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245章歲月不饒人

第245章歲月不饒人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245章︰歲月不饒人

    “小子!想贏我,你還嫩了點!”豪哥冷哼一聲,一掌拍向他的腰腹來了一記重擊。【愛書屋】

    龍夜天悶哼一聲踉蹌著後退了數步,正好離小舞近,小舞清楚的看到他的腳步都不穩了。

    可也就是離得近了,小舞驀然發現了不對的地方!味道!那是藥的味道!

    聯想到之前豪哥抖袖子的動作和場上形勢的急轉直下,她立刻就明白了,豪哥對龍夜天下了藥!

    之前都已經推測出他們那邊有藥師的,怎麼就忘了提防這一點呢!

    小舞想了一會兒,突然從人群里沖了出去,再回來的時候手里拿了一塊毛巾遞給龍夜天︰“看你頭上的汗!好好擦擦!”

    外人看來不明所以,龍夜天卻在接過毛巾的時候就清楚的聞到了上面的酒味,知道小舞在上面做了手腳,他也沒有懷疑,直接就用那毛巾擦了臉。

    “小丫頭,你在那毛巾上涂了什麼?”豪哥突然問了一句。

    “酒啊。”小舞倒是沒有要隱瞞的意思,還特地強調︰“這東西提神醒腦,有時甚至還有解毒的奇效。”

    豪哥神陰晴不定,盯了小舞好一會兒,忽然笑道︰“他這會兒一句沒力氣和我打了,你就是用那東西給他提神也沒用。”

    小舞抿唇不語,抬頭看了龍夜天一眼,見他雖說已經沒那麼虛弱了,但臉色還是有些蒼白,心里也不禁有些著急。不過想到豪哥是用了藥的,她說話就又有了底氣。

    她望著豪哥笑著反問了一句︰“那按豪哥你的意思,這一局算是你贏了嗎?”

    豪哥臉色微變,看小舞用沾了酒的毛巾給龍夜天用,他就知道他下藥的事情已經被她給識破了。

    如果這種時候這事兒被捅出來,他的臉面那可真是丟盡了,所以這個贏,他不能認。

    “也不能說是贏,我畢竟歲數大了,讓他再歇過勁兒來繼續打,我也未必是他的對手。”他說著還頗感嘆的說了一句︰“歲月不饒人啊。”

    說到這兒,他頓了說道︰“再這麼耗下去也未必會有什麼結果,這年輕人精力旺盛,我不能比。不過真要比硬功夫,他也未必能贏得過我。這一局,就算我讓你們,權當是平手。”

    一番話說的冠冕堂皇,其實說穿了也就是給自己找個台階下。

    小舞和豪哥知道各種的原委,可在圍觀的眾人看來,龍夜天明明的快輸了豪哥卻故意謙讓沒和他繼續打,當成平局來算。

    “這就是我們老大!這才是老大的氣度!”

    “算是平局也是我們豪哥讓著你們的!我們豪哥單挑你們四個!”

    豪哥的手下還一直在囂張的喊著。

    小舞深凝了豪哥一眼沒說話,帶著龍夜天走到一邊去休息,壓低了聲音問︰“好點兒了嗎?還有哪兒不舒服?”

    “要是我早點發現他下藥就好了。”本來以為不會有什麼偏差的,誰料到豪哥竟然出了這種陰招,現在鬧到這一步,不上不下的吊著,她不禁有些自責。

    龍夜天輕搖了搖頭︰“我沒事。”

    之前只是因為藥性影響罷了,在小舞用酒給他解毒之後,他已經感覺好多了。

    “小丫頭,這一局既然平手,那這賭注也就不作數了。”

    豪哥走過來開口就是這一句,讓她的臉色立時就沉了下來。豪哥也是顧忌著怕小舞把他下藥的事情說出來,跟著又補了一句。

    “不過既然這彩頭我已經應下了,就這麼廢了也是可惜。”他目光緊凝著小舞︰“這樣如何?我們再比一局,輸贏的彩頭就按之前的來算。”

    她倒是沒想到豪哥會主動這麼提,眸光微閃立刻就想到了關鍵點︰“但這次的規矩要你來定是吧。”

    “不錯。”豪哥大方承認︰“這一局,我要和你賭。”

    小舞還沒什麼反應,香姐他們立刻就出聲了︰“不行!大不了我們這店不要了!怎麼能讓你一個女孩子和豪哥打!那太危險了!”

    香姐急的都白了臉︰“無論如何都絕對不能答應!”

    其他幾人已經戒備的守到了小舞面前。

    龍夜天眸光冷凝,沉著臉站起身來︰“如果你想繼續打,我奉陪就是!”

    “我這規矩都還沒說完呢,你們急個什麼勁兒。”豪哥目光在他們身上一掃︰“放心,我不欺負女人。”

    他說著對小舞抬了抬下巴︰“听我手下說,之前害慘他們的那些藥都是你弄的,這麼說,你是藥師吧。”

    “沒錯。”她倒是也沒想著隱瞞,大大方方的承認了。

    豪哥點頭,小聲嘀咕了一句︰“倒是和他們說的一樣。”只是他聲音太小,小舞沒有注意到。

    “正好煉藥方面,我倒是也會一點,這一局,我們就比這個如何?”

    “豪哥一定能贏她!都能把她的毒給解了,要贏她絕對是小事一樁!”

    “就是!下毒容易解毒難,我們豪哥才是技高一籌!”

    小舞听到豪哥手下的話心里倒不禁有些驚訝,她之前猜測出對方那邊可能會有一名藥師,卻沒想到那藥師就是豪哥自己,這倒是有點意思了。

    一說是要比煉藥,香姐他們的目光都落在了小舞身上。小舞笑著沖他們點了點頭示意他們不用擔心。

    就和豪哥從沒想過會在拳腳上輸一樣,在煉藥上,她也沒想過自己會輸。

    她從光頭幾人身後走出來,站在豪哥面前,坦坦蕩蕩的直視著他︰“既然是您來定規矩,那就說吧,想怎麼樣個比法。”

    “半個小時之內,你我各自煉一種藥出來。之後分別解對方的藥,誰先把解藥煉制成功,誰就算贏。”

    豪哥的規矩倒是也簡單,煉藥師之間斗煉藥通常也都是這種路數,小舞也就放心了下來︰“行!我比!”

    店里可用的材料不多,小舞充分利用有限資源,做出了當前狀況下最復雜難解的藥劑。

    那邊豪哥也是自信滿滿,時間還不到半個小時他的藥都已經配好了。

    煉藥的過程中兩人都是背對著對方,誰也沒看彼此到底是用了什麼樣的原料。

    怕豪哥的手下作弊,全場的人都統一保持了沉默。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