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25章妖精男人

第25章妖精男人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25章︰妖精男人

    “那這兒,到底是什麼地方?”她追問道。

    “皇城。”男人輕描淡寫的說出了這兩個字。

    南都,無可否認的繁華之地,掌管著這個繁華之地的,便是貴族皇室。

    而皇城,就是皇室的居住所,整個都城權利的最頂端,這里高貴,受萬人景仰。普通人永遠無法踏足之地。

    龍夜天是伯爵,自然就不用說了,他進皇城可是家常便飯的事情,然而……她不一樣,壓根就沒有進來過。

    雖然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在這里,但是私闖皇城,絕對是滔天大罪!

    就算走運不死,那或許也得在牢里度過余生。

    “皇城?該不會是那個,皇室住的皇城吧?”小舞聲音微顫。

    “南都還有幾個皇城?當然是那個皇室住的皇城了。”

    “不,不會吧……”她用力的閉了閉眼楮,真希望睜開眼楮的那一刻,自己已經不在這個鬼地方了。

    可睜開眼楮,那妖孽男子還站在他的面前。

    而妖孽男子正用疑惑的眼神打量著她……

    甦小舞吞咽了幾口唾︰“你確定你沒有騙我?”

    “騙你?騙你有什麼意思?”

    “可我怎麼會進來皇城?”她都要抓狂了,寧可自己實在荒郊野外,也不想在這種隨時有生命危險的地方。

    “我哪里知道。”妖孽男人聳了聳肩膀。

    甦小舞一下感覺身體都被掏空了一樣,無力的蹲到了地上,埋著頭,雙手捂著自己的腦門。

    怎麼辦,先不管自己是會在皇城的,最重要的是,她要怎麼才能夠離開這兒?

    妖孽男人蹲到了她的面前,手指輕輕卷起了她的長發,玩弄般的卷著︰“小丫頭,又蹲下想什麼呢?”

    她還能想什麼啊?

    自己現在才深陷別人的陰謀中,還能想什麼啊!

    甦小舞猛地抬起腦袋,雙手用力的按住了他的肩膀︰“要怎麼樣才能夠出去!”

    “你想出去?”

    “恩恩!”小舞用力的點著腦袋。

    “你既然不知道這兒是皇城,也就是說你不是這里面的人!!那你就是私闖皇城嘍……我想想,這好像是……重罪呢!”他語氣到了後面幾個字,突然加重。

    ‘重罪’

    ‘重罪’

    兩個字一直在她的腦海里徘徊著,她當然是知道事情的嚴重性,所以才著急的要離開啊,趁著現在還沒有人發現她,趁著天還沒亮……

    “你會在這里,一定是住在皇城里的人吧,那你應該知道怎麼出去吧?”

    “嗯。我知道。”妖孽男子點了點頭。

    她雙眼閃閃發光︰“那你……”

    “不幫!”兩個字砸了過來,他卻嘴角還揚著勾人的笑容,坐在樹枝上,托著腮,還是悠閑懶散的樣子。

    “呃……”小舞臉都黑了一半,委曲求全的眨了眨無辜的眼楮︰“江湖救急,幫幫忙啦……”

    他縴長的睫毛下,眸光一挑︰“帶你出去可以,不過我有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

    妖孽男人站了起身,走到了大樹的後面,從後面拿出一瓶酒,輕輕的晃了晃︰“陪我喝酒……如果你喝贏了我的話,我就帶你出去。”

    “喝酒?”小舞已經不想知道,他是怎麼從樹後面拿出酒來的,可現在這種時候,是跟人喝酒的時候嗎?

    遲疑的擰著眉頭。【愛書屋】

    妖孽男人斜靠在樹干上,偏著腦袋︰“不想出去了?”

    小舞盯著他手里的酒瓶子︰“喝贏了你,你帶我出去,那萬一我輸了呢?”

    “輸了我也帶你出去。”他爽快的回答。

    “這可是你說的。”

    “當然了。”

    比起在這偌大皇城里,像個無頭蒼蠅一樣,她還是要明智一點才行,什麼事不都等了出了這皇城好說?

    夜越來越深了。

    皇城的後花園里,卻是一片美景,微風輕輕的吹拂著花朵,散發著屬于它們的芳香,樹葉沙沙沙的作響,像是跳躍的音符。

    “好喝嗎?”妖孽男子蹲在地上,托著腮,打量著面前的女人。

    甦小舞癱坐在地上,酒瓶子在周圍倒了一地,白皙的臉蛋上,多了兩團紅暈,半睜不睜的眼楮,毫無焦距的望著前方。

    遲疑了好久,才咧開笑容︰“好,好喝……”

    妖孽男人蹲在她面前,笑著,雙手捏住了她那紅撲撲的臉蛋,輕輕的掐弄著︰“你這麼快就醉了,讓我怎麼辦呢?”

    小舞沒有知覺似的坐在地上,任由臉蛋被捏扯來捏扯去,都沒有任何的表情,只是呆呆的微張嘴巴,就像是一個布娃娃一樣。

    她痴痴的盯著面前的男人。

    微風吹起他長長的發絲,她眼楮卻越來越迷離。

    “哥,哥哥……”小舞輕輕的喚著,看他的眼神,都有些變了。

    “嗯?哥哥?”他愣了一下,有些疑惑。

    “哥,小舞好想你啊……”那一瞬間,甦小舞的眼淚奪眶而出,紅撲撲的臉頰上,瞬間全都沾滿了淚水。

    她哭的好心碎。

    他愣神了,只是皺起了眉頭,為什麼會喚他是哥哥?為什麼會哭的這麼傷心?小舞?原來她叫小舞嗎?

    “喂,丫頭,哭什麼,我不是你哥!”他無奈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哥……”甦小舞直接撲了過去,緊緊的抱住了他,眼淚流下來的更加厲害了。

    男人嘆了一口氣,剛想要將她推開……

    甦小舞摟他摟的更緊︰“哥,不要再丟下小舞了好不好?以前都是小舞不對,小舞太任性了不听你的話。以後我一定好好听你的話,好不好?只要你不要離開我……”

    沙啞的聲音,帶著愧疚,帶著痛苦,帶著疼痛,眼淚很快的打濕了他的肩膀。

    狹長的眸子低了下來,看著哭得撕心裂肺的小舞,手繞到了她的背部,輕輕的拍了拍︰“好了好了,哥哥不離開你了,別哭了,乖……”

    小舞眼淚流的更加厲害,五年來,她壓抑著,沒有釋放過的情緒在酒精的吹化中像是炸彈一樣的爆炸了。

    她恨自己,恨自己無能,沒有辦法保護哥哥。

    恨了自己足足五年。

    喉嚨疼的厲害。

    緊緊抱著他,雙手揪緊了他的衣衫,哭成了一個淚人……

    微微的月光,灑在兩個人的身上,像是一副殘忍而又唯美的畫。

    清晨。

    陽光灑在了皇城的每一處磚瓦上,將這本就威嚴而又奢華的地方染成了明亮的金黃色。

    “喂!起來!”

    “快醒醒!”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