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224章各有千秋

第224章各有千秋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224章︰各有千秋

    說完把那小醫藥箱又整理好︰“好了,都包扎好了,你先睡,我把東西還回去。”

    “嗯。”龍夜天應了一聲︰“別耽誤太久。”

    小舞起身時,他拉住她的手無聲囑咐了一句︰“不要打草驚蛇。”

    “我知道。”

    小舞打開門出去,把醫藥箱送回櫃台,見香姐和那白臉兒在吃夜宵,還主動過去打了聲招呼。

    “兩位這麼晚了還不休息?”她走到桌邊,發現桌上擺的都是些涼菜,兩人面前各自擺著一瓶酒,還剩不少,明顯是剛喝了沒一會兒。

    “習慣了夜里精神。”香姐很是平淡的回了一句。

    那白臉兒哼了一聲,把臉一扭,根本就不拿正臉兒看她。

    小舞也不在意,笑笑說︰“那你們慢慢吃,時間不早了,我就先回屋里休息了。”

    說完沖他們擺了擺手便朝房間走去。

    等看著她進了屋,那白臉兒這才開了口︰“香姐,我怎麼感覺這次來的這兩個人有點不對勁兒呢。”

    白臉兒努力的想著該怎麼形容︰“那個男人倒還好,就是長的俊,身材好,又是冰山攻的那種氣質,哎呦還真是我喜歡的那種型……”

    白臉兒說的激動臉都有些泛紅了,香姐冷冷瞪了他一眼︰“說重點。”

    “咳嗯。”白臉兒清了清嗓子把話題扯回來︰“那個女人,感覺有點……客氣,冷靜,或者說是單純,反正有點過頭了。你想三更半夜的男朋友還受著傷,她到我們這種地方來,竟然一點也不慌不亂,不是有點太可疑了嗎?”

    香姐眯著眼楮拎起酒瓶喝了一口酒沒應聲,半晌突然說道︰“不管怎麼樣,既然他們來了就沒有放他們離開的道理。”

    白臉兒摸出小鏡子仔細照了照,對著鏡子露出一個自認是誘人至極的笑臉︰“那是,進了我們的店,還沒幾個能原樣出去的。”

    那邊櫃台上的光頭嫌棄的朝他哼了一聲︰“你不就惦記著那個男人嗎?”

    “哼,小爺我就是喜歡美男怎麼地!你管得著嗎!”白臉兒回擊道︰“就你這樣的白貼我我都不稀罕。”

    光頭受不了的打了個哆嗦︰“我可不想被你惦記上。”

    “你……”

    那白臉兒還想要再吵,香姐手里的酒瓶往桌子上一放︰“砰”一聲悶響︰“閉上嘴,吃,吃完干活!”

    兩人的氣焰登時被潑滅了,立刻閉了嘴再沒一個敢吱聲。【愛書屋】

    這邊一伙人盤算著要怎麼下手,另一邊小舞回到房間便熄了燈。

    雖說是雙人床但床並不算大,而且似乎是有些年頭了,稍微一動就咯吱咯吱的響。小舞只得僵硬的躺在床上不敢做過分的動作。

    龍夜天本來是躺在床另一邊,兩人之間隔著一段安全距離。

    但因為床不夠寬,他不過翻了個身就到了她身邊,兩人臉對著臉,都睜著眼楮看著對方,又怕外面的人听到什麼動靜,不敢直接說話。

    龍夜天拉過她的手在她掌心寫字︰“得手了?”

    說到這個小舞的神情中明顯多了些得意之色,點了點頭,她也寫了回應他︰“他們估計已經按捺不住要下手了,一會兒你記得裝的像點。”

    她的指尖很嫩,劃在掌心的感覺刺刺癢癢的,龍夜天眸光暗下伸手將她扯進懷里,手攬住她的腰逐漸收緊。

    小舞意識到不對,明顯有些慌亂,用力去掰他的手他又不肯放,木床因為她掙扎的動作開始“嘎吱嘎吱”的響起來,外面听門的那個听到這動靜指不定要怎麼聯想呢!

    她氣急抬頭狠狠瞪他,看到他眼底戲謔的笑意登時更躥火,也不去掰他的胳膊了,掏出一樣東西,伸手就去捂他的嘴。

    龍夜天感覺小舞似乎把什麼東西塞在了他嘴里,一驚之下就想要吐出來,卻沒想到那東西入口就化,直接滑進了喉嚨里。

    最讓人郁悶的是那藥還格外的苦,饒是龍夜天這種一向情緒都不外露的人都有些受又不了的皺起了眉。

    小舞看到他那表情就忍不住笑,用口型對他說了個︰“活該。”

    龍夜天倒也不怕她對他下毒,只是那藥著實太苦,半晌他嘴里都還是澀的,看著小舞在那邊笑的開心,他眯起眼楮,將她按在懷里狠狠吻上去,讓她也把他口中的苦味嘗了個仔細。

    小舞可沒他那麼好的忍耐力,嘗到那味道的時候臉都皺了起來,也不顧床會發出什麼聲音了,掄著拳頭就往他胸口打。

    龍夜天看她嘗了教訓這才放開她,伸手把她的拳頭裹住不讓她亂動,一手攬緊了她的腰︰“睡吧。”

    這句話他沒壓低聲音,就是故意給門外那人听的。

    小舞知道他是要準備引他們動手了,心里縱是在不甘也只能忍了,僵著身子在窩在他懷里,閉著眼楮不看他,一心注意著外面的動靜。

    這旅店的人顯然很有耐心,足足又等了將近半個小時,似乎確定他們已經睡著了,才把房門悄悄的打開了一條縫。

    小舞听到動靜正要反應,身子卻被龍夜天緊緊按住,他的手在她背上輕拍了一下,她知道他是在暗示她不要動,也就壓住了情緒,繼續閉著眼楮裝睡。

    眼楮看不到的時候,耳朵就會變得格外敏感,自那門被打開一條縫之後她就再沒有听到門口有其他什麼動靜。

    只是過了一會兒,明顯聞到有什麼不太尋常的味道竄入鼻腔,她仔細辨別的一下,立刻斷定是迷藥。

    龍夜天躺的位置正對著門口,可以清楚看到門口的情況,眼看一根細管子從門縫里插進來,又從那里面吹出一股白煙,他就知道是外面的人在下藥。

    可這時候動,絕對會驚動外面的那些人,所以他只能耐住性子,一邊屏住呼吸,一邊暗示小舞別動。

    外面的人很警覺,吹了迷藥之後也沒有急著進來,在等著藥效發作的同時也在暗暗觀察著屋里的動靜。

    龍夜天努力的屏住呼吸希望自己不要被藥物影響,被他摟在懷里的小舞很快就察覺到了不對,屏住呼吸,心跳會越來越快,而胸腔卻沒有正常呼吸時的起伏。

    她的臉正對著他前胸,這一點很容易感覺到。

    都已經一分多鐘了,看他忍的辛苦,額角都微微見了汗,小舞覺得懲罰的也差不多了,這才在薄毯下面拉住他的手,悄悄寫了幾個字︰“吃過解藥了。”

    龍夜天想到之前那苦的要命的藥,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想長出一口氣又怕驚動外面,只能慢慢的調整讓自己的呼吸逐漸變均勻。

    知道小舞是在報復他,他沒睜開眼楮,擁著她的手臂卻收緊了幾分。

    “怎麼樣?都過了二十分鐘了,差不多了吧?”等了好一會兒外面這才傳來一陣被刻意壓低的說話聲。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