。

    為了這枚婚戒,她自己埋頭設計了三天三夜,里面特意還刻上了一個舞字,仍然記得,為了刻好一個端正的舞字,不被龍夜天笑話,一遍一遍,她刻得手關節都腫了,才完成了這個成品婚戒。

    所以她又怎麼可能弄錯這枚戒指呢?

    龍夜天悠閑的走了過去︰“這麼說,這枚戒指,真是婚戒?”

    帶著質疑的語調,不禁讓人疑惑,難道他一直都不知道這是他們的結婚戒指嗎?

    “給我。”他大手一伸。

    小舞把戒指遞了過去。

    龍夜天把玩起那枚結婚戒指︰“還真是一點印象都沒有……這種東西,早知道的話,早就扔了。”

    甦小舞瞳孔一顫,听著他的話,即使不愛了,心髒也像是被狠狠抽了一鞭一樣,可真是傷人啊!

    呵……

    也對,這些不是她早就一清二楚的嗎?

    下顎輕輕揚起,小舞的微微的一笑︰“這種東西,隨你。”

    話剛落,只見龍夜天把玩著結婚戒指,走過書桌時,隨手將戒指丟進了書桌旁的廢紙簍里。

    就像是丟一件鐵圈一樣,沒有一點的猶豫。

    小舞的視線,冷冷的看著他把戒指丟進去,沒有任何的情緒︰“故地重游了一下,還不錯。不早了,我也該回家睡覺了。”

    龍夜天眼眸一斜,甦小舞已然頭也不回的走出了落地窗外,二樓高高的陽台上,她單手撐著扶欄,漂亮的一個側身翻,一躍而下……

    半蹲安全落地。

    甦小舞蹲在地上足足遲疑了半分鐘也沒有站的起來,黑夜下,她的臉色有些蒼白,甚至是沒有血色。

    許久,重新站了起身,頭也沒有回的走出了伯爵家。

    “這麼久才出來?”大門口,冷炎靠在一顆樹旁,雙手交叉的看著匆匆走出來的甦小舞。

    “你怎麼會來?”

    “擔心你。”

    “擔心我什麼……”小舞不在意的甩了一句並非疑問的話。。

    冷炎走到了她的身邊,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當然是擔心你被龍夜天那個男人給生吞活剝了。”

    小舞皺了皺眉頭︰“冷炎,這個時候,你還拿我找樂?”

    冷炎放下手︰“是,我不拿你找樂,不過小舞,你不是去偷軒軒的嗎?怎麼自己空手就出來了!”

    “被龍夜天逮了個正著。”她冷淡開口。

    “哦……那這下不是糟了?看來你以後想再接近,把小軒軒偷偷從龍夜天那兒帶走的話,並不容易了。”

    冷炎搖了搖頭,皺起了眉頭,有些擔憂現在的局勢。

    甦小舞抬了抬頭,望了望掛在天空那半月的月兒,還有零零散散的繁星,嘴角多了一抹笑痕。

    “兒子都被綁票了,還笑的出來?”冷炎雙手環抱在胸前。有些無奈。

    小舞低頭,看向他,也拍了拍冷炎的肩膀笑痕漸深,鳳尾的眼角撩得越發嫵媚︰“既然龍夜天願意收留軒軒的話,那就讓他收留吧。我多一個小間諜在他身邊,何樂而不為呢?”

    說完,雙手背在身後,之前因為龍夜天引起的不愉快,都統統屏蔽拋之腦外後,她心情還算燦爛的往前埋著步子。

    冷炎兩步追了上前︰“小舞,你想讓小軒軒留在龍夜天身邊當間諜,你就不怕他發現那是你們的孩子嗎?”

    “我已經讓軒軒不要當著龍夜天面叫我媽媽了,所以應該不會那麼輕易的被認出來。不過你放心,如果找到合適的機會,我會把軒軒帶走的。”

    “真是女人心,海底針啊…”冷炎一邊走,雙手交叉背在後腦勺的地方。

    黑夜中,兩人一前一後的走著,說說笑笑。

    然而身後的那棟宅院里,落地長窗外,一道修長的身影正站在那兒,他悠閑的輕靠在陽台的扶欄上,懶散的睡袍披在身上,露出誘人的胸膛。

    在夜色下,黑色的眸光變得格外尖銳。

    龍夜天輕輕眯了眯鷹眸,視線定格在那漸行漸遠的一對男女身上,兩人的一舉一動盡收眼底。

    目光一冷……

    次日。

    沉悶的天空,拉開了新的一天,寒空里堆滿了灰黑的層雲。晴不晴,雨不雨的,注定今天這一天不是陰天,就是有一場暴風雨。

    ‘叩叩叩’

    “進來。”龍夜天坐在沙發上,手里端著紅茶。

    房門推開,一個身著黑衣的男人走了進來︰“伯爵大人!”

    龍夜天抬了抬眸︰“事情查的怎麼樣?”

    “根據報告,我們現在需要的藥物,只有那位dath藥劑師才能夠配置出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