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662章你就不行

第662章你就不行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第662章︰你就不行

    偌大的病房,干淨而又整潔。

    花沐臣站在房門口,狹長的桃花眼一眯,只見甦小舞坐在床邊,一臉慘白的扣著衣服︰“小舞……”

    甦小舞抬了抬眸子,看向了門口的花沐臣,沒有說話,轉了過身子,把最後的兩個扣子扣好。

    然而他的余光已經看到她脖子上,鎖骨上,到處的吻痕!!

    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情,瞬間是令人遐想無限……

    而龍夜天悠然的躺在床上,目光冰冷。

    花沐臣皺起了眉頭,看向了床上的龍夜天,眸光一眯,明白了夜天叫他來做什麼,這就像是那天他叫他去酒店一樣。

    唯一不同的是,他和小舞什麼都沒有發生,而這兩個剛剛絕對做了一些事情!!

    沉默。

    病房里死一樣的寂靜……

    這時。

    小舞站了起身,朝門口走了出去,和花沐臣擦肩而過時,他拉住了她的手︰“等等……”

    甦小舞的腳步停了下來,臉色很差,眼里也沒有神,撇眸子看向了花沐臣︰“我想一個人靜靜……”

    他眯了眯眼楮,看著她脖子上的吻痕,多的連頭發都遮不住,眸子垂下,衣服的縫隙中,也能夠隱隱看到身上的吻痕。屋】

    小舞輕輕的把手從花沐臣的手中抽了出來,低語道︰“對不起,花花,還連累你過來一趟。”她的聲音很小,小的只有花沐臣一個人能夠听到。

    她和花沐臣本來就沒有所謂的男女朋友關系,自然也不需要多解釋什麼,抽出手後,便一個人往走廊的另一頭走去……

    花沐臣沒有追上去,而是望了一眼她那孤寂的背影。

    直到小舞消失在了走廊上,他這才順手關上房門,進了病房,大步的走到沙發上坐下︰“夜天,你叫我過來,就是讓我來猜你們剛剛做了什麼嗎?”

    “還用猜?”他卻滿不在意的開了口,偏了偏頭,目光冰冷。

    “你和小舞現在已經沒有任何關系,既然放手了,何必再纏她,做那種事!”後話加重……

    “呵……我和她做那種事,做的還少嗎?”冰冷的眸子一挑,眼尾的余光悠閑的看著沙發上的他。

    “夜天,你這是在故意做給我看!”花沐臣雖然話語加重,但卻不生氣,反而是輕笑了一聲。屋】

    “你知道就好。臣,對誰出手,都隨你。唯獨她不可以!”龍夜天寒眸一眯。

    “為什麼不可以?我可是很喜歡小舞的呢。”花沐臣偏了偏頭,任何時候都帶著笑意。

    “喜歡?這種話,你騙騙別人還行。”

    “難道我就不能夠是認真的麼?”狹長的桃花眼,微微一挑,帶上了一抹認真。

    “臣,你給不了她幸福!”

    “呵……夜天,難道你給得了嗎?”

    目光間的對峙,看起來平靜的屋子里,仿佛風起雲涌……

    *

    甦小舞一個人走出了住院部,有些魂不守舍,目光無神,一出大門,陣陣微風席卷而來,吹起了她的領子和頭發。

    白皙的脖頸上全是他留下的吻痕。

    死寂的目光里帶著回憶,那張病床上,衣服被他粗暴的解開,被禁錮自由,他的唇落遍了全身。

    然而,只是在他的身上留下吻痕,其余的什麼都沒有做。

    龍夜天!

    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要在她的身上留下這麼多的印記,就為了給花沐臣看?

    呵……

    雖然她並沒有和花沐臣在一起,但龍夜天是那麼以為著的。←百度搜索→【←書ソ閱

    所以他要故意破壞!

    這想想,就覺得既可笑,又無奈!

    一個人走出醫院……

    剛走到路邊。

    突然,一輛車子停在了小舞的身邊,她正想著事情也沒有太注意。

    片刻間,車門突然打開,兩只手伸了出來,一把將甦小舞硬拉進了車子里。

    “啊!!”她的呼救聲還未喊出的時候,整個人已經被拉入了車子里面。

    車門關上,這是一輛很寬敞的商務車,四周窗戶拉著簾,車內也顯得陰沉沉的。

    “你們是誰?”甦小舞盯著抓她上車的一男一女,男的不認識,而女的卻有些面熟。

    不禁皺了皺眉頭,這個女人似乎在哪里見過。

    “甦小姐放心,我們只是想請您去一個地方罷了。”那個令小舞覺得眼熟的女人開了口。

    剎那間,小舞的腦海里一閃而過在拍賣會時皇甫烈隨行的人里,旁邊站著的就是這個漂亮女人!

    是皇甫烈的人?

    皇甫烈抓她干嘛?

    雖然不明所以,但知道了對方是誰,甦小舞便安靜了下來,反正這個時候要掙扎,想逃脫也沒戲。

    這些人能在皇甫烈手底下做事,必定是軍人出身!

    平靜的坐在椅子上︰“小姐,你脖子上的絲巾,可以借來用用嗎?”

    漂亮女人垂眸看了看脖子上的絲巾,有些鄙夷,這個女人倒是奇怪,不但不害怕,還問她要東西?

    真是沉得住氣!

    漂亮女人扯下脖子上的絲巾︰“這有什麼,送你了。”

    “謝謝。”小舞接過了絲巾,系在了自己的脖子上遮住了那處處的吻痕,不管皇甫烈這是要把她帶去哪里。

    這樣的樣子被人看到總歸是不好的。

    車子一路行駛,到了目的地的時候,她的雙眼被懵了起來,一片漆黑的情況下,被帶到了什麼地方坐下。

    椅子很軟,應該是沙發。

    坐下後,那些領著她的人似乎就出去了,周圍安靜的能夠听到自己呼吸的聲音。

    甦小舞隨手拿下了蒙在眼楮上的黑布,立即四處打量了一下周圍。

    這是一個臥房。

    裝飾簡單,看不出來是哪里。

    既然是皇甫烈的人抓她來的,難道這里是皇城里皇甫烈的宮殿嗎?

    正想著的時……、

    ‘ 噠……’

    皇甫烈推門進來︰“甦小姐,讓你久等了。”

    小舞看向了走進來的男人,並不驚訝也不慌張︰“不知道大殿下用這樣的方式帶我來這種地方,做什麼?”

    她的話語輕盈,而且還多少透著一些不悅。

    皇甫烈眸子一眯,帶著幾分深不可測︰“屬下做事粗暴了些,甦小姐別介意,請你過來,我只是想和你聊聊天罷了。”

    “聊天?”小舞不禁的想起了病房里的事情,自己才剛剛和龍夜天說完兵符的事,皇甫烈就推門進來了,難道他是在門外听到那些談話了嗎?

    不管怎麼樣,她可不能夠提兵符的事情。

    于是鳳眸一轉,小舞立即開口道︰“啊……一直沒有就會謝謝大殿下,那天在拍賣會上,大殿下送的那份禮物,對我而言,實在是太珍貴了。實在感激不盡。”

    “不客氣,那本是你家的房子,我不過是物歸原主罷了。”說到這兒,頓了頓,繼續道︰“不過今天請甦小姐過來,主要是想听甦小姐說說,兵符的事情。”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