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68章過來人

第68章過來人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68章︰過來人

    她幾乎是哭喊出來的,每每想到甦小舞和夜天之間親密的樣子,她就快要崩潰了。

    甦小舞目不轉楮的盯著裴娜,瞳孔微微顫抖,那些話,刺痛著她的耳膜,她的心就像是被狠狠的扎了一下一樣。

    不懂?

    呵……

    她不懂?

    結婚的三年,她用了整整三年去追逐龍夜天的腳步,想方設法的去愛他,去付出,投其所好,無論做什麼都願意。

    那個時候……她還是龍夜天名正言順的妻子,都不得不忍受著他那無情的冷漠,這種痛苦,她比時而都了解。

    沒有人會比她更了解那個時候。

    “裴娜,看著你,我就覺得像當年的自己,你為什麼要去追逐一個人的腳步!你痛苦,那都是你自找的!”甦小舞直接罵了出來,這或許像是她第一次這麼認真的和裴娜說話了吧。第一次發自肺腑的話。

    當年,她曾經歷的痛苦,裴娜都現在正在經歷著。

    看著別人這樣,就算是敵人,她都感受到痛心,與其說她是在罵裴娜,不如說,是在罵當年的自己。

    “不!甦小舞,如果不是你出現,我不會那麼痛苦的,一切都是你,全都因為你!如果你沒有出現的話,我會和夜天好好的……”如果甦小舞的話,她不會有那麼大的威脅感,如果沒有甦小舞的話,她相信,有一天夜天一定會愛上她的。

    小舞冷笑了,作為過來人,她也曾奢望過,但是這麼多年了,她也是到後來才明白︰“愛情,是最奢望不來的東西。”無論是用多少的時間,用多少的心血,用多少的金錢都買不到的東西。

    所以,當愛死了後,她寧可不要再愛了。

    裴娜搖了搖頭,眼淚如同泉水一樣,嘩啦啦的往下流,腥紅的眼中,帶著幾分猙獰︰“不是的,如果你消失的話,夜天就會愛我的!”

    拿著刀子的手開始顫抖著。

    裴娜猙獰的盯著甦小舞,她想過,如果用刀子毀了甦小舞這個賤人的的臉蛋的話,那樣是不是就可以了?

    不……

    不對,這樣一個水性楊花到處勾引人的狐狸精,只是毀容怎麼行?甦小舞可是夜天的前妻啊。他們有過那樣的過去,這樣的一個人,怎麼可以還活著呢?

    惡劣的情緒在她的心里似乎堆積成了一團黑色火焰一樣,裴娜哭泣的眼底,慢慢的多了一絲狡猾的笑意。

    甦小舞僵硬的站在原地,看著面前的裴娜,好像是被鬼附身了一樣得可怕,哭泣帶笑,那是什麼樣的心情?

    一種不好的預感從小舞的心頭涌起。

    更衣室里,氣氛詭異,而在外面的宴會大堂里,優雅的音樂聲環繞全場,幾乎大部分人的臉上都掛著笑容。

    氣氛熱鬧和諧。

    皇甫御自然也是忙得不可開交,今天他是主角,自然是走到哪里都一堆人圍著,祝賀的話,從一開始就沒有停下來過。

    同樣的,也不少人找龍夜天寒暄,南都里,誰不知道爵爺手握重權,巴結的人,自然也是源源不斷了。

    而龍夜天似乎沒有多少心情與人寒暄。

    “有沒有看到你,那個穿白色珍珠衫的女人。”龍夜天隨手拉了一個侍從問道。

    侍從趕緊搖了搖頭。

    松開侍從的衣服,他環望了一眼這偌大的殿堂,奇怪,甦小舞那個女人跑去哪里了?這麼一會兒,也沒有見到她人。

    轉眸……

    在人群里尋找著,龍夜天的目光落在了裴莫的身上……

    裴莫正在與人聊天,注意到龍夜天的目光,趕緊笑了笑,表示禮貌,又趕緊轉移開了視線。

    冰冷的鷹眸一寒。甦小舞不見也就算了,連裴娜也沒有看到人。

    皺了皺眉頭,他總覺得,好像有些不對勁。

    穿梭在人群里,盛宴的大殿雖然很大,但是也不是看不完,可他走了許久,都一直沒有見那兩個人的身影。

    難道她們在一起?

    走出了大殿,龍夜天一眼掃量了外面的花園。

    “爵,爵爺……”背後傳來腳步和一個羞答答的女性聲音。

    龍夜天扭過頭,看著背後的女人,並沒有說一字一語,只是冷情的看了眼她。

    “您怎麼一個人出來了?”女人嬌滴滴的繼續問道。

    “有事?”冰冷的話,沒有半點的猶豫,無情的砸了過去。

    “呃……”也讓女人一時語塞,有些尷尬的抬起頭,漂亮的眼楮眨了眨︰“大家都在里面跳舞,伯爵不進去一起跳舞嗎?”

    “不。”一個字,冷颼颼的砸過去。

    沒想到對方會這麼果決,但女人卻沒有放棄的意思反而越戰越勇︰“這外面多冷啊,您要不要和我一起跳支舞呢?”

    女人主要邀請,也算是夠拼的了。

    “不了,我沒時間。”龍夜天的話,總算是稍微多了幾個字,沒有再看女人,望著外面的黑黑的花園,要走出去繼續找人。

    女人哪里甘心,難得兩個人單獨相處的時間,趕緊追了上去,抓住了龍夜天的衣袖︰“爵爺,您要散步嗎?要不我陪你?”

    他冷冷的斜下目光,尖銳的黑眸落在女人的手上︰“放手。”

    “爵爺……我……”

    “滾。”無情的字眼一沉,黑色的瞳孔蒙上了一層灰,低沉的聲音,絲絲陰冷。

    女人臉被嚇得煞白,吞咽了幾口唾沫,誰不知道,龍夜天性子冷漠無情,而且一旦惹怒,後果更加是不堪設想。

    她就算是再想接近,也不敢這麼的挑戰這個人男人的威嚴。

    趕緊的松開了龍夜天的衣袖,低著頭,依依不舍的扭頭,灰溜溜的走了……

    更衣室里。

    氣氛越來越沉重,幾乎壓抑到了冰點,裴娜手里拿著尖刀,歪著頭,一副懵了心智一樣的步步靠近小舞。

    甦小舞被她擋的只能夠一步步的往後退,見裴娜的臉色越老越駭人,小舞心里也有些發毛了︰“裴娜,這里是皇甫御的生日宴會,在這兒你最好不用沖動做什麼事情,不然的話,要擔責任的,可不就是你一個人這麼簡單了。”

    勸告著。

    裴娜冷笑了一聲︰“甦小舞,你別嚇唬我了,我告訴你,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她陰冷的說著,握緊刀子的手用力。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