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225章人家的事

第225章人家的事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225章︰人家的事

    聲音听上去有些憨,是那光頭的聲音。

    “進去吧,反正我們這麼多人,量他們也跑不了。”那白臉兒說著已經推開了門,甚至囂張的直接按亮了燈。

    “嘖嘖嘖!看看這像是什麼樣子。”看到龍夜天和小舞抱著睡在一起,他嫌棄的咂著嘴道︰“受傷了還這麼不省事兒,睡個覺還要秀恩愛,真是太討厭了!”

    “人家男女朋友,愛干啥干啥,你情我願的事兒,這你能管得著嗎?”光頭不耐煩的說著︰“別管那些有的沒的,趕緊看看他們身上有什麼值錢的東西吧。”

    “光頭,這你就不懂了,他這是羨慕嫉妒。”瘦猴嘿嘿笑著湊到白臉兒身邊︰“哥哥早看出來了,你看上這男人了吧?”

    白臉兒哼了一聲不搭他的話,瘦猴還得了樂子似的偏愛往他身邊蹭︰“你是看他樣子好看吧,這回你還真走眼了。”

    “不可能!”白臉兒一听這話急了︰“他怎麼著也比你強!”

    “我話說這兒了你還別不信,之前可是我一直在外面守著呢,屋里什麼動靜我都听的真真的,包括他們倆那啥……”瘦猴一副你懂的的表情,伸出手指頭對白臉兒比了個三。

    白臉兒表情有點不自然,眼神不住往龍夜天臉上瞟︰“三十分鐘?”

    “嘿嘿,不是早和你說了中看不中用嗎?哥哥我在外面掐著時間數著呢,三分鐘都不到。”

    “噗……”一邊的光頭忍住不噴了,拍著大腿哈哈大笑︰“三分鐘啊哈哈!光長的好看有個屁用哈哈!”

    白臉兒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用那種怒其不爭的眼神狠狠瞪著龍夜天。

    小舞一直都是清醒的,本來還緊張的等著他們動手,沒想到他們倒是聊起來了,而且說的那內容……龍夜天不行!

    哈哈,這絕對夠她樂上一年的!她越想越好笑,臉上又要裝著平靜,著實忍的辛苦,身子都忍不住微微有些發顫。

    龍夜天的手一直搭在她的腰間,感覺到她的動靜,一點也沒手下留情狠狠在她腰間擰了一下。

    小舞吃疼差點慘叫出聲,不過這痛感倒把之前那笑意給沖淡了。她強自平靜下情緒,心里暗暗想著,龍夜天一定知道她在心里笑話他,所以惡意報復,小心眼!被人說閑話也活該!

    “本來還想著他長的不錯將就一下的……”白臉兒很是惋惜的長嘆了口氣︰“真是白瞎了這一張俊臉。”

    小舞忍笑忍的肚子疼,那邊香姐也已經听不下去了。

    “別廢話了,咱本來就是為財不是為色,趕緊趁著他們還昏迷先把人給綁了,搜搜看身上有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

    光頭扯了繩子走到床邊來準備動手︰“他們來這兒連行李都沒拿,估計也難搜出什麼好貨來。”

    他掀開裹在兩人身上的被子,發現兩人的衣裳還整整齊齊的穿在身上,疑惑的撓了撓頭︰“這麼重口,不脫衣裳就上陣啊……”

    白臉兒看到這情景眼楮立刻亮了起來,瞪了瘦猴一眼︰“這不是干干淨淨的什麼都沒干嘛,一定是你之前听錯了,耳朵都白長了。”

    瘦猴這會兒也有些不確定了,听著白臉兒的挖苦抿著嘴不吭聲。

    “先把男人給捆起來,男人不好對付。”光頭說著拿著繩子就要往龍夜天身上捆。

    手剛拉住龍夜天的手腕,整個手臂便被他反折了過來。

    其他幾人一看這情況都是一驚,沖上來就要救。

    龍夜天坐起身,把光頭的手臂的又往身後壓了幾分︰“誰敢再動一下,我現在就卸了他的胳膊。”

    那光頭倒也是個硬漢子,明明疼的額角的青筋都崩了出來,卻還是強忍著沒哼一聲疼。

    听龍夜天這麼威脅,他還大聲喊著︰“別管我!動手!咱人人多難道還怕干不翻他這一個!”

    他拼命反抗,想要從龍夜天的鉗制下掙脫出來,那架勢真的是一點兒都不顧惜自己的胳膊。

    其他幾人對視一眼下定了決心,一起朝著龍夜天攻來。

    “真是可惜,本來不想給你們用這藥的。”小舞緩緩坐起身,掏出那一直藏著的噴霧小瓶,對著那三人的臉噴了上去。

    三人沒想到小舞竟然也會出手,看到小舞朝他們噴東西就立刻後退伸手捂住口鼻。

    “晚了。”小舞晃了晃手里的瓶子︰“本來呢,你們如果不這麼粗暴,就不用受那麼多罪了。可你們要來突然襲擊,我也就只能反擊了。”

    香姐和白臉兒都慘白著臉,表情只能用扭曲來形容,那瘦猴倒是還好,只是身上似乎是使不出力氣,想朝小舞沖過來,腳下一軟踉蹌著摔到了地上。

    “你對他們做了什麼!”光頭被龍夜天擒住雙手動彈不得,但眼看自己的同伙變成了這樣,擔憂又心急,忍不住大吼著朝小舞質問。

    “好奇啊?”小舞拿著小瓶子湊到他面前︰“那你也試試看。”

    說著已經按下了噴嘴。

    光頭的雙手不能動,沒辦法擋,又退不得,一時間急紅了眼楮。

    小舞臉上的笑容在他看來完全和惡魔無異,他眼睜睜的看著一片細密的水霧從瓶嘴里噴出落在他臉上。

    他屏住了呼吸,卻還是有水霧進了他的鼻腔。

    他緊張的臉色發白,不過片刻的功夫,肚子里突然傳出一陣咕嚕嚕的聲音,而隨著那聲音的響起,他的臉色已經由白轉青,表情也越發的扭曲猙獰。

    小舞看龍夜天一直按著那光頭的手沒松開,就拍了拍他的肩膀︰“放開吧,沒事,他跑不了。”

    龍夜天轉頭看了她一眼,也沒多顧慮,直接松開了手。

    沒了龍夜天手臂力量的支撐,光頭雙腿一軟,一頭栽倒在地。獲得自由的雙手死死捂住自己的肚子,一個五大三粗的男人把自己的身子蜷的像個煮熟的蝦米似的,看上去難受到了極點。

    香姐和白臉兒也比他好不到哪兒去,躺在地上身子疼的痙攣,連開口喊疼的力氣都沒了。

    “你……給我們下了藥?”瘦猴算是里面比較幸運的一個,雖說是沒了力氣,可至少沒那麼痛苦。

    小舞倒是沒有隱瞞,大大方方的點了頭︰“你們不是也給我們下了藥嗎,說句文雅的話,這叫禮尚往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