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32章巴掌

第32章巴掌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32章︰巴掌

    昨天晚上的事,她還記著呢,把她丟到皇城里的人,還有那個叫裴莫的男人,一切都像是設計好的一樣。

    想到這兒,她輕輕轉了轉手里的耳環。

    裴娜眼眸一閃,看著甦小舞手里的耳環,立刻踱步走了過去︰“我的耳環怎麼會在你的手里!還給我!”

    對著小舞就伸出了手。

    小舞愣了一下,拿著耳環輕輕捏弄了幾下︰“你的?”

    “不是我的是誰的!拿來!”裴娜伸手竟想要把耳環搶回來,早就已經看甦小舞越來越不爽了。

    本來今兒她都應該在外面避避風頭,先別回來的,可想到夜天身邊有這麼一個狐媚胚子,還是擔心的過來了。

    甦小舞坐了起身,身子輕巧的一躲,並沒有讓她把耳環拿回︰“哦……奇怪了,你的耳環,怎麼會在我的床上,你昨天晚上,爬到我床上來過麼?”

    “呃?”裴娜立刻呆住了。

    小舞嘴角挑起了一抹微笑︰“怎麼了?怎麼不回答我啊,還是做了什麼虧心事,不敢說話了?”

    “誰,誰做了什麼虧心事!我怎麼知道我的耳環在你這兒。”糟了,肯定是昨天叫人來把甦小舞太走時,她跟著幫忙,掉在床上的。

    甦小舞坐在床邊︰“裴小姐,我勸你,以後還是別做那種小偷小摸的事情了,紙是包不住火的。”她眼眸一閃,想到晚上被人丟到皇城里是,听到那些人說什麼小姐,能在龍夜天家里,把她悄無聲息的帶走,想想裴娜可疑數,幾乎是百分之70,再加上這可疑的耳環……

    即使沒有百分百的確定,這樣嗆嗆火,也是夠得。

    裴娜臉色鐵青︰“我不懂你在說什麼是。”

    甦小舞從床上走了下去︰“不懂,要我全部都說出來?還是把這個耳環給龍夜天,讓他也好好的聯想聯想,我昨晚是怎麼失蹤的!”

    “甦小舞,你敢!”裴娜急了,撲過去想要再度搶回戒指,卻又撲了個空。

    “呦,承認了?”她只是嗆嗆火而已,沒想到,對方竟然自己承認了,還真的是她啊……呵……

    眼看事情到了這一步,裴娜也懶得再偽裝什麼了︰“甦小舞我告訴你,夜天救的撩你一次,救不了你兩次,昨晚的事情,是我給你的一個警告,你最好掂量掂量自己有幾斤幾兩再來跟我說話!我家可都是貴族,我哥哥是皇家藥院的院長,只要我想,捏死你比捏死一只螞蟻還簡單!”

    裴娜不屑的話落。

    甦小舞一只手玩弄著耳環,轉身‘啪’的一巴掌直接扇了過去︰“這是送你的,不用還了。”她冷傲的說著。

    “你……”裴娜剛剛抬起頭、

    ‘啪!’

    片刻之間,甦小舞又一巴掌扇在她另一邊的臉上,毫不留情︰“這依舊是送你的!”那是皇城,裴娜把她丟到了皇城,那是要致她于死地!兩巴掌,還算是輕的了。

    裴娜不可思議的捂著自己的臉蛋,從小就沒有人敢打她的,顫抖的抬起頭︰“你……竟然敢……”

    “甦小舞,你在做什麼!”冰冷的聲音,從門口傳了進來。

    小舞一下回頭,只見龍夜天站在門口,陰冷的眼神,直直的盯著她這邊。

    裴娜也望了過去,在看到龍夜天的片刻,眼淚一下就掉落了下來,哽咽著︰“夜天,甦小姐她,她突然打,打我。”

    “那是你該。”小舞輕描淡寫的說道。

    龍夜天緩步走了過來,停在了甦小舞的身邊︰“誰讓你打她的?”

    甦小舞並不在意的聳了聳肩膀︰“我打誰,還需要跟人報備嗎?”

    ‘啪!’

    突然一巴掌落到了她的臉上,掌力很大,她的臉蛋往一旁都偏到了一邊,臉蛋火辣辣的,小舞輕輕的捂了捂自己的臉……

    心里咯 的沉了一下,顫抖的抬起了頭︰“你打我?”

    “那是你該!”他把那句話,直接砸回了她的身上。

    甦小舞內心的顫抖,遠遠比臉上的疼痛來的刺骨,五年前,他們有一場婚姻,即使他一直厭惡著她,卻從沒有出手打過她,這是第一次。

    為了別的女人。

    呵……

    龍夜天,你果然還是那個龍夜天,只不過比五年前更加絕情了。

    “夜天……嗚……”裴娜在一旁低頭抹著眼淚,心里卻說不出的爽快,剛剛被打了兩巴掌的憤怒,早就煙消雲散了。

    小舞冷冷的看著龍夜天︰“龍夜天,你這一巴掌,我記住了!”

    龍夜天冷著臉,並沒有說任何一句話。

    裴娜不屑的撅了撅唇,哼,這個女人,活該︰“夜天,我們出去吧。”挽起了龍夜天的手,大步的離開了她的臥房。

    小舞站在原地,在他們離開後,身子一下無力的坐到了床邊,縮卷著雙腿,環抱著自己了,雙眼沒有任何的神色。

    臉蛋火辣辣的疼痛,在一點點的消退,然而,心里的顫抖,卻一點都沒有減少。

    走廊外面。

    裴娜心情大好,卻依舊表現的十分可憐的摸樣,挽著龍夜天的胳膊︰“沒想到,甦小姐那麼的討厭我,我都不知道我做錯了什麼,她會突然就打了我……”這可是挑唆的好機會,裴娜怎麼可能放過,趕緊乘熱打鐵,裝可憐抽泣著。

    龍夜天停下了腳步,手無情的從她的懷里抽了出來︰“你覺得,甦小舞說錯了嗎?”

    “呃?”裴娜有些不明白的望著他。

    “你難道不該打?”他冷眉擰起,看著她,只是多了厭惡。

    “夜天,你說什麼呢?我怎麼了?我什麼都沒有做啊。”她完全不明白這是突然怎麼回事,怎麼夜天會這麼說。

    龍夜天冷笑了一聲,捏起裴娜的下巴︰“你沒有做什麼?裴娜你知道我討厭撒謊的女人!你和你哥預謀了什麼,你以為我看不出來嗎?”

    裴娜身體都僵住了,夜天已經知道了?那他剛剛幫著她……

    龍夜天甩開了她的下巴︰“最好不要再耍什麼小聰明,否則,你知道我會怎麼做……”冰冷的黑眸里,閃過了一抹恐怖的厲光,就像是地獄里的修羅一樣,帶著威逼和恐怖。

    他大步的離開走廊。

    裴娜站在原地,身體靠在背後的牆壁上,手不停的打顫,第一次見到那麼恐怖的夜天,就好像是在對待犯人一樣,令人不寒而栗。

    吞咽了幾口唾沫,她一臉的慘白。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