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279章落魄

第279章落魄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279章︰落魄

    “大娘,你們這里附近有醫院嗎?他被埋在雪里了,身體會不會有什麼副作用?”

    “姑娘你放心吧,我們在這里經營了這麼多年的休息站了,那些背包客也救援了不下一百個,我們對付這種凍傷都是很有經驗的,剛剛我兒子已經用雪將你男人的身體渾身都搓了一遍,姜湯也已經熬的濃濃的灌了下去。相信明天他就會醒過來了,不過我看身上的傷勢最嚴重的恐怕是姑娘你啊,我看你的衣服都已經被山石剮蹭的破破爛爛的了,大腿上有個很深的傷口,我看你這個傷口需要靜養一些日子呢。”

    她淡笑了下,“大娘,不礙事的,都是些皮外傷而已。”

    “大娘,我能去隔壁的房間看看他嗎?”

    “去吧。他是你男人,你去看看當然沒什麼問題,不用問我這個老婆子的意見。”老婆婆的臉上帶著幾分打趣的味道。

    “大娘,我和他不是……”她蒼白的臉上一燙,羞紅漸漸的暈染開來。【愛書屋】

    “大娘是過來人,我都知道……”

    “那我過去看看他。”她逃也似的逃離了大娘揶揄的目光,算了,也沒有必要解釋太多,畢竟也不重要。

    腳掌踏上大娘為她準備的干爽鞋子里面,她這才感覺到大腿上傳來的一陣劇痛。

    小舞咬著牙拖著腿部的劇痛和傷口走到了隔壁的房間,房間是他們臨走之前待過的那個房間。

    房間里一個大大的暖炕,一個木頭桌子,幾個木頭凳子,除此之外,並沒有別的什麼家具。房間很簡陋。

    此刻龍夜天的身體就被安置在那個暖炕上,暖炕上已經熄了火,因為在雪地里凍傷的人是不能直接接觸到太過溫暖的東西的,如果沒有過度的溫度,直接從冰冷到溫暖,會導致人的皮膚和血液出現很大的問題。

    剛剛大娘說已經為龍夜天用雪擦拭過身體,就是因為這個道理,雪花擦拭身體,會叫身體自發的熱起來。

    此刻龍夜天正緊緊的閉著雙眼,他的睫毛很長,又卷又濃密。現在的他還在昏睡當中,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醒過來,小舞的手指在他的鼻尖探了一下,發覺呼吸溫熱而又規律,這才稍稍的放下心。

    心弦放松,一股濃濃的疲憊就深深的席卷而來。她脖子一歪,就靠在龍夜天身邊沉沉的睡去。

    龍夜天很快就在次日清醒過來,看到身邊趴著的小舞,他的神智頓時清醒過來,記憶停頓在山腰上的雪崩,之後的記憶就是一片的空白。

    看她睡得正香,龍夜天起身將自己身上的棉被蓋在了她的身體上。

    甦小舞睡得很沉,臉頰上一片潮紅,龍夜天手指觸及她的額頭,很快就被額頭上的熱度驚了一下,這個女人居然傻到在他身邊睡了一夜?

    結果凍到了自己,發起了高燒。

    “姑娘,你們醒了嗎?”

    龍夜天的手指還搭在小舞的額頭上,就听到門外傳來一陣規律的敲門聲。

    龍夜天起身開了門。大娘看開門的是龍夜天,眼中劃過驚喜,“小伙子,你醒了?你媳婦呢?”

    說著老婆婆將手中的姜湯放在唯一的一張桌子上,看到她還蜷縮在棉被里,心中生氣了疑惑。“你媳婦還沒醒?”

    龍夜天沒有在意大娘的那一句,媳婦,開口直言道︰“大娘,你們這附近可有什麼醫院?她正在發高燒。”

    “哎呀,我就知道,這個姑娘真是太逞強了。昨晚一個人把你背會休息站,自己身上渾身都是傷口,衣服都劃得破破爛爛的,又濕又冷,一點都不顧及自己的身體,一心叫我們救救你,救救山上埋在雪里的人。真是心善啊,這個孩子……”

    “什麼?,她一個人把我背回來的?”龍夜天愣了一下,耳邊還會回蕩著大娘的話,只覺得不可思議。

    “是啊,你昏迷了,什麼都不知道也是能理解的,你呀,真是找了一個好媳婦。”

    龍夜天眼前不禁浮現出那一片蓋頂而來的雪崩。

    視線再度落到了暖炕上的小舞身上,她因為高燒睡得很沉,大娘說她身上到處都是傷口,她一個荏弱的女子將他這樣一個人高馬大的男人背回休息站,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龍夜天手指觸到褲兜里的手機,臉色凝重的撥了一個號碼出去。

    很快等候在休息站不遠處的兩個人已經得到了消息,派出了另外一行手下迅速的趕到了休息站龍夜天的身邊。

    隨著那一些手下而來的,還有一個在業界十分著名的醫生,醫生查探了小舞的情況之後,很快就開出了一些藥。

    “爵爺,甦小姐的身子因為山石的摩擦而有許多的皮外傷,大腿上那個是最嚴重的,我已經剛剛做了一個縫針手術。這些是藥膏,和消毒的藥水,還有一些退燒藥以及消炎藥。我這幾天都會在休息站里,相信甦小姐不日就能痊愈。”

    “恩。”龍夜天淡淡頷首。

    “爵爺,山上的兄弟我們已經轉移他們到了附近的醫院,相信他們都沒有什麼大礙,只是有可能身體會有一些凍傷的損害。”其中一個手下對著龍夜天回稟著山上的救援消息。

    “已經確認沒有任何的死亡嗎?”

    “確認了,這次多虧了甦小姐報警及時,否則在多耽誤一些時間,這些兄弟們的性命恐怕也難保住……”

    “恩。”

    龍夜天淡淡的應了一句,視線不自覺的看向了暖炕上蜷縮著的小舞。

    她似乎還在那半山腰上不停的挖掘著冰冷的雪堆,手指凍得通紅,進而麻木的沒有知覺,但是卻仍舊是機械的挖著挖著,似乎只有這樣才能夠將心底的恐懼帶走。

    “軒軒,喂,龍夜天……等等。喂!”因為高燒的緣故,她聲音嘶啞著已經開始說起了胡話,自己大喊大叫,身子雙手雙腳也晃悠了起來,。

    她被夢境困住,好像還身在雪崩的現場掙脫不開,而且糟糕的是,夢里還有兒子在。

    “她怎麼回事?”龍夜天看了一眼小舞,皺眉對上醫生的視線。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