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236章解毒

第236章解毒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236章︰解毒

    那男人說著已經忍不住在地上打起滾來。

    躺在那邊地溝里的華哥咬牙罵了一聲︰“沒出息的東西!”

    小舞瞟了他一眼,也沒吭聲,只給瘦猴使了個眼色。

    瘦猴立刻會意,邪笑著進了那邊屋子,出來時戴著手套手里拎著一小段網繩,走到那溝旁邊,甩手把那沾了癢癢藥的網繩給扔了進去。

    溝里立刻傳出華哥如殺豬一般的慘叫︰“啊啊啊!這是什麼東西!解藥!快給我解藥!”

    他本來就動彈不得,這癢癢藥又是踫上一點就會遍及全身的,這會兒他渾身都像是被螞蟻咬,卻連撓癢的力氣都沒有,簡直比受刑還要難受。神經都快被折磨崩潰了,哪里還顧得上什麼面子。

    小舞哼了一聲不理會他,取了一包藥粉交給光頭︰“去提桶水,把這藥粉倒進去。”

    光頭立刻從廚房提了一桶水出來,抖開藥包把里面的藥粉倒進去,卻不敢用手去踫那摻了藥的水,生怕再有什麼毒讓他受罪。只等著那藥粉自己在水里融化了才按著小舞的吩咐把那藥水潑到那長發男人的身上。

    長發男人本來還難受的直打滾,等那藥水潑到身上,他先是被激的打了個哆嗦,接著不可置信的咦了一聲瞪大了眼楮,驚喜的喊著︰“不癢了!我好了!好了!”

    “我既然能讓你好,也能讓你繼續癢,你要不要試試?”

    那長發男本來還在激動著,听到小舞這話,登時一個激靈,腦子瞬間恢復了冷靜︰“你……你想讓我做什麼?”

    “放心,不是讓你去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兒,也不會讓你去對你的兄弟動手。”小舞的笑容很是親切,說的話也讓長發男漸漸放下了戒心。

    說到這兒她,突然沒頭沒尾的問了一句︰“你身上有帶錢吧?”

    “有。”長發男遲疑了一下掏出自己的錢夾,怕小舞誤會,還特地解釋了一句︰“收的份子錢不在我身上。”

    小舞擺擺手,沒有接他錢夾︰“我不要你的錢,你這些應該夠用了,不夠就先欠著回去讓豪哥給你們報銷。”

    那長發男一臉迷茫的看著她,拿著錢夾遞過去也不是收回也不是,尷尬的僵著。看到小舞走到門口沖他招了招手,他忙快步追了上去。

    “你們來的時候開了不少車吧,這會兒回去就你一個能正常動彈的,也不能把車全部給開回去。”小舞指了指他的錢夾,又指了指外面︰“你拿著這錢夾,自己去請司機開車,然後把你們的人全部都帶走。”

    長發男點頭︰“我這就去找人!”

    “嗯。”小舞抬頭看了看牆上的鐘表︰“我提醒你一句,最好在半個小時之內把你們的人全部都帶走,否則,那些暈倒的睡成植物人,泡水里的泡個半身不遂我可管不了。”

    听到這話長發男的臉都白了,拿著錢包的手也抖個不停,小舞明明是在笑著,可在他看來,眼前的這張臉簡直比惡魔還要可怕!

    “你還不趕緊去找人啊!”躺在溝里的華哥把他們的對話听了個一清二楚,得知在這藥水里泡的時間長可能導致半身不遂時,他整個人都冷靜不了了。

    長發男被他吼了一嗓子,手里錢包都嚇的掉到了地上,他忙彎身拾起,慌不擇路的跑出了旅店。

    “他真的會去找人?不會嚇的自己逃跑了吧。”瘦猴嘿嘿笑著,故意刺激著溝里的華哥︰“要是因為他一個人弄的這麼多人下半輩子都廢了,這罪過他可擔不起啊。”

    華哥身體受著折磨的同時精神上還要承受摧殘和煎熬,一張臉本來就被打的破了像,這會兒更是扭曲的快變了形了。

    瘦猴搬了個小板凳,似模似樣的在板凳前面支了個畫架,開始對著溝里的華哥畫他的顏藝。

    為防華哥知道了以後報復他,他還特地挑了角度,他能清楚的看到華哥,華哥卻看不到他在做什麼。

    小舞從他身邊走過無聲的對他比了個大拇指表示支持,瘦猴端著明星範兒給她點了個頭,差點把小舞給逗樂了。

    “人等著他們來清理就行,已經沒我們的事兒了。”小舞看了看地上被挖的坑和那被砸出個大窟窿的櫃台,感覺很是無奈︰“為了收拾他們把店里的東西也拆的太不多了,算算這成本真是太高了。”

    “沒事,這種修修補補的力氣活我們來做就行!”光頭拍著胸口一本正經的打著包票︰“昨天晚上一晚上能挖好,今兒一天也能把它給填回去。”

    小舞摸著下巴仔細想了想︰“費這麼大的力氣才挖成的陷阱,就用這麼一次實在是太可惜了,不如,咱合計合計把它重新設計成能重復使用的怎麼樣?”

    “這個好!”光頭激動的一拍巴掌︰“以後要是誰敢再來咱們店里找事,這陷阱就夠他們玩兒的。”

    听到這建議,那邊認真作畫的瘦猴也抽空對他們比了個“ok”。

    白臉兒把自己的袖口捋直了,也點了個頭算是表態。

    這種有利于店里的事兒,香姐自然也是贊成的,客氣的對小舞說︰“那就麻煩你了!”

    “不麻煩!設計這東西,其實還是白臉兒比較在行,我也就跟著湊個熱鬧合計合計。”小舞說的是實話,昨晚商量怎麼設計陷阱的時候,白臉兒說的頭頭是道的,那幾處陷阱的位置都是他給安排的。

    她當時也是暗自驚訝,還懷疑過白臉兒以前是不是學過這專業。白臉兒自己解釋說,他是在深山里長大的,家里獵戶出身,從小就學會了在哪兒挖陷阱設吊網能逮住獵物。

    小舞听了之後還笑著吐槽他說他沒把那些人當成人看。

    就記得白臉兒當時哼了一聲說︰“他們欺壓我們的時候又什麼時候把我們當過人。”

    也是他無意中說的這一句讓小舞相信了香姐之前說的那些話,他們幾個人也都是迫不得已才會走黑道這條路的。說的簡單,但其中必定含了不少的艱辛。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