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223章八分理

第223章八分理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223章︰八分理

    那女孩兒話倒是不多,把瘦猴留在桌上的錢收起來,跟著曲起食指在那潮男的面前敲了敲︰“你的呢?”

    潮男一听這話那表情就有些僵了︰“哎呦香姐,你看我最近不是手頭緊嗎,這錢就先記賬上……”

    “成。”那香姐倒是也爽快,直接一口應了下來︰“八分利。”

    “八……”潮男臉色憋的漲紅一口血差點噴出來。

    香姐瞅他一眼︰“怎麼著?不願意?那現在還錢也成啊。”

    “八分,八分就八分,先欠著!”

    看那潮男吃了癟,瘦猴幸災樂禍的笑了起來︰“白臉兒你就是活該,自找的!”

    小舞听到那稱呼就忍不住暗笑,沒想到那潮男竟然有這樣的稱呼,白臉兒,是說他是小白臉兒的意思?

    白臉兒听了瘦猴的話狠狠剜了他一眼,對他比了比拳頭。瘦猴嘿嘿一笑,幾步走到小舞兩人面前︰“兩位跟我來吧。”

    說完率先走在前面給他們引路。

    這里的客房很小,里面的擺設也簡單,一張雙人床,一個床頭櫃,還有一個金屬衣架,除此之外再找不出別的東西來。

    “我們這兒地兒小,不過東西都干淨,兩位放心睡。”瘦猴十分客氣的把他們領進房里之後就準備出去了︰“要是還有什麼事兒,你們出來招呼一聲就行,外面一直有人守著呢。”

    “謝謝,麻煩你了。”

    “應該的應該的!”瘦猴和小舞客套了兩句便退了出去,小舞關上房門,還不待說些什麼龍夜天突然一把拉住她的手把她拉到床上,順手按滅了床頭的燈。

    “你干嘛呀!”小舞驚呼出聲,想要掙扎,龍夜天拉住她的手不放,在她的掌心輕捏了兩下。

    屋子里沒有窗戶,黑漆漆的一片,她用力睜大了眼楮,在眼楮適應黑暗之後這才隱約看到和她面對面躺著的龍夜天。

    他的神色很嚴肅,似乎知道她看到他了,他挑眉給她使了個眼色,拉過她的手,在她掌心一筆一劃的寫著字,每寫一個字他就會停頓一下。

    小舞在心里努力的辨識著︰“黑……店……黑店?”

    她驚訝的望著他,就見龍夜天肯定的對她點了點頭,又在她掌心接著寫︰“有人監听,靜觀其變。”

    小舞這會兒倒是冷靜了下來,眸光微閃,心里就有了主意。

    “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你消停會兒,牆薄,萬一被別人听到怎麼辦?”她故作嬌嗔的推開龍夜天,打開屋里的燈。

    “你的傷還沒好呢,我去找點東西給你處理一下傷口。”說完不等龍夜天反應便開門走了出去。

    龍夜天剛才的提醒讓她心里也多了幾分防備,出來時眼角余光一掃就注意到拐角處有人影閃過去,顯然一直有人在他們房間門口盯著動靜呢。

    她走到門口,見那光頭還在櫃台里坐著打盹,香姐和白臉兒坐對面在玩抽王八。

    那瘦猴卻不見了蹤影,心里已經有了譜,想必之前在門外監視著他們的那人就是那瘦猴。

    “怎麼晚了怎麼還不休息?”香姐抬眼看了她一眼,眼神里帶著些戒備審視。

    “我男朋友腳上受了點傷,我想去廚房找點酒和鹽之類的東西給他消消毒,處理一下傷口。”小舞的神色一派自然︰“紗布,消毒水消炎藥之類的東西,如果店里有的話,可以給我一點嗎?我們會付錢的。”

    “常備的藥品還是有點的,也不知道你要用哪些。”香姐說著沖著櫃台里的光頭喊了一聲︰“光頭,把那醫藥箱給她。”

    光頭被那一嗓子驚醒了,揉了揉眼楮迷迷糊糊的問︰“香姐,你剛才說啥?”

    “把醫藥箱給她,順便帶她去趟廚房,看看她要什麼東西。”香姐說著抽牌的動作倒是沒停。

    白臉兒只在小舞過來的時候掃了她一眼,後來就一直沒再看她,看那樣子,是一點兒沒把她放在眼里,非常的不客氣。

    明明是一個年輕女孩,可店里幾個人都叫她姐,而且對她都很是尊敬,說不定,這店里真正的老板,就是這個看上去不起眼的女孩。

    小舞不禁多看了那香姐一會兒,也就是幾秒鐘的功夫就引起了她的警覺。

    香姐警惕的抬眸望向她,小舞也不慌,非常自然的沖她一笑就把視線轉到了櫃台那邊。

    “醫藥箱……”光頭彎著腰在櫃台里找,最後拎了一個小箱子出來。

    小舞注意到櫃台附近的櫃子上都落了一層薄灰還沒有人打理,而這醫藥箱看上去倒是格外的干淨——顯然,這東西是經常被使用的。

    一個旅店,醫藥箱卻經常被使用……在這里的果然都不是一般人。

    “醫藥箱給你。”光頭從櫃台里走出來把醫藥箱給了小舞,撓了撓頭問︰“你還要啥?”

    “鹽,酒之類的。”小舞接過醫藥箱說道︰“還是去一趟廚房我自己取吧。”

    “哦。”光頭轉頭望了一眼香姐,見她點了頭,這才放心帶著小舞朝著廚房走︰“跟我來吧。”

    小舞快步跟上去︰“麻煩你了。”

    “不麻煩,你是顧客,顧客就是上帝,應該的!”說著又打了個哈欠,顯然還沒有睡飽。

    廚房里的東西也不多,小舞很快就選出了幾樣她需要的東西,又讓光頭幫忙拎了一壺熱水,便回了房間。

    再關上房門之後,她一邊和龍夜天搭著話,一邊快速從醫藥箱里挑出幾種藥出來。

    龍夜天理所當然的把受傷的那只腳伸過來,朝門口看了一眼,開口道︰“能在這兒找到藥也不容易。”

    小舞瞪他一眼,一點兒也不客氣的把他的腳踢到一邊去,從醫藥箱里挑了酒精棉簽和紗布給他,嘴上說著︰“恩,這店不大,東西倒是齊全,不然你這傷口萬一感染就不好辦了。”

    這些場面話自然都是說給門外監听的那人听的。

    實際上她是一點也不溫柔,用嘴型對他說︰“自己弄。”

    她手上也沒閑著,飛快把幾種藥配在了一起。

    龍夜天知道她心里有打算,也就沒有再戲弄她,自己拿過東西熟練的給傷口消毒上藥。

    等他包扎好,小舞已經把配好的藥用熱水調好倒進了一個噴霧小瓶里。

    那小瓶里本來是她隨身的保濕噴霧,為了方便裝藥她把里面的保濕液都給倒了,想想還真有點心疼。

    把那小瓶子收起來,她又開始收拾從廚房里帶出來的幾樣東西,等她把東西全部都準備好,這才發現龍夜天正倚在床頭看著她。

    他對著她手里的那東西點了點下巴,又指了指外面比了個殺的手勢。

    小舞搖頭,用口型說︰“有點準備不會讓他們得了便宜就是。”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