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230章開桌

第230章開桌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230章︰開桌

    晚餐的時候香姐開了兩桌,小舞和龍夜天坐在一桌,而香姐和旅館里的其他幾個人則坐了另一桌。

    小舞本來還想建議讓大家坐一起的,但想到今兒一天所有人都避著她的那樣子,就打消了心里的念頭。

    他們都怕她再在飯菜里下毒,和她坐一個桌上,怕是都要緊張的連飯都不敢吃了。

    瘦猴休息了一天身上的藥性解了,也坐在桌邊吃飯。

    小舞在那一桌掃了一眼,發現白臉兒不在,忍不住問了一句︰“他人呢?”

    “哦,他呀。”香姐暗暗朝龍夜天看了一眼,對小舞解釋道︰“出去辦事兒,估計一會兒就回來了。”

    小舞應了一聲也沒多想,白天睡了一天到了晚上倒是沒了睡意,吃過晚飯香姐提議玩撲克,她也去湊了一份。

    龍夜天沒和他們一起玩,就坐在一邊,隨意抽了一份雜志看。

    也不知是手氣好還是其他人都刻意讓著她,小舞一連贏了好幾局。

    其他幾人慘輸,這麼贏的小舞自己都覺得沒意思,正想說不玩了,旅店的門突然被人推開。

    “香姐,不好了。”白臉兒一臉慌亂的闖進來喊道︰“豪哥的人明天就要來了。”

    這話一出不止是香姐,包括光頭和瘦猴都變了臉色。

    小舞不明所以,疑惑的朝龍夜天望去,龍夜天沖她搖了搖頭示意自己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香姐這會兒卻是無心顧忌他了,一把抓住白臉兒的手把他拉過來一臉嚴肅的問著︰“你從哪兒得來的消息?確定嗎?”

    “確定!我出去找三子,他們那邊早得了消息,老板都避出去了。”白臉兒慌的不行,拉著香姐的手說道︰“香姐,要不咱也避避吧!這幾個月咱可沒什麼進項啊。”

    香姐擰著眉,努力維持著鎮定︰“你先好好給我說清楚。豪哥一般半年才來一次,這才才三個月,怎麼突然就要來了?”

    “听說是豪哥的一單貨被條子給截了,豪哥吃了個大虧,手上緊了,就要到咱們這兒來撈油水了。”白臉兒解釋著︰“香姐,你也知道豪哥的規矩,他要的份子咱要是遞不上去,那可就……”

    “香姐!白臉兒這麼說應該是得了準信兒了,咱還是避避吧。”光頭也在一邊幫腔。

    瘦猴的眼楮里也滿是焦慮︰“香姐,他們說的是,咱避避吧,留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躲了這一次,那下次呢?”香姐嘆了口氣︰“豪哥的手段你們也都知道,咱們避出去了,店怎麼辦?他們會蹲守著咱的店一直等著,難道咱還能一輩子不回來?”

    香姐這話一出,像是一盆涼水當頭潑下,幾人登時都安靜了。

    小舞左右看了一會兒,覺得這就是最佳的插話時機了,于是開口問︰“你們急著開吵之前,能不能先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

    所有人的目光刷一下全部落在她身上,瘦猴當即捂著臉,一副絕望欲死的模樣︰“差點忘了還有這個用毒的在。要是我們扔下他們跑了,不說豪哥會怎麼樣,估計要先被她給毒死。”

    光頭和白臉兒都不約而同的倒抽了一口涼氣,退後了好幾步和小舞拉開距離。

    小舞嘴角抽了抽,皮笑肉不笑的盯著他們︰“話說成這樣是不是有點過分了啊?”

    “還是我來說吧。”香姐深吸一口氣平定了一下情緒︰“你們現在住在這兒也算是店里的人,我應該把事情給你們說清楚。”

    小舞沒應聲安靜的听著香姐繼續往下說。

    “事情是這樣的……”

    如龍夜天之前說的那樣,戈壁荒漠地帶,一向是比較亂的,什麼樣的人都有。在這兒,實力就是一切,白臉兒口中所說的那個豪哥,就是這片地頭上的老大。

    “一般情況下,強哥手下的人半年才來收一份份子。說是孝敬錢,但要的實在太多。開普通旅店的錢連給豪哥交份子都不夠,我們其實也想踏踏實實做生意,不想做黑店,可如果我們不這麼干,到時候我們這店就保不住了。”

    香姐神情很是壓抑︰“我們也是迫不得已的。”

    “反正就是說,有人要來收保護費了,但是你們現在手上沒錢,所以就準備跑路了?”小舞听完言簡意賅的做了總結。

    “豪哥的手下下手都狠,我們不是他們的對手。”白臉兒嘆了口氣道︰“三子店里的老板之前少給了份子,肋骨都被打斷了三根,所以這次听到信兒就跑了。”

    小舞點了點頭表示理解︰“那你們也要跑?”

    香姐遲疑的看著他們︰“我們其實也不想走的……可……”

    沒等香姐把那句轉折說完小舞接著說︰“不想走那就留下吧。”

    一句話把香姐剩下的話都堵了回去。

    “說的輕松,豪哥的人真來了,誰能對付的了?”瘦猴哼了一聲︰“別以為他們像我們一樣好對付。”

    光頭也點頭附和︰“他們都是心狠手辣的主,耍起狠來要人命的。”

    店里的人顯然都被豪哥的名聲嚇怕了,而且看那樣子似乎是吃過苦頭,以至于提起豪哥的名號都直發怵。

    小舞覺得這會兒他們的腦子都不太冷靜,與其和他們說道理說服他們,還不如直接嚇嚇他們,這樣反而會更有效果。

    “被豪哥的人打,和被我下毒,這兩樣比起來,你們比較喜歡哪種?”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克制不住的打了個哆嗦,那種要人命的疼法,僅僅是回想起來都感覺痛苦的不行。

    “小姐,你要是有什麼話就直接說吧,不用拿這種話來嚇我們。”香姐始終是幾個人里最冷靜的一個︰“你如果真要對我們動手,隨時都有機會。”

    小舞笑道︰“沒錯,我就是開個玩笑想讓你們冷靜一下腦子而已。”

    光頭一臉疑惑的問︰“你這是啥意思?”

    “就是想和你們商量一下解決的辦法。”看所有人都沒之前那麼激動了,小舞的神色也變得嚴肅了起來︰“你們也說了,不想離開店里,那就不要總想著躲,把問題解決才是最主要的。”

    “你是說,要和豪哥的人對著干?”香姐擰眉,目光在周圍幾人身上掃過,不太確定的問︰“就憑我們幾個?”

    小舞只是笑著不說話,龍夜天也不吭聲,還是帶著那一貫冷淡的表情坐在座位上,安靜的听他們說,沒有準備要發表意見的意思。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