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147章他的憤怒

第147章他的憤怒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147章︰他的憤怒

    龍夜天扭頭,從上大小的把小舞打量了一遍,眉頭深鎖起來,然後什麼都沒有說,扭頭踩下油門。

    車子。

    刷的一下。

    又風馳電掣的回到了馬路的中央奔馳著,

    小舞莫名其妙的,他干嘛一直擺著一副臭臉啊?難道是因為早上睡覺的事情嗎?雖然龍夜天來攪了局。

    她也有一度的緊張。

    可現在轉念想想,好像這件事和龍夜天半毛錢關系都沒有哦,她和誰睡在一起,發生了什麼事哦度與他無關的。

    那他這樣板著臉。

    難道是這件事之前就還有別的事,惹了這個男人嗎?

    甦小舞實在是想不到。

    坐在車子上。

    不一會兒,車子停了下來,小舞扭頭望了去,是龍夜天的家,他把她給帶回家干什麼?不是說有事嗎?

    也不吭聲。

    龍夜天下車,扭頭看向她︰“下來。”

    甦小舞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死活沒有下車︰“你先跟我說,你找我事先。”這麼奇怪的氛圍,不得不讓她提高了警惕。

    “下來。”

    “不。”

    她肆無忌憚的挑戰了龍夜天的極限,然後,冷情的男人,直接打開了房門,將小舞從車子里面拖了下來。

    “啊……扭這腳啦,你放手別啦啊。”在皇城里就已經被這個男人給連拉帶走走了那麼長的一段路了,她的腳早就疼了。

    誰料,這一下車,又遭到粗魯對待。

    甦小舞能不急麼?

    龍夜天不語,拉著甦小舞朝屋內走去。

    “龍夜天,我沒穿鞋,你慢點!”

    然而她的嘶喊,一點作用都沒有,龍夜天沒有一點停下腳步的樣子,拉著她往屋內走。

    院子里不少佣人都看到了這一幕,誰都沒有敢上前打擾一句,紛紛站了開,不敢擋著道,然後乖乖的把腦袋低下去,也不說話。

    就這樣粗暴的。

    小舞被拉上樓,拉進了他的臥室里面。

    她這才得以喘了一口氣,此刻腳板都是還是疼的,院子里的那些石子路,差點把她半條老命都給醫ャbr />
    “現在你可以說了吧?”一路被他的粗暴弄得,甦小舞心情也不大好了,格外的煩躁了起來。

    “龍夜天!”小舞繼續喊道。

    龍夜天抓著她的大手,手掌加大了力度,拉著她,直接把她丟盡了浴室里︰“一身的酒味,把自己給洗干淨。”

    小舞是聞不到自己身上有酒味,但是想想昨天喝了那麼多酒,肯定是有酒味的。

    光著腳丫站在原地︰“我不在這兒洗,我一會兒回家洗。”

    “回家?不洗澡,你就別指望離開這兒半步。”

    “你講不講理啊?”

    “跟你講什麼理?洗澡!”

    “不洗!”甦小舞雙手環抱在胸前,她本來就一肚子郁悶了,他還這麼的強硬,說到底,她干嘛要接受他的強硬不可?

    龍夜天甩了甩手,一副要跟小舞打架的摸樣,而且臉還是那種冰窟窿臉,可想而知有多麼的恐怖。

    小舞退後了一步,難道他跟她打架嗎?

    這一點小舞還是有自知之明了,向她這種對用武沒有什麼天賦的人來說,如果和龍夜天打起來的話,肯定會被直接打死。

    戒備的開口︰“你要干什麼?”

    “既然你這麼的不想洗澡,我想我不介意親自替你洗。”他目光一眯,朝小舞逼近,腳步都已經邁進了浴室。

    ‘叮……’

    小舞的腦海里想起了警鐘,下意識的把龍夜天從浴室里推了出去︰“不勞煩你親自動手,我洗,我洗……”

    好漢不吃眼前虧,、畢竟人在屋檐下,不是自己鬧脾氣的時候,還是先退而求其次的好,免得弄出別的ど蛾子就郁悶了。

    把龍夜天推了出浴室後,小舞立刻把浴室的門關上,這才松了一口氣。

    脫了衣服,她低頭看看自己的身子,不看還好,一看不得了,就說身上怎麼到處都在疼呢。

    她身上現在青一塊紫一塊的,完全就像是被人給揍了一樣啊,該不會昨天晚上皇甫御喝醉了,把她給揍了一頓吧?

    雖然是這麼想著,不過好像應該不會吧。

    打開花灑,洗了一個舒舒服服的熱水澡,酒勁也隨著熱水散發出來的蒸汽,慢慢的散發出去了。

    洗了一個香噴噴,頭發用毛巾裹了起來。

    現在洗了澡,聞聞之前穿的那件衣服,果然是一身酒臭味,而且還很濃,衣服是沒有辦法穿了。

    從櫃子里拿出了龍夜天的浴袍穿上,他的浴袍很大,小舞的個子不矮了,這浴袍穿在她的身上都險些拖地。

    袖子捐了起來兩圈,才把給露出來,而且因為應付太寬松了,腰帶她都在腰上直接纏繞了一圈,穿的緊緊的。

    穿好了浴袍。

    這才走了出浴室。

    臥室的沙發上,青煙寥寥,龍夜天手里拿著一根雪茄,听到開門聲,回頭看了甦小舞一眼,

    目光定格在她的身上的那一刻,震了一下,甦小舞的身影恍惚和五年前的她嵌合在一起,是那麼的相似,又是那麼的不同。

    短短的幾秒,他便轉移開視線,手里的雪茄泯滅在了煙灰缸里︰“你最好跟我解釋清楚,你和皇甫御到底在玩什麼。”

    “哈?”小舞咧了咧嘴巴,龍夜天終于開口說人話了,可是說的卻是她和皇甫御的事情?這是怎麼回事?

    甦小舞聳了聳肩膀,走到了沙發那兒,衣服系的很緊,所以她能夠大大咧咧的做下去,翹起了二郎腿︰“解釋?我為什麼要解釋啊?我們玩什麼和你有什麼關系,又不會傷害到你的利益。”

    “你要我親自去問皇甫御嗎?或許那個慕容未央會知道一些事情。”

    小舞無奈的聳了聳肩膀,龍夜天如果去問皇甫御的話還好,如果問了慕容未央的話,那麼一切都穿幫了,他可是很清楚,自己和皇甫御認識的時日尚短,又何談交往呢?

    沉默……

    小舞的沉默,龍夜天則是更加冰冷︰“裴莫的事情和這件事有關吧?你和皇甫御之間做了什麼交易。”

    “沒有什麼交易啊。”她隨口說道,依舊抱著不肯說的一絲僥幸心里、

    然而,龍夜天可沒有打算放過的意思︰“沒有?甦小舞,你應該很清楚,只要我願意插手管裴莫的事情,那麼你和皇甫御一起陷害他的事情,立刻可以拆穿,並且讓裴莫恢復院長的位置。”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