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64章領帶珍珠

第64章領帶珍珠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64章︰領帶珍珠

    “呵,甦小舞,你說領帶不配?怎麼不配了?夜天肯定也是覺得這條領帶配今天晚上的場合,才特意戴上的!”

    裴娜說完,兩人的目光都看向龍夜天的領帶。

    龍夜天一如既往的冰冷,並未言語,扭頭去和旁邊端紅酒的侍從打招呼去了,好似根本沒有在意這兩個人的對話似的。

    見狀,裴娜緊接著立刻說道︰“呵……我以為甦小姐的眼光,很好呢,沒想到,這麼沒有水準的。我這條領帶,本身就是為夜天氣質定做的,最適合夜天不過了!”

    “最適合?我看不一定呢……”她甦小舞還真就抬杠來了,不過,雖然是抬杠,倒是沒有一點潑婦的樣子,反而小的格外甜美,微微露出白皙的牙齒。

    “哼呵……你什麼品位?有什麼資格說這種話。”裴娜自然是冷情的一笑,白眼一翻,滿臉的不屑。

    這話說的,幾乎讓人沒有辦法反駁。

    的確,甦小舞也沒有打算唇舌反駁……平淡的微笑著,剛剛那甜美的笑容還是依舊掛在嘴邊。

    不緊不慢的走到龍夜天的面前︰“爵爺,借你的領帶用一下,不介意吧。”

    說罷,還沒有等龍夜天說話,甦小舞就踮起了腳尖,手湊到了他的領子面前,一把的將他脖子前的領帶扯了下來。

    這樣大膽的舉動,讓周圍的看客都愣了一下,反倒是龍夜天格外的淡然,不但沒有阻止,連眼楮都沒有眨一下。

    可正所謂,皇帝不急太監急,裴娜差點蹦了起來︰“甦小舞,你干什麼!”

    “不都說了麼,借來用用。”甦小舞悠閑的一邊說著,手里擺弄著白色的領帶,輕輕的晃了晃。

    慢悠悠的抬起手,捋了捋頭發,將側放在一邊的頭發,慢慢的挽了起來,白色的領帶,伴隨著黑發,盤在了耳邊。

    手指一拉,輕輕的在領帶的尾端,打上了一個蝴蝶結。

    領帶很長,所以蝴蝶結的尾部已經輕輕的搭在了肩膀上,不僅僅多了幾分靈動,還添了幾分特別。

    完整的打好頭發,小舞微微一笑︰“裴小姐,覺得這條領帶,這樣搭配怎麼樣呢?”她今天本身就是一套白色長裙。

    裴娜瞪直了眼楮,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可也是親眼看著甦小舞把領帶系在了頭發上,動作還那麼的利索,實在是不可思議。

    可同時,她心里的怒火是蹭到了喉嚨口。

    想要對甦小舞發難,但又那麼多人在看著,不好意思在這麼多人的面前爆發情緒,只得強忍著怒火說道︰“甦小姐!你這樣不覺得有點失禮吧?你拿走了領帶,夜天戴什麼?”

    都被推到這種風口浪尖上了,她也只有一不做二不休了。

    取下了胸口上那枚簡單的珍珠胸針,湊到龍夜天面前︰“爵爺,戴這個怎麼樣?”

    說著,將自己胸前那簡單的胸針,扣在了龍夜天外面西裝的領口上。

    收回手時,眼眸和他那鷹眸稍稍一個對視,龍夜天冷情的垂眸看了一眼胸針︰“還可以。”並未摘下。

    甦小舞快速的避開了他的視線,給他戴好胸針後,便站直了腰背,雙手悠閑的背在了身後。

    這下裴娜氣的快要跳起來了,看看夜天身上的珍珠胸針,再看看甦小舞今天這一身的行頭,這倒是讓他們兩個變成情侶裝了!

    “哪里配了?戴這個玩意一點都不配!甦小姐就這點眼光嗎?”裴娜硬著頭皮諷刺道,她心里是不願意承認,很搭配。

    可是夜天本身就是衣服架子,當然是穿什麼都配嘍。

    小舞聳了聳肩膀,本來她也不想和裴娜喋喋不休的,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退讓三分。

    她已然退讓了好幾分了。

    對方依舊再犯。

    那怎麼能怪的她‘斬草除根’呢?

    “裴娜的領帶不錯。”周圍的人,開始議論了起來。

    “我覺得珍珠胸針更不錯。”

    “這種場合,還是系領帶的好。”

    “胸針更加特殊。”

    “領帶好點。”

    “胸針不錯。”

    每個人有每個人的品味,自然是領帶和胸針的看法都不同,見有人可支持自己,裴娜也稍微有了一點底氣。

    諷刺的說道︰“果然還是我的領帶,更好一點吧。呵……”

    沒等小舞說話。

    “我怎麼,覺得胸針更好點呢?”幽幽邪魅的聲音,從人群堆里飄來,富有磁性的聲調,又惹得一群少女瘋狂。

    往聲音的源頭追望過去。

    裴娜憤憤不平的想要看看是誰,這麼明著和她作對,可扭頭看過去時,整個人的表情都呆滯了︰“御、御王……”

    “二殿下。”

    “御王,生日快樂。”

    各種聲音四處響起,皇甫御這張外貌,招蜂引蝶的程度,絲毫不亞于龍夜天。而且還是今天晚上的主角,自然分分鐘又讓周圍,圍觀的人有變多了一圈。

    皇甫御走出了人群,走向那三個人,一邊道︰“我說這兒,怎麼這麼熱鬧,原來是伯爵在這邊。”

    龍夜天這才冷淡的開口︰“生日快樂。”

    “謝謝,有伯爵這聲祝福,這生日,怎麼能夠不快樂?”皇甫御說著,目光落到龍夜天領口的珍珠胸針上︰“這胸針帶著不錯,今天是我的生日,不如伯爵把這個胸針,送給我吧。”

    直接開口就要。

    這讓周圍的人,沒有一個想到的。

    “送給御王的禮物,我已經吩咐人準備好了。現在應該已經送去了禮物庫房里。”沒有直接的拒絕,可也擺明了,一副這東西不會給你的堅決態度。

    皇甫御撩了撩頭發︰“小舞什麼時候送我一個?”

    有皇甫御出沒的地方,事情總是會出現一些超出常規的事情,比如現在……事情完全已經超出了預料之中。

    越跑越偏了。

    不過,圍觀的人,可都清醒明白著呢,一個珍珠胸針,竟然惹得伯爵和二殿下互相爭搶,好厲害的胸針。

    此時,女人們忙著犯花痴。

    男人們,則是是不是的低頭看看自己的領帶,心思捉摸著,要不要也換一個珍珠胸針戴戴會更加有品味?

    然而,裴娜早已經石化了,她除了想去找個地方撓牆吐血外,幾乎已經別無她想了,整個人就跟失魂了似的。

    悠悠的鋼琴聲突然停止了。

    轉眼變成了管弦合奏的交響曲,皇甫御用眼角的余光望了眼奏樂的人,對甦小舞伸出了手︰“小舞,跟我跳舞吧。”

    甦小舞遲疑了的低了低頭,看了眼自己的右腳,昨天踩了一地的玻璃渣子,現在都還隱隱作痛著,她忍了好久才決心穿的高跟鞋。

    跳舞?

    根本就不敢想象……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