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28章裴家兄妹

第28章裴家兄妹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28章︰裴家兄妹

    他這話說完,甦小舞用力的垂了一下腦袋,原來龍夜天打的是這個主意?

    皇家藥院,即使藥劑師這個行業極為稀缺,但是想方設法想擠進皇家藥院的藥劑師,幾乎佔了多數。

    想了想……

    甦小舞點了點頭︰“好吧。”

    此時,皇家藥院,院長的辦公室里。

    裴莫坐在辦公桌上,手里拿著關于甦小舞入職皇家藥院的就職資料,手指用力的用盡,關節的青筋都跟著爆了起來。

    “哥,為什麼會弄成這樣,你不是答應過我,會替我解決掉那個女人的麼?”裴娜焦急的在辦公桌前面踱步的來來回回走動著。

    “我怎麼知道龍夜天會插手這件事情,娜娜,你不是龍夜天的女朋友麼?他來你也不攔著一點……”裴莫臉色好不到哪里去,面子丟了不說,事情也沒有辦法。

    “我……”裴娜緊抿著嘴唇,原以為只要把甦小舞丟到皇城里來,再和哥哥一配合一定能夠把人消無聲息的解決掉,可是……卻沒有想到夜天會收到消息來救了那個女人。

    女朋友?

    如果她是夜天的女朋友就好了,就能夠名正言順的把甦小舞這個小三給趕走,可是……她根本就算不上是女朋友。

    想到這兒。

    裴娜有些急了︰“糟了,哥,你說,夜天會不會猜到是是我在背後指使的?”畢竟最後夜天是從哥哥這兒把人帶走的,這麼親密的關系,很難不懷疑到她的身上。

    “我哪里知道。”裴莫看著妹妹,有些無奈。

    “哥,你要幫幫我,要是夜天知道了,是我干的的話,一定會生氣的。”

    “好了,你別急,這件事我來解決。”只要藥院確實丟失藥物,他會懷疑並抓甦小舞就是理所應當的。

    “嗯……對了,那個甦小舞真要進來藥院里做事嗎?”

    “看來是這樣。”裴莫把手里的資料,往桌子上一放。

    裴娜不悅的撅起了嘴唇,夜天想什麼呢?竟然把那個女人弄進皇城里來?皺起了眉頭︰“那個女人,吃點山藥就能過敏暈倒,就她這樣還想當藥劑師?她肯定什麼都不會!”仔細想想,夜天只是想要替甦小舞洗脫罪名,才讓她進藥院當個掛名藥劑師的,可藥劑師哪里有那麼容易當。【愛書屋】

    “放心,皇家藥院不會要廢物的!”

    “嗯……”

    兩兄妹對視了一眼,裴娜這才心情好了一點。

    伯爵家。

    從車上,到回家,龍夜天的臉色就沒有好過,一路黑著臉。

    “爸爸,你們回來了啊。”剛剛到家,小家伙就箭步的飛了出來,雙眼發光的跑到了龍夜天的面前。

    看到這小家伙,龍夜天不覺的眼里的寒意減少了幾分,看的出來,他是越來越喜歡這小軒軒了。

    “m,姨姨……”小軒軒眼楮看向甦小舞的時候,差點脫口喊出來媽咪,不過還好的是即使收住了口,改口叫了阿姨。

    “嗯……軒軒真乖。”甦小舞彎下腰身,輕輕的揉了揉兒子的頭發。

    “我今天畫了畫,我給爸爸姨姨看好不好?”小軒軒眨巴著眼楮。

    “好啊。”小舞溫柔一笑。

    軒軒腦袋用力的點了點,扭頭,小蘿卜短腿嘟嘟嘟的朝樓上跑了去。

    “嗯?奇怪,他怎麼不叫你媽媽了?”龍夜天冷眸一飛,一直很好奇,這小家伙一開始不是賴著甦小舞叫媽媽?怎麼現在不叫了。

    小舞不緊不慢的站直︰“我不是他媽媽,他自然不會繼續叫我媽媽了。”她臉不紅氣不喘的說著。

    “那我不是他爸爸,他為什麼還偏要叫我爸爸?”龍夜天眯了眯眼楮,總覺得甦小舞似乎和那小家伙關系太好了些。

    看著他湊過來的臉,小舞手指戳到了他的腦門上,強行的將他的臉支開和自己保持距離︰“我怎麼知道。可能他真是你在外面的私生子呢……”

    鳳眸一飛,故意這麼戲弄說了起來。

    小軒軒這孩子,有時候一根筋起來就固執的要命,只是以前在她那兒看到過一張龍夜天的照片,就偏認定了他是他爸爸。

    真不知道,是不是血濃于水,所以不管她怎麼說,小軒軒也左耳進去,右耳出來,依舊把龍夜天當做是他的爸爸。

    龍夜天冷笑了一聲,私生子?怎麼可能!

    小舞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龍夜,見他也根本不在意她說的這一句看似戲言的話,疲憊的伸了一個懶腰,昨天晚上喝醉了,雖然現在酒勁是過去了,卻全身都的肌肉都在酸痛。

    “我去休息了。拜……”

    她一邊打著哈欠,懶散的朝前走去︰“啊……”

    甦小舞突然一身驚呼,前腳才剛剛邁出一步,衣服的領子突然被一只大手給揪住了。

    龍夜天不但抓住了她的衣服,還用力的將她整個人都提了起來。

    身體猛地凌空,小舞驚慌失措的揮起了拳頭︰“龍夜天,你干什麼?快放開我!”

    他沒有管她的亂折騰,劍眉擰著,揪著她就像是老鷹抓著小雞一樣輕松,大步的朝樓上去了。

    “龍夜天!龍夜天!”奮力的掙扎起來,完全莫名其妙的。

    他無動于衷︰“給我安靜點!”擰著她大步的朝臥房的浴室走去。

    “你抓我來浴室干什麼?喂,你別脫我鞋子啊……”甦小舞蹬著腳,也沒有逃的出的魔爪。

    只見龍夜天一只手,粗暴的將她的鞋子脫去,然後毫不客氣的將她丟進了空空的浴缸里。

    “呃……”活生生的丟進去,甦小舞那可憐的屁股,啪的一下撞在浴缸的底部,瞬間感覺屁股開花。

    疼的她趕緊換了一個姿勢……

    ‘嘩啦啦……’這時,龍夜天打開了浴缸上面的花灑,水灑了下來,澆濕了她的長發,一瞬間,亂蓬蓬的頭發,乖乖的耷的下來,弄得一身一臉都濕漉漉的。

    小舞閉上了眼楮,雙手用力的摸了一下臉上的水花,蹭的一下站了起來︰“龍夜天,你有病啊!你莫名其妙的把我丟到浴缸里干什麼?”

    這個男人,她真的一點都搞不懂他是怎麼回事?一時冷漠一時正常的。從在車上就一直黑著臉,剛剛小軒軒在的時候,又好像很正常,

    這會讓又是哪根神經搭錯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