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656章強行拖走

第656章強行拖走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第656章︰強行拖走

    小舞幾乎是踉蹌的跌入了另一個懷抱,她猛地抬頭,對上了那個拉他的男人︰“龍,夜天?”

    死寂的眼中,多了一絲吃驚,眉頭立刻皺起。

    花沐臣緩緩的站直了身板,似乎並沒有任何的意外,偏頭看向一側的兩人,唇角終于勾起了久違的笑容︰“哼……夜天,你怎麼出來了?”

    小舞愣愣的被他抓著手,在沉寂了好久之後,終于緩過了神來,剛要開口!

    龍夜天握著她手的力度突然加大,讓她把還沒有說出來的話一下給 死在了喉嚨口,一雙冰冷的黑瞳盯著花沐臣,略帶蒼白的臉上勾起了一抹微笑︰“臣,謝謝你來看望我,不過我沒事,你可以回去了。”

    說罷。

    他拉著小舞的手轉身往住院部回去。

    “誒……龍夜天,你干什麼?你拉我去哪里?”小舞幾乎是被他拉拖著走的,她用力的想要把手從他的掌心里抽出來。

    可他卻抓的更緊。

    扭頭瞪了一眼她︰“你不是來探望我的嗎?”

    “呃……”她一下語塞。

    然後就被他連拖帶拉的扯著往病房里走了回去。

    住院部門外,花沐臣並沒有跟上去,望著那兩個人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中,唇角勾起了玩味的笑容︰“呵……”

    輕笑一聲,他轉身離開了住院部。

    而住院部大廳的角落里,慕容未茵呆呆的站在那兒,她的衣服還有些凌亂,臉蛋通紅,剛剛她一直站在這兒……

    看著龍夜天拉著甦小舞進去,然而他們似乎一點都沒有注意到她。

    未茵眼里多了一些情緒,退後了幾步,有些無力的坐到了大廳的休息椅子上,手不禁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唇,腦海一閃,回憶起來剛剛的事情……

    *

    “怎麼還沒醒呢?都昏睡了這麼久了。”慕容未茵站在了床邊,盯著他的睡顏,又看了看輸液瓶。

    該拔掉了。

    小心翼翼的把他手上的針管拔掉。

    就在那一刻,龍夜天的手動了動,她目光一喜︰“伯爵,你醒了?”好奇的臉湊到了龍夜天的面前。←百度搜索→【←書ソ閱

    “小舞……”他迷迷糊糊的呢喃出。

    “呃?”未茵愣了一下,還未反應過來的時候︰“啊!”

    龍夜天眼楮微眯,猛地抓住了她的手腕,一個翻身,猛地將她壓倒了床上。

    她根本措手不及,身體就被禁錮住了。

    直到……

    听到門口的動靜時。

    壓在她身上的男人才稍微恢復了神色,龍夜天黑眸一斜,注意到門口突然跑開的身影,再轉回眸︰“未茵……!抱歉。”

    龍夜天猛地起身,按了按疼痛的腦袋,立即下床朝病房外走了出去。

    回憶結束。

    慕容未茵呆滯的坐在椅子上,眉頭深鎖,手依舊還捂在嘴上,咬了咬下唇……

    走廊上,龍夜天拖著小舞倒了病房門口,敞開著的病房,還沒有進去,他垂了垂眸子,視線落到了門口掉落了一束鮮花上。

    這才松開了她的手,彎腰撿起了地上的花束︰“你帶來的?”

    “對啊。怎麼了?”小舞揉著被他捏痛了的手,滿口不爽的說著。

    “菊花?你是多想我死?”龍夜天拿著手里的花束,晃了晃,那正是一束開無比燦爛的白色雛菊。

    “呃……”

    小舞這才反應過來,抬眸看了看他手里拿著的花,她買花的時候在走神,就隨便拿了一束……

    “不要拉倒。還給我。”說著,她伸手要去從他手中奪回那束雛菊。

    還沒有踫著花邊,龍夜天悠閑的把手舉高︰“送出去的東西,你還有臉拿回去嗎?”他說罷,走了進屋子里去。

    小舞站在門口,一動不動。

    只見龍夜天拿著花,放到了床頭櫃上,這才轉身︰“你不是來探望我的嗎?你就這麼站在門口探望?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客氣了?”

    看他一臉悠閑的摸樣,甦小舞這才硬著頭皮走了進去,視線第一眼落在那張病床上,眉頭皺緊。

    又環望了一眼病房,並沒有看到其它的人影。

    龍夜天不知道什麼時候又站到了她的面前︰“再找誰?”

    “沒有。”

    “在找剛剛和我上床的女人?”他沒有避諱,冰冷的臉上反而多了笑意。

    小舞臉色一黑,腦門都快擠出好幾個才川字了︰“爵爺還真是風流,剛出了車禍,還有閑情在病房里做那些事!”

    她一句話甩了出去,不悅的撇了過頭。

    “你這句話,是在關心我呢?還是在吃醋?”他冷冷的看著她,話語中卻帶著幾分逗弄的意思。

    小舞回過了頭,對上他冰冷的視線,不知道為什麼,今天一看到他就氣不打一處來︰“看來你今天心情不錯?那我就不在這兒掃你的興了!”

    說罷,她轉身要走。

    才剛剛轉身,後領突然被一只大手給拉住︰“呃……”領子勒著脖子,龍夜天從後面拽著她的領子,直接拽到沙發上一丟。

    她整個人重重的摔在了沙發上︰“咳咳咳咳咳。”捂著脖子用力的咳嗽了好久︰“龍夜天,你想要殺了我嗎?”

    “我要殺你的話,你現在還能在我面前這麼活蹦亂跳的嗎?”

    龍夜天說著,已然坐到了她的身畔,拿起了桌子上的一個橘子,悠閑的剝了起來。

    小舞耷拉著表情,是很不爽他這句話,可又不得不去承認他這句話,他龍夜天想要弄個死人,自然就跟捏死一只螞蟻一樣輕松。

    腦袋撇到了一邊,不再言語。

    “張嘴!”他冰冷的開口、

    “干……”小舞扭頭張開嘴巴,話剛剛吐出一個,一瓣橘子塞入了她口中,堵住她的嘴巴,小舞目光垂下,瞄了嘴巴里包著的橘子,不知是吐還是咽好。

    龍夜天悠閑的坐著,托著腮看著她︰“怎麼,一瓣橘子你都怕我給你下毒嗎?”

    小舞臉色一沉,病了嘴巴都還那麼的不饒人,扭頭想要吐到垃圾桶里去……

    “甦小……”冰冷的黑眸一沉。

    小舞鳳眸一斜,抬起頭嘴里的橘子已經一口吞了下去︰“你想說,甦小舞,你敢吐試試,對嗎?”

    鳳眸一挑,帶著一絲冷傲。

    看著她那自信滿滿又得意的表情,仿佛回到了曾經,龍夜天手支著額頭︰“听說你最近在相親,相的怎麼樣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