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670章曾經的秘密

第670章曾經的秘密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第670章︰曾經的秘密

    感嘆當年的情誼,卻面對現在的事情只能夠更加無奈,蕭策開口︰“烈,當年的事情,你也該和風道歉。”

    “策,我回來。可不是來要道歉的。”甦瑾風擰眉看了一眼蕭策。

    “呵……”皇甫烈輕笑了一聲︰“策,這個世界上,成者為王敗者為寇,哪來的什麼道歉?要真是輪起舊事來,當年的那件事情,策你不也參與了嗎?”

    蕭策前一秒還慵懶的表情,下一秒變得認真了起來,看向了甦瑾風,眼里多了一絲的愧疚。

    “皇甫烈,你不用挑撥這層關系,當初事情背後的主謀是誰,我很清楚,你也用扯上蕭策。”甦瑾風冷笑了一聲。

    “瑾風,人啊,最重要的是命。你現在能夠活著,已經該好好的感謝上天的眷顧了,何必再自找麻煩呢?”皇甫烈偏了偏頭。

    “烈,你的話有些過分了。”蕭策忍不住開了口。

    “過分?當年差點把瑾風當場殺死的人,難道不是你的手下嗎?”

    “皇甫烈!”甦瑾風語氣加重。

    “我只是在說事實而已……”皇甫烈不急不緩的說著。

    兩個人嗆的整個大廳都跟起了火似的,空氣里都彌漫起來硝煙的味道,只差有人再點一把火了。

    蕭策坐在椅子上,雙目一閉,當年的往事,不堪回首……

    那一段陳年舊事,造就了皇甫烈的如今的地位,從尸體上一步步爬上去,最後踩在了甦瑾風的身上,登上了另一個巔峰。

    皇甫烈執掌玄武軍區的時候,四大軍區之間,還動蕩不安,而野心漸顯的他,必須要讓自己的軍區強大起來。

    于是……

    他發現了甦瑾風有個軍火庫,那里的軍火,足以讓玄武軍區變成四大軍區最強的軍區!那是他野心的第一步。

    在天時地利人和的情況下,皇甫烈設計了一場陰謀。

    讓如日中天的甦瑾風掉入了陷阱當中,這一場陰謀,大的堪比一場戰役。而身為白虎軍區將軍的蕭策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給皇甫烈推波助瀾。

    甦瑾風的事情,一直都是秘密處理的。

    所以在那件事情過去了很久很久之後,蕭策才知道了真相,當知道真相的那一刻,都是兄弟,不知道該去怪罪皇甫烈呢?還是該去怪罪自己?

    可要知道,軍火商擁有那麼大的一個軍火庫,幾乎是能夠和一個軍區抗衡,那幾乎對南都軍區可以構成威脅!

    所以甦瑾風的野心,也是顯而易見。

    但是,讓兄弟落得如此地步,怎麼會不愧疚,不自責?

    所以那個曾經最強的白虎軍區將軍,卸下了身上的軍餃,丟下了兵符,放棄了整個軍區,寧可閑雲野鶴,也不願再過問政軍之事!

    不管是軍也好,軍火商也好,與他都沒有任何的沖突!

    蕭策主動卸職後,皇甫烈接管了白虎軍區……

    *

    陳年舊事,傷感而又驚心,這一場酒局也變得硝煙彌漫,蕭策夾在中間,甦瑾風,皇甫烈眼底都帶著戾氣。

    皇甫烈拿起了酒杯,一口喝下了酒︰“酒也喝了,話也說完了,我還有事,就不就留了……”放下酒杯。

    皇甫烈站了起身。

    甦瑾風目光冷冽,並未挽留,本身,今天特意找皇甫烈來這兒,只為了一句警告!

    蕭策沉默不語。

    皇甫烈轉身離去,最終一場難得的三人酒局,還是不歡而散,但這似乎是早就注定了的!曾經的事情橫在中間,注定不會下一次的對酒當歌。

    而南都也開始籌備起了另一件舉國同慶的事情。

    那就是,南都和西城結為秦晉之好,慕容未央和皇甫烈的婚事,已經進入正式的籌備了……

    經過種種波折,這一件盛事,也慢慢的步入正軌。

    龍夜天也在住院了幾天後就痊愈出院了,小舞這些天也在忙著自己的事情,時不時會去皇家藥院轉悠兩圈。

    她可沒有放棄要去軍用武器部的念頭,只是苦于沒有辦法,因為不管怎麼看,似乎唯一的辦法,都是走後門。

    掐好了龍夜天在家的時間。

    小舞久違的造訪了那座自己許久沒有來的宅院,剛到宅院門口,第一個看到的人,不是龍夜天,也不是女佣。

    是……

    “花沐臣?”看到走出來的男人,她有些驚訝。

    “小舞,你怎麼來這兒了。”倒是花沐臣的眼里,比她的驚訝還要多幾分。

    甦小舞這才慌神回來,也不知道自己驚訝什麼,花沐臣和龍夜天是朋友,來他這兒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我來找龍夜天辦點事。”

    “嗯……辦事?公事,私事?”花沐臣興致勃勃的湊到了小舞的身邊。

    “算是,公事吧。”

    “哦,這我就放心了。”花沐臣微微一笑︰“好幾天沒有見你,你看起來,有些疲憊呢……小舞。”

    “是嗎?可能是因為最近比較忙而已。”淡淡的說了一句。

    “嫁給我就不忙了,我會讓你在家里好好的養著,養得跟以前一樣白白胖胖的。”花沐臣唇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我還有事找龍夜天,先進去了。”她都干脆放棄和花沐臣聊這些閑的蛋疼不切實際的話,干脆大步的朝里面走了去。

    “小舞,等等。”

    “嗯?”

    “有個問題,回答我一下。”

    “什麼?”

    “你是願意嫁給龍夜天多一點呢?還是願意嫁給我多一點呢?”花沐臣嘴角帶著笑,眉眼里也帶著笑容。

    “我可以拒絕回答這種無聊的問題嗎?”

    “你如果不介意我在這門口一直糾纏你的話……你可以不回答。”

    小舞深深的吐出一口氣,估計不說幾句話,花沐臣是真不想放她走了︰“花花,你還要我說多少次?我誰也不想嫁,與你,是曾經的情誼,與他是逝去的感情。而且……”

    “而且?”

    “你有這個閑情來逗我,不如去逗逗你那成屋子里的寶貝們……”

    “我可以認為你是在吃醋嗎?”花沐臣唇角一抹壞笑,起手正想要去撫摸小舞臉蛋的時候……

    ‘砰!’

    突然一聲槍響,一枚子彈從高出射擊而來,飛速滑過了花沐臣的臉側,與他臉蛋的皮膚,只差幾毫米的距離,差點沒有爆了他的頭。

    子彈帶起了一陣疾風,與他擦肩而過後,死死的扎入了門口的一棵樹干上。

    甦小舞愣住了,槍聲的余音似乎還在。

    花沐臣的手也僵在了空中,手指還沒有踫到小舞的臉呢,狹長的目光一眯,抬頭望向二樓的陽台︰“龍夜天,你是想要殺了我嗎?!”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