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233章霸道解決

第233章霸道解決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233章︰霸道解決

    ‘3’字出口的時候,黃毛應聲栽倒在地,跟在後面的其他幾個人也跟著摔了下來壓成一片。

    “成了!趕緊過來收拾,在其他人過來之前先把他們給藏好,別讓人發現破綻。”

    小舞話音未落,隱在暗地里的瘦猴和白臉兒就冒出了頭,動作利索的把幾個人都抬走了。

    光頭走到門口去把門打開一條縫,朝外面看了一眼又趕緊把門給闔上,

    香姐從屋里走出來,眼底隱隱帶著激動的笑意︰“沒想到這麼簡單就成了。”

    小舞坐下繼續喝粥,不忘回上一句︰“他們是第一批,以為你們不敢對他們下手,所以沒什麼防備心,才會一次就中招。”

    “後面的那些人一定會有防備,可就沒那麼好對付了,你們也要做好準備不能掉以輕心。”小舞仔細地叮囑著︰“能不能成,可就看後面了。”

    “我知道!”香姐慎重的應了一聲,又仔細去給其他幾個人交代了。

    小舞吃好放下筷子,不禁朝著龍夜天看去︰“你就真不好奇我準備讓你做什麼?”

    夜天神色淡然的瞥了她一眼沒搭她的話,擺明了就是沒興趣知道。

    他這麼不配合讓小舞也沒心思繼續吊著他了,不過也沒直接明說讓他干什麼。

    她有自己的打算,真要用上龍夜天的時候她也不會手軟的。

    等到把屋子里的痕跡都收拾干淨,已經又過了半個小時了。

    豪哥手下其他人都還在各個地方收份子,沒人注意到他們這邊的動靜。

    幾人緊張的坐在屋子里等著,一直到十一點多也沒听到外面有什麼動靜,心里焦躁不免就有些坐不住了。

    “要不我出去探探情況吧。”瘦猴第一個跳了起來,想出去卻被小舞給攔下了。

    “你急什麼,真出去踫到他們,被盤問起來你絕對要露出破綻。”她還是一副不急不躁的樣子︰“少了這麼多人沒歸隊,他們早晚會察覺,上門是遲早的事兒,我們等著就是了。”

    瘦猴听她這話也覺得有理0,可就是覺得坐那兒干等心里格外的不踏實。

    那種感覺就像是你明知道會有人沖到屋子里來殺你,你還不能急著先沖出去砍他一刀下手為強,而是要耐著性子一直等對方到了才能開戰。

    這著實很考驗一個人的耐心。

    “知道你們都快坐不住了,時候也差不多了,都去各自的位置上守著吧,咱們在一塊坐著才更引人懷疑。”

    小舞這話一出,幾人幾乎都是立刻蹦了起來朝著自己該待的位置去了。

    香姐坐在小舞身邊,猶豫了一會兒還是忍不住出了聲︰“我一直在想,這些人畢竟都只是豪哥的打手,他們或許好收拾,可豪哥的手下也不止是這些人而已。我們收拾了他們,萬一惹怒了豪哥……”

    “不是萬一,是必須。”小舞笑著說道︰“其實你心里也清楚,手下的馬仔被打了,哪個老大還能干坐著不出頭的。”

    香姐的神色就變得尷尬起來,小舞拍了拍她的肩膀繼續說道︰“既然已經走到這一步了,就沒辦法回頭。再者你既然決定了要守住這家店,就注定了是要和豪哥對著干的。這會兒顧慮那麼多也沒用。”

    “照這樣發展下去,情況不外乎兩種。”小舞伸出兩根手指頭,一本正經的分析著。

    “第一種,豪哥是個沒膽的,咱們把他手下幾十個人都收拾妥帖了,等于是給了他警告,他如果是那種怕事的人,自然也就不敢再來店里找你們的麻煩。”

    “還有另外一種。”她曲起中指,食指在香姐面前晃了晃︰“他來店里給他的手下報仇,這樣,也算是多了一個和他平等挑戰的機會,如果贏了,你們就永遠不用受他威脅了,如果輸了……”

    香姐听到這兒,心髒都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兒,誰知道小舞話鋒一轉,直接攤了手道︰“這個我還沒仔細考慮過。”

    香姐的表情看上去更扭曲了幾分,不過也不得不承認小舞分析的都有道理。

    人都已經扣下來了,這會兒也由不得他們半途而廢。

    光頭站在櫃台邊上,那里最容易注意到外面的動靜。

    他正埋著頭努力想辦法收拾那被黃毛砸出來的坑,突然就听到外面有腳步聲靠近。他立刻停下手上的活給其他幾人打了個手勢。

    “人來了。”香姐話音未落,門再次被踹開。

    和之前那伙人一樣的架勢,只是這次排場更大,幾十個人齊刷刷的堵在門口各個都眼神不善。

    這次打頭的是個三十多歲的男人,額頭上紋著龍形的刺青,神色冷峻,目光森寒,只有刀頭舔血的那種人身上才會有那麼凌厲的氣勢。

    他的手上沒有拿武器,小舞仔細在他身上掃了一眼,發現他的手上戴著指虎,心里暗自有了計較,想來這人不是靠刀槍,而是靠拳頭說話的。

    “華哥。”香姐一見到人進來就立刻迎了上去。

    那叫華哥的刺青男眼神凌厲的瞥了她一眼︰“之前我幾個兄弟到你這店里來收份子錢,可進來之後,就再沒人見他們出去過,你是不是該給我個解釋?”

    男人暗暗攥緊了拳頭,指節 嚓作響,一般人被他的氣勢壓制神經估計都要崩潰了。

    還好香姐也是混場子出來的,臉色雖有些蒼白,但臉上還能維持著笑意︰“華哥你這話可真是冤枉我了。黃哥之前是來過我這里一趟,可我把份子錢給他之後他就帶著弟兄離開了,怎麼還會留在我這小店里呢。我這店小,豪哥的人我可不敢亂留的。”

    “照你的意思,難道是他帶著孝敬給豪哥的份子錢跑了?”華哥森冷的目光盯在香姐身上,眼神凌厲的嚇人。

    香姐強扯出一抹笑來︰“這話可不敢這麼說的。”

    “哼!”華哥哼了一聲,冷聲道︰“既然你不老實交代,那我就只能來硬的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