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660章他的不讓

第660章他的不讓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第660章︰他的不讓

    甦小舞還沒有整頓好思緒,就已經被拉到了他病房門外。

    青蓮也是極其識相,把小舞順利的拉到病房門口後,就立刻閃的遠遠的,像是深怕打擾到他們似的。

    站在門口,小舞躊躇了一會兒,起手想要敲門又放下,腦海里想到昨天推開門時看到的一幕。

    不會這麼巧,再看到那種畫面吧?

    想到便擰起了眉頭。

    算了!

    要真看到了就看到了吧。

    叩了叩門後,推開門。

    小舞的目光第一眼看向了病床上,只見龍夜天坐在病床上,手里拿著一份報紙看著,有人推門進來,他也沒有別的反應。

    想來也是這里里外外進出的醫生護士多,他不在意也正常。

    “咳!爵爺身體好些了嗎?”甦小舞走了進去病房。

    話音剛落。

    床上的人緩緩放下了手中的報紙,一雙冰冷的黑眸看了過去,只見那個熟悉的女人站在門口。

    冰冷的眼神,稍微淡了淡︰“你怎麼來了?”

    “我來探病。”她隨口便瞎扯了出來,估計龍夜天也不會相信她會有這麼好心來探病。屋】

    “是麼?我正想到你呢。”說著,龍夜天將報紙放到了一邊。

    “想到我?”甦小舞皺起了眉頭,看他那冰冷的臉上,帶著別樣的情緒,目光一轉,落到了龍夜天放在一邊的報紙上。

    雖然隔著一段距離,但是還是隱隱的看到了那張熟悉的照片,這不是今天的報紙,是昨天的!

    那不是……

    報導了她和花沐臣那件事情的報紙麼?

    難怪龍夜天會說想到她這類的話。

    黑眸一眯,看她的視線一直往報紙上看,龍夜天的目光也落回了報紙上,看著那張曖昧的照片︰“想看的話,就拿過去看。”

    小舞立刻收回了目光︰“有什麼好看的,我昨天就看過了。”

    “那麼你不打算和我講講,在酒店里,你們發生了什麼事嗎?”龍夜天帶著笑意問道,眼底里卻有些寒意,那天,真不該把她丟在酒店。

    她相親選誰都好,可臣就不行!那家伙身邊女人太多了……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還能有什麼事?”她沒有猶豫,一句話干干脆脆的甩了過去。

    “是麼……”龍夜天皺起了眉頭。

    看他眯了眯眼楮,不知道是在打著什麼主意,小舞心思一動︰“私事就不談了,其實我過來,還有一件事想和你商量,就是想要和你做個交易。”

    “嗯?”龍夜天抬眸。

    “朱雀軍區的半塊兵符,你還想要不?”

    “小舞,你說呢?”他擰著眉頭,眼里帶著厲色。

    “那種東西,我拿著也沒有用,還給你也行,不過,你先幫我一個忙,完事了,我自然把兵符完完整整的還給你。”來的路上她就已經打好了主意,之前會去偷走那半塊兵符,是因為憎恨龍夜天害死冷炎,如今既不是他殺害的,她也沒有必要拽著那塊兵符不放手,對她而言,那不過是一塊沒用的玉牌罷了。

    冰冷的黑眸一挑。

    龍夜天打量起了她,就知道她不會無緣無故的來這里,勾了勾手指︰“過來。”

    小舞在原地杵了一兩分鐘,雖然是威脅和交易,不過畢竟是要找他幫忙,硬著頭皮,小舞也朝床邊走了過去。

    “坐。”冷眸看了看床旁的椅子,

    甦小舞安靜了坐了下去。

    龍夜天這才開口︰“說吧,你想讓我幫你什麼忙?”

    “我最近對研究軍用藥劑有興趣,想要進南都的軍用武器部門學習,不過考核已經在上個星期結束了,我需要你給我安排補考。”甦小舞平緩的說著。

    可自己的話音剛落。

    “不可能!”卻被一句話果斷的回絕。

    小舞沒有想到他會這麼決絕,這只是一個小忙而已,對他而言應該是舉手之勞而已︰“為什麼?這對你而言不難吧?難道你不想要回朱雀軍區的那半塊兵符了嗎?”

    因為生氣,音量也大了不少。

    “進入武器部,就是正式的入伍的軍人,小舞,你想涉軍。”

    “涉軍怎麼了?你不是還涉軍了嗎?而且,我只是去武器部門學習而已,也不會礙著你的野心。”

    “那也不行。”他的話沒有回轉的余地。

    小舞氣憤的站了起來︰“你不答應我就把那半塊兵符,給皇甫烈!!”

    話音剛落。

    ‘ 噠’一聲,病房的門被人從外面推開。

    站在門口的男人,高大挺拔,一身便服,手中拿著一束鮮花,皇甫烈的唇角帶著優雅的笑意︰“听說伯爵住院了,我昨天沒有抽得出空,今天才來探望……嗯?沒想到這麼巧,甦小姐也在這兒。”

    他的突然出現,讓整個病房里陷入了寂靜當中。

    小舞站在床邊,睜著眼楮,呆呆的看向了皇甫烈,嘴巴微微張著,剛剛她說的那些話,皇甫烈應該沒有听到吧?

    吞咽了一口唾沫,最好沒有,千萬不要听到啊!

    皇甫烈走進了病房,眉眼帶笑︰“我打擾到什麼了嗎?你們兩個的臉色看起來都不大好。”

    小舞立即轉開了視線。

    “當然沒有……難得烈王過來,坐。”龍夜天的神色自然,嘴唇勾起了微笑。

    “一會兒我還有事,就不坐了。看到伯爵沒事,也就放心了。”皇甫烈微笑著,走到了床邊,將手里的鮮花放到了床頭。

    側身,小舞剛好站在一邊,銳利的眸子落到了小舞身上︰“甦小姐真的沒事嗎?臉色看起來很糟糕呢!”

    他貼近了小舞。

    小舞扭頭,一下對上皇甫烈的視線。

    下一秒,床上的龍夜天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直接將小舞拽到了床邊,強硬的拉到了自己的懷中,依舊帶笑的看向皇甫烈︰“她的事,就不勞烈王操心了。”

    甦小舞倒在了他的懷中,克制住了本能的反抗,畢竟皇甫烈還在這里呢。

    “呵,甦小姐,帶我向你哥哥問好,那我就……先走了。”皇甫烈眸中帶著深意,並沒有繼續逗留下去,轉身離開病房。

    目送著皇甫烈離開,甦小舞默默的松了一口氣,半個身子因為被他抱著的原因,而坐在床邊。

    “好了,人走了,可以放開我了吧。”

    “急什麼?”

    “放開我!”

    “我不放又怎麼了?”

    “你!”她掙脫了一下。可他病了力氣還大的出奇,怎麼也掙脫不開。

    就一直躺在他的懷中,小舞幾乎能夠清楚的感覺到他胸膛跟火一樣的燒燙。

    這讓她更急著想要逃脫了。

    擰著眉頭,有些著急的想要從他的禁錮中出來,眼角的余光撇到了報紙,情急之下開口︰“龍夜天,花沐臣不是你的朋友嗎?你這樣抱著你朋友的女人,合適嗎?!”

    話音剛落,黑眸一怔,瞬間多了怒火!!

    龍夜天抓住她的雙手,一個翻身將她上半個身子壓在了床上︰“我偏讓你做不成他的女人!”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