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278章險象環生

第278章險象環生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278章︰險象環生

    甦小舞一直緊繃著的心此刻終于跳躍起來,他活著,他還活著,真是太好了!

    雖然他尚還生還著,但是此刻的情況卻是不容樂觀的,他下半身全部被埋在雪里面。【愛書屋】

    而且還深度的昏迷著,甦小舞真不知道自己要怎麼把他搬離這里,去找尋山腳下的那個休息站里。

    而且和龍夜天一起被埋在雪地里的不僅僅是她一個而已,那些手下們此刻也是生不見人,死不見尸,現在的情況已經不能夠讓他再多猶豫了。

    想到這里,她開始用力的巴拉著雪坑,費勁九牛二虎之力,終于將龍夜天從雪坑里拖了出來。

    現在天色已經很晚了,山腳下的休息站里已經傳來了朦朧的燈火,此刻兩個人正處在半山腰上。她看了看山坡的坡度,咬咬牙,將龍夜天的身體用他身上的皮帶和自己的衣服綁在一起,兩個人的重量都集中在她一個人的身上。

    之後用小腿一邊蹬著一邊用力的朝著山下的緩坡滑下去,那姿勢就如同一個初學滑雪的人,唯一的區別就是滑雪的還有滑雪杖和滑雪鞋,而她身上什麼都沒有,還負擔著和一個大男人的重量。

    山坡的坡度雖然緩,但是兩個人的重量相加之下,仍舊是下滑的很快,她小腿用力的蹬著雪堆當做剎車,摩擦著雪堆希望下滑的速度變得緩慢,但是仍舊是飛快的朝著山下滑去。

    雖說山坡上看著全部都被厚厚的積雪覆蓋,但是也有不少尖銳的山石暗藏在雪堆之下,她身上的衣服在山石的摩擦之下,已經變得破破爛爛,狼狽不堪。

    身體上也因為山石的剮蹭而變得疼痛不止,冰冷的雪水順著破碎的保鮮膜和破碎的衣服滲透進去,冰冷加上疼痛,折磨的人生死不如。

    她咬緊牙關,死死的忍耐著身體上的種種不適,控制著下落的速度。一路向著山下滑去。

    終于,在險象環生中,她拖著龍夜天的身體滑到了山腳下,山腳下的休息站近在眼前。但是距離這里仍舊是有一段距離的,她將龍夜天和自己相連接的皮帶解下來,為他將皮帶扣好,咬了咬牙。

    低下身子去,將龍夜天的兩條胳膊圍在自己的脖子上,雙手托住龍夜天的腰部,用力的背起來,一路上,因為龍夜天昏迷的緣故,身子幾度歪歪斜斜的向著兩旁墜落。

    她用力的卡在了他的大腿上,才維持住他的身形。地上的積雪因為暴風雪的緣故,變得越發的深厚,她因為身體吃力不能抬起雙腳,幾乎是拖行著雙腿朝著休息站微弱而朦朧的燈光前進。

    這時候的暴風雪越發的大了起來,凌冽的寒風一道一道的拍打在身體上,她的衣服已經因為挖掘龍夜天而變得潮濕,寒風襲來,就不由得打一個激靈。

    不知道走了多久,終于走到了那個休息站,手指在大門上緊緊的叩響,砰砰砰砰,激烈的叩門聲在雪夜里顯得極為響亮。

    她渾身的力氣都像是頓時被人抽取的干干淨淨。眼神也開始變得模糊起來,腦袋上恍如戴了一頂潮濕的帽子,昏昏沉沉的。

    “誰啊?”

    休息站里面走出一個中年男人來,看樣子是那個大娘的兒子。她在看到來人的時候,感覺心中緊繃著的一根線終于一松,對著中年男人道︰“大哥,我們遇到雪崩了,半山腰上埋掉了好多的人,麻煩你快點報警,這個時候出動救援人員,那些人或許還有救。”

    中年男人被小舞的狼狽樣子嚇了一跳,趕忙的將小舞身上的龍夜天接過自己的背上來

    “哦,小姐,快點進屋,我娘屋子里有熱湯,你趕快的喝一碗,不然你也有性命危險!”

    她感激的對著中年男子笑了笑。“謝謝大哥,麻煩你先報警,還有人被埋在半山腰上。”

    “我會的……”眼前中年男子的面目逐漸的變得模糊起來,她身形一軟,已經軟軟的暈倒了過去。

    “啊!小姐……”

    中年男人的驚呼聲也在腦子里逐漸的淡去,直到消失不見……

    “小姐,醒醒,醒醒。”什麼人在輕輕的拍打著她的臉頰,小舞卻深陷在夢靨中醒不過來。

    “讓我睡會兒。”破碎的咕噥聲傳過來,甦小舞只覺得嗓子眼里陣陣火辣辣的疼痛,張開嘴巴才察覺到這疼痛的劇烈。

    她被這疼痛折磨的很快掙扎著睜開了眼簾,入目的就是休息站的老婆婆那張皺紋橫生卻無比親切的面孔。

    “大娘。”話語剛剛出口,就發覺自己聲音嘶啞的厲害。

    “小姐,你醒了?來,快,先喝一碗姜湯,去去你身體里的寒氣。你現在得了重感冒,這里沒有什麼特效藥,但是土法子也是蠻有效果的。”老婆婆說完,就將土炕旁邊的桌子上的一碗姜湯遞到了她的面前。

    她伸手接過,姜湯還散發著淡淡的熱氣,小心翼翼的啜飲了一口,姜湯的辛辣之氣,帶的嗓子里的疼痛變得更加的火辣辣的。

    “好辣。”雖然喝姜湯的味道很怪異,但是她也知道這個對現在的她來說是最對癥的,可以減少這次在風雪地中對自己的傷害,所以她忍著嗓子火辣辣的疼痛,一飲而盡。

    姜湯滑過嗓子,帶來陣陣火辣辣的疼痛,她甚至連吞咽一口唾沫都變得無比的艱難。

    “大娘,我背回來的人怎麼樣了?我昏迷了多久。”小舞的腦袋昏昏沉沉的,剛剛的夢魘好像是進行了很久的樣子。

    “丫頭,你昏迷了大概半個小時了。你背回來的那個,是你的男人吧,你放心,他現在就在隔壁的房間,不過他的情況比你的情況要壞上許多,我兒子已經幫你們報警了,現在救援人員已經在那雪山的山腰上展開了救援,諾,你看,那個山腰上被探照燈照的燈火通明的。”

    她一直緊緊繃著的心這才送下來。

    但是想到了隔壁的龍夜天,心髒又懸起來了。“大娘,你們這里附近有醫院嗎?他被埋在雪里了,身體會不會有什麼副作用?”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