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41章伯爵王子

第41章伯爵王子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41章︰伯爵王子

    而他已然走到了沙發旁,盯著還躺在沙發上的甦小舞︰“起來吧。”

    小舞深鎖著眉頭,這才坐了起身,什麼話也沒有說,只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頭發,剛剛那個場景被看到,肯定會被誤會的,算了,不過誤會不誤會有什麼關系呢。

    皇甫御眸光一挑,有些驚訝的看向了小舞︰“你們認識?”

    甦小舞臉色沉沉的的,沒有說話,也沒有任何的動作,

    龍夜天一把將坐著的小舞拉了起來,拉到了自己的身邊︰“真不好意思,她給你添麻煩了。如果沒事的話,我就帶她先回去了。”

    “等等……伯爵要把人從我這兒帶走,不留下點什麼怎麼行呢?”皇甫御悠閑的斜回了沙發上。

    “……”龍夜天劍眉一皺。

    皇甫御微笑的說道︰“伯爵把陪我解悶的人帶走了,那就和我下一局棋,陪我解解悶怎麼樣?”他眯了眯眼楮,帶著幾分讓人看不清的意圖。

    “可以。”他毫不猶豫的答應。

    氣氛變得有些怪怪的,看得出來,雖然皇甫御貴為王子,但是對龍夜天都十分的客氣,兩個人的氣勢,誰也沒有輸誰的意思。

    安靜的屋子,一副水晶制作的國際象棋旁邊,兩人各自坐在一邊。

    皇甫御是先手,手里拿著棋子,看向小舞說道︰“沒想到,丫頭和伯爵是朋友,這可真是有點意思了呢。”

    南都里,誰不知道,龍夜天冰冷絕情,獨來獨往慣了,今天竟然為了一個丫頭,在這兒陪耗時間,呵……

    甦小舞坐到一邊的單人沙發上,眼角的余光瞅著他們那兒的棋盤,沒有吭聲。

    不僅僅是皇甫御,龍夜天的冷光也在下一秒朝她這兒掃了過來︰“她今天才到皇城就職,不知道怎麼和御王,認識了呢?”

    “我們,我們早就認識了啊,那天晚上,還一起喝酒呢!”皇甫御笑著說道,落子。

    “是嗎?難怪那天她回家的時候,一身的酒味。”龍夜天也平淡的回答,也拿起棋子,快速落子。

    皇甫御眸光一怔,這倆個人關系果然很不一樣。

    小舞吞咽了一口唾沫,怎麼听這兩個人平靜的聊天里,帶帶著一股風起雲涌的味道,而且他們是在下棋麼?根本就是在聊天吧?

    從頭到尾,這倆個人看過幾眼棋子?

    一局棋下的很快,黑子死局,白子死局,最終兩人以和局結束了這一場游戲。

    結束了,龍夜天並沒有打算久留,拉著小舞就匆匆的離開了皇甫御的宮殿,大步的朝外面走去。

    屋子里,皇甫御手指悠閑的輕輕戳著棋子,所有所思的想著什麼。

    離開了二殿下的宮殿後,一路穿梭在花園里。

    甦小舞越走眉頭皺的越深︰“龍夜天,等等,這不是回去藥院的路吧!”她趕緊剎住了車,沒有在跟著他走,這條路,和她來的時候,好像並不一樣。

    這會兒,他還抓著她的胳膊呢,也停下了腳步,扭過頭︰“回去藥院?你要這幅樣子回去藥院里嗎?”

    “這幅樣子?什麼樣子!”

    冰冷的黑眸慢慢垂下,落到了她鎖骨下面被撕開的領口,、隱隱約約的露出了那白皙的肌膚,側目甚至能夠看到內衣的蕾絲邊。

    被那雙眼楮這麼盯著,小舞趕緊用手輕輕遮擋了一下胸口的位置,意識到怎麼回事,把頭扭向了一邊。

    龍夜天眼里的冰冷更盛︰“眼神躲什麼?做賊心虛了嗎?”

    甦小舞一把甩開被他拉著的胳膊︰“什麼做賊心虛了?我行得正,坐得端,怎麼就做賊心虛了?”

    “送個藥就爬到了男人的床上,你倒是真行的正啊!”

    “你……”甦小舞氣都堵在了胸口里。

    龍夜天眼楮一眯,迸射出危險的目光︰“我說的不對嗎!”呵斥的話,帶著冷酷和無情。

    甦小舞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听著她就生氣,壓了壓自己的火。

    “不對,你說的不對,我爬的不是床,是沙發!還有龍夜天,你別忘了,我只是答應你來幫你制藥而已,其余的事,我愛怎麼樣,你管得著嗎?你以為你還是我的誰?”她瞬間比龍夜天更加冷了幾分。

    “甦小舞!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低賤了。”他一把捏起了她的下顎。

    小舞沒有反抗,被他的手指捏的揚起了頭,她沒有躲避開他那冰冷視線的直視,反而也直視著他的目光︰“那請問什麼才叫高貴?”

    氣氛僵持。

    他寒冷不減。

    她更加沒有半點退縮,無人的花園里,戰火愈演愈烈,小舞輕輕晃了一下腦袋,想要掙脫開他手指的掌控。

    龍夜天卻沒有罷手的意思,捏緊了她的下顎︰“那天晚上,你就是他在一起喝酒?”

    “對!放開我……”她用手掰著他捏著自己下巴的手指,可是自己越是用力去掰,他就捏的更緊,她下巴都有些疼了︰“龍夜天,你到底想怎麼樣?”

    撒手!

    他甩開了她的下巴,深深呼出一口氣,像是強壓著什麼情緒似的,劍眉依舊緊鎖著︰“在藥院里,你最好安分一點,不要再惹麻煩。否則,你的朋友,就是你的替罪羊。”

    甦小舞本來就一肚子的郁悶了,一听他說著話,腦子里只想到了早上他用冷炎威脅的事情,怒火一下躥到了喉嚨口。

    剛想怒罵出來。

    ‘鈴鈴鈴’手機鈴聲打破了她即將爆發的憤怒。

    小舞深鎖眉頭,顧不得發泄怒火,掏出了電話是冷炎的手機號碼,這才背過身去接通電話︰“喂……”

    “請問,是冷炎先生的家屬嗎?”電話里傳來了一個未听過的女性聲音。

    “啊?是,請問你是?”

    “我是中心醫院的護士,冷炎先生受了傷,正在進行手術,麻煩家屬過來一趟。”

    “你說什麼?受了傷,為什麼會受了傷!”甦小舞愣了,把手機放了下來,又看了一眼來電顯示,確實是冷炎的手機號碼。

    “具體傷勢我不清楚,您過來詢問醫生吧。”

    掛了電話,甦小舞愣在了原地,冷炎出事了?而且還在進行手術,到底是受了多嚴重的傷?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