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288章人有三急

第288章人有三急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288章︰人有三急

    龍夜天渾身的衣物,因為抱著她下溫泉的時候已經被浸的濕透了,剛開始的時候因為溫泉水是有溫度的,所以並不覺得寒冷,但是現在經過一段時間,衣服上溫泉水的溫度漸漸冷掉,開始變得冰涼起來,緊緊的裹在身上,十分的不舒服。

    放開一直在按摩著她的手指,剛想去自己的房間換一身干爽的衣物,就听到她因為失去按摩的力道而發出的反抗的嚶嚀聲。

    “好疼……”

    龍夜天咬咬牙,為了報答她的救命之恩,手指再度的覆蓋上她的頭頂,不輕不重的按摩起來。她的病痛都是因為救他而落下的,他就算為了報答她的救命之恩吧。

    一只手仍舊不輕不重的在她的頭頂按摩著,一只手已經開始將自己身上又濕又重的衣服一件件的脫了下來,領帶,外套,襯衣,里面保暖的內衣,西褲,皮帶,鞋子襪子,一件一件凌亂的散落在溫泉池邊上,看過去曖昧而引人犯罪。

    他總不能就這麼光著身子為她按摩頭部,索性就也跳下了溫泉中,將她的身子放置在自己的腿間,半摟著她,為她按摩著頭部的疼痛。

    甦小舞光裸的身子,他印象中並不明確,多少年前的那一晚,他記憶是模糊的,只依稀覺得她的滋味很是甜美,但是現在兩個人光裸著身子裸裎相對,他已經徹底的領略了她這妖精一樣的身材。

    甦小舞睡得很沉,長長的睫毛恍如蝶翅,撲閃撲閃著,勾引人。

    鮮嫩欲滴的紅唇好像在對著他做無聲的邀請。

    龍夜天泡在溫泉里,用著前所未有的耐心幫著她按摩頭皮,直到感覺皮膚都開始起皺,龍夜天才抱著她從溫泉里起身,朝著臥室走去。

    剛剛給她蓋上棉被,就听到門外規律的敲門聲。

    “誰?”

    “爵爺,是我。”手下的聲音隔著門板傳過來,“爵爺,甦小姐的藥已經拿過來了,醫生也已經請過來了,現在要不要為甦小姐診治一下?”

    龍夜天吁了一口氣,走到門口將門板打開,門外果然站立著兩個人,一個人是龍夜天的手下,另外一個不用說就是手下請過來的醫生了。

    醫生看到龍夜天躬身行禮︰“爵爺。”

    “恩,進來吧。”龍夜天為她按摩了良久,手指已經開始酸痛起來,醫生和手下隨之進入了客廳內,手下在客廳內恭候。醫生便隨著龍夜天進入了主臥室里。

    醫生細細的為小舞診治了一番。

    “她現在身體怎麼樣?”龍夜天問道。

    “沒什麼大礙,甦小姐只是著了涼,有些重感冒的癥狀,不是什麼大病,我現在為她開一些藥。”

    “剛剛我已經給她吃過藥了,但是她仍舊是頭疼。”

    “那可能是受寒風的比較厲害,如果實在嚴重的話,可以考慮打針。”

    “那就打針吧。”

    “是,爵爺。”醫生躬身應著,便開始著手準備為甦小舞打針。

    很快,醫生已經將一切都準備完畢,醫生一邊收拾著零碎的物品,一邊對著龍夜天道︰“爵爺,甦小姐針可能要打到傍晚的時候,我可以在這里等候著甦小姐的吊針打完。”

    “不必了,我給她拔針。”龍夜天揮揮手,示意醫生退下。

    醫生遲疑了下,最終沒說什麼的退下了。

    屋子里再度的恢復了他們兩個人,看著打著吊針的甦小舞有些百無聊賴,索性就在她的身邊躺下,打開了主臥室的電視機來。

    電視的聲音開得很低,里面各種各樣的新聞都在報道著,但是他心神卻並不在此,顯得有些百無聊賴,心不在焉。

    甦小舞雖然沉睡著,但是睡姿並不老實,幾次都險些把針頭滾掉下來。

    “真不省心!”龍夜天冷冷的說著,皺著眉頭還是過去,緊緊的按住她打著吊針的那根胳膊,防止她胡亂的揮舞,將針頭弄掉。

    臨近中午的時候,手下人來屋子里請龍夜天去吃午餐,看著在床上沉睡的甦小舞,龍夜天也沒有出屋子,叫屬下將午飯端到了客廳里。

    “爵爺,您先去客廳吃午餐,屬下先來看護一會甦小姐。”

    龍夜天身為高高在上的伯爵,卻淪落到為甦小姐當看護,屬下也有些看不下去了。

    “記住,不要叫她的這只胳膊亂動。”

    留下這句話,她便起身朝著客廳走去。

    屬下因為龍夜天的這句細心叮囑而有些風中凌亂,這還是他們那殺伐果斷,冰冷不近人情的爵爺嗎?

    居然這麼細心的叮囑他怎麼照看病人?

    這真是,先叫他冷靜一會先。

    很快的,龍夜天便將午餐用完了,將屬下揮揮手趕走,龍夜天再度的躺在了她的身邊,百無聊賴的看著他的財經電視。

    手臂上傳來陣陣冰冷的感覺,好像一股涓涓細流流竄進她的身體里。

    剛想伸手將那冰冷的感覺揮去,便感覺一只大手按住了自己的胳膊。

    “別動!”渾厚的呵斥聲線擦過耳膜,帶來心底一陣震動。

    是龍夜天?

    這個念頭很快就劈開來,她掙扎著睜開了雙眼,果然,入目便是龍夜天一張帥到天神共憤的俊臉,此刻正一臉嚴肅的制止著她的動作。

    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她看到了一根細細的吊瓶的塑料管子,再向上看過去,就看到了一只吊瓶,吊瓶里面的液體幾乎已經空掉了。

    “我、咳咳……我這是怎麼了?”剛剛開口,喉嚨里就傳來火辣辣的疼痛。聲線也嘶啞的厲害。

    “你受寒風了,正在打吊針。別亂動,不然你的枕頭會滾掉。”

    “哦。”她的頭又在枕頭上靠回去。這時候,她突然意識到自己棉被之下的身子居然是光裸的,竟然是一絲不掛!

    她剛剛靠回去的身子,再度的坐起來。

    “我的衣服呢?你,你不會對我做了什麼吧?”甦小舞轉念一想說道。

    “你現在這幅病怏怏的樣子,我能對你做什麼?”他冷嘲的聲音擦過耳膜。卻叫她的心放松了許多。

    “放心,我還做不到對一個病人饑不擇食的地步。”

    “哦……”甦小舞覺得,龍夜天應該還是不會撒謊的,畢竟這麼一點點的小事情而已︰“還要多久,吊瓶才能打好?”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