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34章窒息的吻

第34章窒息的吻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34章︰窒息的吻

    龍夜天一把揪住了她的領子,將她扭過去的腦袋強行拉過來︰“我剛剛說的,你都听到了嗎?”

    “嗯?你說什麼?讓人闖禍,告訴你?”

    “讓你在這兒,安分點,做好自己的本分。”

    小舞白了他一眼,切,說白了不就是讓她好好給他研制藥物麼?說的那麼文雅,本分?呵……

    不爽的再度扭過頭。

    他劍眉因為她這傲氣的態度,抖了抖,抓著甦小舞的領子,拖著就從藥院里的里面,拉到了外面沒人的角落。

    甦小舞掙脫開他的爪子,耷拉著臉蛋︰“拉我干什麼?”

    ‘啪!’龍夜天的手越過了她的耳際,一下按到了她後面的牆壁上,將她壁咚在了一個小角落里。

    小舞抖了一下︰“你干嘛?”

    “甦小舞,我欠了你錢?你一副死了爹媽的樣子!”他冷著臉,憋著火,真是那一種,下一秒就能夠把她給掐死的。

    能把這個無情的帝王,惹火到這個地步的,估計這個世界上也沒有幾個人能夠干的出來,而且還干的這麼漂亮了。

    “你是沒有欠我錢,你欠了我這兒。”甦小舞記仇的戳了戳自己的臉蛋,真不可能發生了的事,她轉臉就忘記的,就算是最後她來了這藥院,那件事還是堵在心里。

    “我看你,是不想安穩的在藥院里呆了是麼?”他眼眸一眯,帶著幾分別的情緒,雖然表面看起來,還是寒冷依舊。

    這話听起來,像是在威脅她的話。

    可甦小舞卻從他的眼神里看到了別的,疑惑的盯著她,她不認為這只是一句威脅她的話。

    他沉了沉︰“你在藥院里,不是發生了任何事情,我都能夠隨時隨地來救你,所以,先學會怎麼在這兒生存。”

    小舞沒有再說話,他的話是在暗示著她,昨天會幫著裴娜打了她,是為了能夠讓她安穩的在皇家藥院里呆著嗎?

    想想裴娜的哥哥,小舞臉色更沉,如果真是那樣的話︰“你還真是煞費苦心呢,可我,很痛!”

    說罷,她一腳往龍夜天的下腹地方踹了過去,力氣不大,也不算太輕。

    龍夜天閉了一下冷眸,按在後面牆壁上的手青筋暴起,這個女人,五年來是吃火藥長大的麼人?

    眸光睜開,眼底迸射出怒火︰“甦小舞,你真是活膩了!”

    甦小舞深深吐了一口氣,這回稍微舒服了點,該還的,都還給他的,誰也不欠著誰了,總算是露出了笑容︰“沒有啊。”

    “你真想找死!”手掌上的情景,沿著手背,一點點的凸起,一點點的往上冒,都到了她手臂的地方了。

    小舞依舊悠閑的很︰“我死了,誰給你做藥?”

    偏了偏頭,知道龍夜天那麼在乎那個藥,她自然更加肆無忌憚了。

    龍夜天眸光更冷,這個女人,毫無五年前的半點乖巧!一把抓起了她的領子,用力的把她往自己的身前一拉。

    本來就面對面著,他這麼用力一拉,她身體幾乎都朝前傾了過去,腳尖都被他拉的踮了起來,快要脫離地面。

    甦小舞下意識的剛想說一些什麼,張開嘴巴︰“你,唔……”後話全都被堵在了嘴巴里面。

    那一雙冰冷的唇,霸道的將她的唇瓣封住。

    她微微顫抖著瞳孔,不可思議的睜大了眼楮,兩個人臉蛋的距離,是那麼的近,他的鼻尖,都輕輕的蹭在了她的鼻尖上。

    甦小舞呆滯了,大腦一片空白,只能這麼呆呆的盯著面前的她,唇因為驚訝而一直微微張著,這也給了對方可乘之機。

    他肆掠著她的唇瓣,霸道野蠻的佔據她的芳香,舔允著只她口中的香醇,甜美的味道,讓他咬允的更加的瘋狂。

    小舞只覺得好熱好熱,在他的強勢熱烈的下發出軟弱的嗚咽。

    腦子里完全就是一片的茫然,連反抗都不知道該怎麼反抗了,似乎整個身體都僵住了,完全忘了,雙手雙腳該怎麼行動。

    窒息的感覺越發的強烈,她快要被吻得喘不過氣來了,每一次深呼吸,都像是主動往他的懷中撲過去一樣。

    呆呆的,眼楮一眨也不眨的,從始至終,沒有一點的反應,和一個石頭像差不多。

    兩個人的氣息都像是連在了一起一樣,那麼親切。

    冰冷的黑眸垂下,龍夜天一點點的看向了她此刻的表情,不覺的眼底閃過了一抹趣味。

    這個吻,持續了不久,每一分每一秒的時間,都過的非常非常的緩慢,一秒鐘,就像是走過了一個世紀。

    在她窒息快要喘不過氣來的時候,他這才依戀不舍的松開甦小舞的唇瓣,手也放開了她的領子,看著她那木訥的表情。

    龍夜天的嘴角緩緩勾起了一抹笑意,手指輕輕的擦了擦嘴角的地方,挑起了笑意︰“你這個的表情,真是有趣多了。”

    興致勃勃的欣賞著小舞那呆若木雞的表情,她那薄薄的嘴唇,現在都還微微的張著,靈魂跟從身體里飛了出去似的。

    他也難得的露出並不冰冷的微笑。

    小舞腦袋還抬著,反應遲鈍的盯著龍夜天,耳朵里還回蕩著他剛剛說的話,這才突然把夢游中的小舞拉回了現實中來。

    一下慌神,看著面前的他,眼楮也終于有了焦距,莫名的眨了眨︰“你……”剛要說話。

    大手落到了她的腦袋上,輕輕拍了拍她的腦袋︰“好了,在這兒乖乖的做事。我先走了。”收回了手,龍夜天轉身離開了角落。

    只留下小舞一個人茫然的站在原地,望著他那已經走遠了的背影,腦海里不斷的回憶著剛剛發生過的事情。

    等等……

    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來著?

    龍夜天他……

    他……

    竟然,竟然……小舞的喉嚨都在顫抖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腦子里有過的畫面,是做夢嗎?還是出現幻覺了?

    龍夜天竟然強吻了她?那個性冷淡的男人,五年前他們還是夫妻的時候,就從沒有觸踫過她一下。更別說親吻了。

    唯一有過的一次,也是在他喝醉了酒後,意外發生的事情,剛剛龍夜天沒喝酒吧?沒喝酒的酒的話,他是瘋了嗎?

    還是哪根神經搭錯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