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669章三個人的酒局

第669章三個人的酒局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第669章︰三個人的酒局

    然後,甦小舞吃了一餐,史上最難咽下去的早餐。

    整頓飯下來,她都能夠感覺一坐冰山和一團火焰堵在自己的兩邊,壓得她都快喘不過氣來了。

    氣氛冷的要死,龍夜天和哥哥都沒有說話,她說一句話下來,兩個人也都沒有回她話,尷尬的要死。

    後來,龍夜天走了後,小舞又要面臨哥哥的一頓痛罵。

    為了平息哥哥的怒氣,她還是好好的一番懺悔,畢竟,龍夜天是被哥哥在浴室這種地方抓到的。

    百口莫辯,跳進黃河都洗不干淨了。

    從早上到中午,從中午到下午。

    愛之深責之切的哥哥,這才把所有的訓話都說完︰“看來,果然還是得快些給你找個對象,你才能夠和龍夜天,徹底的分開!”

    “哥!你又想讓我結婚?如果你讓我嫁給一個不愛的話,我一定逃婚。毫不猶豫!”

    甦瑾風一臉無奈,看著妹妹,真是孽緣啊!八年前,同意她和龍夜天結婚,鑄造了這一段孽緣,哎……

    可龍夜天給不了她家寶貝幸福,所以無論如何,他也不能夠放任不管,讓這兩個人再有發展。

    看了看時間。

    “哥,你有事?你有事就走吧。”她現在只想趕緊讓哥哥離開,免得在跟她提婚事。

    甦瑾風無奈︰“你好好想想我和你說的話。”

    “知道了。”小舞點了點頭,送哥哥離開後,這才深深的呼出一口氣,雖然現在,在婚姻的事情上,哥哥對她是強硬了一點,但她都明白哥哥的苦衷,所以也沒有辦法對哥哥生什麼氣,所以保持自己的態度。

    一個人回到了臥房。

    倒在了床上,小舞一個翻身從床頭櫃里拿出了一塊紅色的玉牌,上面雕刻著半只朱雀鳥……

    舉著朱雀軍區的半塊兵符,這麼一個小小的東西,卻有著那麼大的誘惑力,權利……真的是一種很勾人的東西呢。

    握緊兵符,這個東西,自己留著沒有用,還是要做最後得放手一搏,比起每天這樣碌碌無為的活著。

    她必須要做更加有意義的事情。

    雖然不知道龍夜天為什麼不答應讓她涉軍補考,可她卻不能夠放棄。

    即使知道危險!

    但也改變不了她堅定的心,人啊,活在這個世界,必定有些事情是豁出去性命也要去干的!

    而不是,溫居在這樣的一個地方,永遠的止步不前!

    小舞放下了兵符,閉上了眼楮,心里默默的盤算了起來……

    *

    今天,臨近傍晚,然而絕色店門口的霓虹燈卻還沒有亮起來,也沒有店員在外面招呼客人,顯然今天是閉門謝客的狀態。

    絕色店的大廳里,燈全開著,卻也一個店員都沒有。

    只有蕭策一個人坐在中間的一張桌子那兒,拿著酒瓶子,倒著酒,一個人獨飲。

    這時……

    有人進來了店里。

    蕭策喝著酒,眸光朝那個走進來的人看來過去︰“你好歹是南都堂堂的大殿下,這麼堂而皇之的從正門進來好嗎?”

    “呵,有什麼不好的?”皇甫烈朝蕭策坐的位置走了過去︰“怎麼,一個人喝悶酒?”呆著一些笑意。

    蕭策拿著酒瓶子,拿了另一個杯子倒上酒,推到了桌子邊緣︰“是在喝酒,但不是悶酒。”

    銳利的眸子垂下,皇甫烈拿起了酒杯,看著里面琥珀色的液體,拿著酒杯輕輕搖晃著︰“怎麼,你今天特意把我叫過來,就是要我來陪你喝酒嗎?”

    蕭策眼神懶倦,笑了笑︰“我只是傳個話而已,叫你過來,要見你的人,不是我。”說著,他慵懶的目光朝另一邊望了過去。

    皇甫烈的視線跟著蕭策望了過去。

    只見從一邊的酒架旁,一個高挑的男人緩步走了出來,墨色的發,墨色的眼楮,嘴角帶著一抹微笑。

    看到他。

    皇甫烈眸光一怔︰“風……”

    甦瑾風手里一瓶紅酒,一邊把玩一邊朝兩人走了過去,說道︰“策,你這好東西,藏得可真深的,打開來嘗嘗!”

    說著,紅酒瓶子往蕭策那邊一丟。

    蕭策抬起手,直接接住了丟過來的紅酒,懶懶的看了一眼紅酒名字︰“原來我這兒還有這種好酒。”

    三個人站在一張桌子前,甦瑾風坐到了沙發上,這才把目光轉向了皇甫烈︰“好久沒有三個人一起坐下來喝酒了,烈,你還站著干什麼?”

    “呵……”皇甫烈笑了笑,坐了下來。

    紅酒倒入了酒杯……

    甦瑾風嘗了嘗,沒有醒過的紅酒,帶著一股嗆人的味道。

    皇甫烈看著那紫紅色的紅酒杯,並沒有去喝︰“難得你會主動叫我來,敘舊嗎?”他笑了笑。

    甦瑾風抬起眸子︰“我們之間,還有好敘舊的嗎?今天不過叫你來喝喝酒,聊聊當下的事情。”

    “當下?”皇甫烈眼底閃過了一絲凌厲。

    “比如,昨天你綁架我寶貝……關了她一會兒的時間。”甦瑾風唇角嚼起了笑意,笑痕勾大,帶著陰森。

    “呵,我不過是請她去那兒做客而已。”

    ‘啪!’甦瑾風手里的紅酒杯直接用力的放在了桌子上,因為太過用力,剛放下去的那一刻,高腳杯就斷了。

     當一聲,裝著液體的紅酒倒了一桌子。

    墨色的眸子一利︰“皇甫烈,我不管你是有什麼目的,為了什麼,但你最好不要在她的身上打任何的主意!”

    “放心……畢竟是你的妹妹,我怎麼會打她的注意呢?”

    “呵!”甦瑾風不屑的輕笑了一聲︰“當年你為了得到我手上的那個軍火庫,用的什麼樣卑鄙的手段,你就忘了?所以,你不要在這兒和我說什麼放心之類的話。我是在單純的警告你!”

    皇甫烈一眯眼楮,眼底藏著厲光。

    氣氛降到了冰點。

    兩個人僵持不下。

    坐在中間,蕭策也盯著面前那杯紅酒,在香醇的味道,此時此刻都是暗淡無味道,想起多年前,那時都還是少年。

    在互相不知道彼此的背景下認識,默契,惺惺相惜,甚至相識家人一樣的親密。

    最後卻因為五年前的那一場變故,支離破碎,多年的兄弟情義,也走到了盡頭。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