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71章死牢

第71章死牢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71章︰死牢

    好一會兒。

    門上的一個小窗戶打開,一張陌生的臉露在外面,小舞有些疑惑的望著外面的那張臉︰“你是誰?這里是哪里?”

    “這里是死牢。”

    轟!

    死牢兩個字闖入了她的腦海里,她腦袋都快要炸開了︰“死牢是什麼意思?我為什麼會在死牢里?”

    “你殺害了裴家的千金,這是死罪,當然會在死牢里了,安靜點吧,用不了幾天就審判你的時候了。”

    話落……

    外面的人關上了滿上的窗戶。

    甦小舞木訥的站在原地,腦袋空空的,她殺了裴娜,所以被關進了死牢里?裴娜死了?回憶著那天的事情。

    雖然有些模糊,但隱約的確實想起來,裴娜死了的事情。

    可是……

    不是她殺的,她沒有殺裴娜,是她自己撞到了鏡子上,才會死的,甦小舞倒退了幾步,有點不敢相信,這一切都來的太突然了。

    那天在更衣室的事情,完全就像是一個夢一樣,讓她怎麼也難以接受……

    腦袋都放空了……

    下一秒。

    甦小舞趕緊的又敲起了牢房的門︰“我還有事情要問!”她不能夠不明不白的被關在這里啊,至少要清楚,對方有沒有查清楚所有的事情,殺人的罪,不該就這莫名其妙的給她定死了吧?

    ‘啪,啪啪啪啪!’

    手掌敲打著門,可是外面沒有一點的反應。

    “小姑娘,我勸你別白費力氣了。”突然,一聲非常小的聲音傳來,對方的聲音有些沙啞,是個女人的聲音。

    甦小舞左右環望著,門上的窗戶沒有打開︰“誰,誰在說話?”

    “看窗戶。”

    聲音再度傳來,甦小舞沒有摸得著頭腦,一臉茫然的尋望著這個屋子里有沒有別的窗戶,眼楮轉了好一會兒,目光停在了牆壁高出的地方。

    那兒很高,甦小舞搬來了凳子,踩在上面才夠得著那個窗戶,窗戶也很小,只有巴掌那麼大,透過窗戶望下去,這是隔壁的牢房吧。

    只見隔壁牢房里的床上坐著一個女人,她身上穿著一身黑色的長袍,長袍連著帽子,蓋在腦袋上。【愛書屋】

    女人沒有抬起頭︰“小姑娘,既來之,則安之……”

    “這位,姐姐……”小舞剛說話。

    黑袍女人淺笑了一聲︰“咳咳咳,姐姐?我都40好幾的人了,你還是叫我阿姨吧。”女人抬了太頭。

    昏暗的房間,甦小舞看不清她的樣子,只看到一個側臉,但是听聲音,確實沒有听出來,這是一個40好幾的女人的聲音,這個年齡來說的話,她倒是真該叫一聲阿姨了︰“不好意思,這位,阿、阿姨……”還是有些不習慣。

    “呵呵,小姑娘是犯了怎麼罪來這兒的?”

    “殺人……”甦小舞垂了垂腦袋,有幾分無奈。

    “殺人,那可真是不得了啊。既然你殺了人,就安心的呆在這里吧。”黑袍阿姨勸說道。

    透過小小的窗戶,小舞無奈的搖了搖頭︰“可是,這只是一個誤會,我還什麼都沒有說,就被關到這兒來了。怎麼能夠安心……哎……”

    “你知道,我這里呆了多少年了嗎?”

    “多少年?”

    “我自己也數不清楚了,不管是不是誤會,總要學會心靜。這樣才不會太多煩惱。來……小姑娘……”黑袍女人說著,站了起身,她站在床上,把桌子上的一個隻果從窗口遞給了小舞︰“吃點東西吧,祝你能夠平安出去。”

    黑袍女人把隻果遞給小舞便坐了下來。

    小舞好奇的拿著隻果,疑惑的盯著那個黑袍女人︰“阿姨,你,你是為什麼在這兒呆了那麼多年的?”

    “為什麼?呵……呵呵呵呵……”黑袍女人笑了,便什麼都沒有再說。

    小舞听得有些莫名其妙的,不過這個黑袍女人,卻極其的溫柔,和她說幾句話都讓人覺得很舒服,她實在是看不出來,這個阿姨到底是因為什麼而進的死牢。

    握了握隻果︰“謝謝。”

    沒有再多說,甦小舞從椅子上下去,回到了自己的床上坐著,想著剛剛那個黑袍阿姨說的話。

    人家在這兒呆了數不清的年頭,都尚且那麼的冷靜,她現在在這兒干著急什麼啊,再怎麼著急,也沒有用。

    反正這兒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不靈的。

    雖然自己還什麼情況都不知道,但是沒有審查的話,應該是不會莫名其妙的給她判刑法的吧。

    想到這兒,甦小舞稍微安心了一些,剛剛她是有些太焦急了,所以情緒失了控,沉沉的呼出一口氣。

    小舞安靜的躺回了床上。這里,不知道時間,只有昏暗的燈光,暗無天日,根本就不知是黑天還是白日。

    ‘ 噠’

    突然,牢房的門被打開了,甦小舞立刻睜開了眼楮。

    門口站著兩個穿著警衛制服的人,那兩個人的制服,和外面的警衛制服看起來有些不同,應該是專門看這牢房的獄警。

    “甦小舞,出來。”獄警呵斥了一聲。

    小舞從床上爬了起來,走了過去時,對方給她的雙手拷上了手銬,被帶出了牢房︰“我們現在是要去哪里?”

    “去審問間。”

    獄警冷冰冰的說著,押著小舞從牢房到了一個涼颼颼的房間里,她被安排坐在一張椅子上,雙手雙腳都用手銬,拷在了椅子上。

    小舞疑惑的打量著這周圍的環境,也不清楚自己現在到底是什麼樣的處境,只能夠一直皺著眉頭︰“你們把我帶到這個地方來干什麼的?”

    “甦小舞你現在說的每一句話,都會成為呈堂證供。你承不承認你殺了裴家的千金,裴娜。”獄警的頭問道。

    小舞皺眉︰“我沒有殺裴娜。不過,我很好奇,你們是這兒的獄警,為什麼是你來過問這些事?”

    “是我讓他們過問的。”一個渾厚的聲音傳來。

    小舞抬頭望去……

    這時,獄警站到了一邊低下頭︰“裴院長,您來了啊。”

    裴莫一身黑衣,手臂上帶著一個白色的袖章,這顯然是在奔喪期間穿的服飾。

    看到裴莫進來,一股不好的預感,就從涌上了大腦,甦小舞的臉色都沉了下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