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176章沖突

第176章沖突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176章︰沖突

    這個人穿著華麗,身上那塊金色的鏤甲都不知瓖了多少克的黃金,閃閃發亮,而最引人注目的,莫過于他跨下那匹馬,竟然是世間少見的紅血寶馬。只是,令人大掉胃口的是,這個人的右臉卻長了好多的黑痣。

    估計又是哪家的富家公子哥。

    黑痣哥騎著馬到龍夜天的面前,用手指指著龍夜天的臉說道︰“是不是你這小子?”

    龍夜天露出那鷹眸的眼神,散發出的濃烈寒意,似乎可以讓黑痣哥懷疑今天衣服是不是穿少了。

    “你……你笑什麼?”黑痣哥顯然有點被龍夜天的眼神嚇到了,結巴地說道︰“你……你可知老子是誰?”

    “我不需要知道你是誰。”龍夜天一字一頓地說道,硬是狠狠地朝著黑痣哥打臉。

    這時,那些馬場的員工似乎都跑出來了,都站在那一旁圍觀,有人在猜黑痣哥這下死定了,得罪了爵爺。

    也有人在說強龍不壓地頭蛇,黑痣哥在我們這里是出了名的惡霸,恐怕爵爺也要讓他三分。

    而敢說後者的人,顯然都是一些不聞世事的老人,以及未見過世面的小孩子,他們長年蝸居在這里,又怎麼能知道龍夜天在外面做的事呢。

    冷酷無情,心狠手辣,就連皇城里最權貴的人,也不敢輕意得罪,更何況這只不過一個惡霸。

    從龍夜天說話的口氣,黑痣哥已經有點感覺不妙了,再加上現在看到龍夜天那冷酷的神情,以及與生俱來的氣質,想必不是一位善輩。

    但現在外面圍了一圈的人,黑痣哥已經是騎虎難下,只好硬著頭皮繼續說道︰“你現在就走,老子饒你不死。”

    黑痣哥也在故意給自己台階下,希望龍夜天能夠識相地離開。但他想錯了,龍夜天並不是一般人,他所做的事也不一般。

    “呵,是嗎?”龍夜天淡淡一笑,左手一揮,食指借著林間的空氣化作一道無形的氣勢,直指眼前的黑痣哥,接著眉毛輕輕一挑,平淡的說道︰“如果你現在想走,還可以。”

    “啊?我會走嗎?你真他媽的小看老子!”黑痣哥在心里驚道,但他很快又鎮定下來,不怕不怕,主動權還在自己的手上。

    然後,他忽然想到一個好辦法,瞬間在嘴角露出得意的笑,不過這顯得他臉上的黑痣更難看了,有一種令人惡心反胃的感覺。

    “小子,敢和老子賽馬嗎?”黑痣哥嘿嘿一笑,說著︰“輸了叫三聲爺爺,敢不敢?”

    “龍夜天,這種事……”小舞想插一句話,卻被龍夜天抬手制止,示意她不要說話。

    小舞無奈的松了一口氣,其實她倒是不想給龍夜天解圍,是真心的想給這個黑痣哥解圍啊!

    “好,可以。”龍夜天在說完這句話的時候,人已經躍上了那匹白馬,面無表情,冷若冰霜,這又是小舞以前認識的那個龍夜天。

    他還是那樣,一點也沒變。

    如果要說到賽馬,在這片遠離市中心的區域里,黑痣哥可謂是賽馬的能手,馬場內的所有人都沒有一個能贏過他的,不僅是因為他的馬很厲害,而且他的騎術也是一絕的。

    但龍夜天的騎術呢?

    那邊的場工已經開始下碼設注了,押黑痣哥贏的,一賠五,押龍夜天贏的,一賠二,而押注的結果,幾近相當,一半一半。

    小舞已經退到一邊,與那些場工站在一起,她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竟然有點緊張起來,是在擔心龍夜天嗎?在肯定與否定中猶豫不決。

    “小姐,要不要來押一注啊?”一位年青的場工在小舞旁邊說道。當然,他肯定不會認為小舞會押黑痣哥贏,但出于年青氣盛,看見像小舞這樣的美女,總是想著要調侃幾句。

    “滾開。”小舞蹬了他一眼,一個簡而有力的回答,便把這位不知天高地厚的場工給打發了。

    那場工還在用手饒著腦袋,不解地嘀咕著︰“不就說幾句話,至少那麼生氣麼。”隨即在大伙的嘲笑中,走回剛才的押注場。

    “賽馬規則如下,從這里跑到200米的紅線,再折回這里,最快者即是勝者。”一位資輩老一些的場工宣讀道。

    “別廢話了,快開始吧,老不死的。”黑痣哥在馬背上沖著那位場工罵道。

    那位場工瞟了他一眼,心里暗罵一下,然後提高了嗓音︰“咳咳,賽馬即將開始,三,二……”

    可就在說到二時︰“黑痣哥”突然朝著龍夜天的白馬踹了一腳,使得龍夜天的白馬不禁發出一聲驚叫,更是引得旁邊的人一聲驚呼。要知道,馬要是受到了驚嚇,它很可能就不受主人控制了。

    “什麼人啊。”

    “這混蛋……”

    “爵爺快干掉他。”

    底下的場工紛紛氣憤地叫道,對黑痣哥這種無恥行為表示不滿。

    但黑痣哥的詭計很明顯得逞了。

    因為就在那位場工喊一的時候,黑痣哥已經騎馬狂奔而去,而龍夜天的白馬還在半空中嘶叫。

    不過,要是以為這樣龍夜天就輸了,那就真的太天真了。

    只見龍夜天不慌不忙地拍了一下白馬的脖子,安撫它的情緒,然後把臉湊在它的耳邊,不知說了些什麼。

    但顯然,這匹白馬猶如吃了什麼禁藥似的,只听凌空一聲嘶叫,白馬的馬蹄猛然向上躍起,龍夜天趁這機會,向後拉動韁繩,大喝一聲︰“駕!”

    在听到龍夜天的指令後,這匹白馬頓時如同離弦的箭一般,奔馳而出,泥土飛揚,卷動的風都似在不知所措,忘了要吹向何處了。

    底下的場工見到這個場面,不覺驚嘆︰“我還從來沒見過這匹馬能夠跑那麼快,太令人震驚了!”

    然而,黑痣哥的馬已經跑到前方200處,正在折返了,在折返的同時,恰好看見龍夜天正在後面狂奔而來,不過這對“黑痣哥”來說,已經沒什麼關系,他覺得他贏定了,從來沒有人能夠在落後這麼多的情況下,還能贏過他。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