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294章叫人誤會的聲音

第294章叫人誤會的聲音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294章︰叫人誤會的聲音

    “啊!!”疼痛將甦小舞從美夢中拉了出來,她的身子蹭的一下坐了起來,另一只腿條件反射性的朝龍夜天踹過去

    他早有準備,在那漂亮的一腳還沒有踹倒自己身上的時候,就一把抓住了那飛過來腳︰“叫那這麼大聲干什麼?”

    “你要殺了我?”

    “殺你還用我自己動手?”說著,他又抓著小舞的右腳,扭動她的腳裸。

    “啊……唔!啊……哦!”小舞疼的抓著被子,一邊喊,一邊發著抖,那是連睫毛都在顫抖啊,要不是知道龍夜天是再把她扭著的腳給扭回來的話,她一定會一腳把他給踹開的,用這種粗暴的方式幫她,已經很令人抓狂了。

    “小聲點。”

    “你輕點我不就小聲點了嗎?啊哦……啊……疼……”小舞已經用力的去壓自己的聲音了。

    殊不知門口,慕容未央準備敲門的手,正停在了空中,她咧著嘴角听著里面傳來的聲音,腦海里不斷的浮現出那些讓人無限遐想的畫面。【愛書屋】

    她原本是來看看甦小舞的情況怎麼樣了的,沒想到來到這兒就听到了這種聲音,那應該是在做那些事情吧。

    想道這兒,平常冰冷的慕容未央臉上都多了一絲的紅暈。

    這兩個人的關系,果然沒有說的那麼的簡單,收回了手,她沒有再打擾,趕緊離開了門口。

    屋內……

    龍夜天終于粗暴的給她扭完了腿。

    小舞的疼痛也過去了,她蹬了一下腿,確實不疼了︰“我還不知道,原來你會這些。”只是方式粗暴了太多了。

    龍夜天站了起身,優雅的拿起了一旁的紙巾擦了擦手︰“你不知道的,還很多。”

    “我也不需要知道。”她懶散的笑了笑,疲憊的伸了一個懶腰,倒回了床上,順手拉被子蓋在了自己的身上。

    而他站在床邊,冰冷的目光直勾勾的盯著小舞。

    盯著她困意全無,將被子往自己脖子上多拉了拉︰“我累了,想睡了。”這樣的氛圍,讓她很難不去想到最近幾天在雪山下發生的事情。

    她就算一遍遍的給自己洗腦,說這是龍夜天的惡作劇,他不可能會對她感任何的興趣,可是想起那些天他的粗暴,就有些心有余悸。不是害怕,而是擔心……

    擔心他的一舉一動會讓她不知道該怎麼辦。

    她怕……

    會愛上惡魔……

    龍夜天站直了身板,並沒有多說什麼,便轉身走了出了出去。

    甦小舞用被子蓋住了自己的腦袋,不會的,她不會再愛上龍夜天的,那個時候發過誓了的。

    一遍遍強調著,她緊緊的閉著眼楮,強迫自己睡覺,不再去想那些惱人的事情。

    這雪山之巔的溫泉,和雪山腳底的溫泉,看起來沒有差別多少,但是實際上確是天壤之別。

    慕容未央並無大礙,回來之後吃了一頓飯,就恢復了體力,此時正裹著浴巾往院子後面的溫泉走去。

    這里有很多個溫泉,然而只有這個溫泉特別,因為在這兒回頭一看,就能夠看到後面的群峰,可謂是得天獨厚的景色。

    拉開簾子……

    慕容未央剛走到偌大的溫泉池畔,就隱約的看到一個人影正在那兒泡溫泉,有人比她搶先了一步?

    緩步走近……

    “伯爵?”慕容未央定眼看清楚了溫泉池里仰著頭泡溫泉的人。

    龍夜天的臉上正敷著一張白毛巾,他懶散的將蓋在臉上的毛巾拿了下來,幽深的黑眸,看向了溫泉池邊的慕容未央。

    兩人跟四目相對,慕容未央並沒有閃躲,反倒是落落大方的一笑︰“沒想到,也喜歡這兒的景色,小舞呢?”

    “她在睡覺。”

    “哦。”慕容未央點了點頭,想起之前在門外听到的,估計是累了吧,便道︰“既然伯爵在這兒,我就先出去了。”

    “稍等。”龍夜天突然叫住了慕容未央︰“關于皇甫御的一些事情,我要和未央公主好好聊聊,一會兒有時間嗎?”

    “可以。”慕容未央回眸,優雅的點了點頭。

    溫泉山莊的某個包廂里,桌子上擺放著滿目琳瑯的餐點,在這雪山之巔,想要有大魚大肉是不可能的了,但是美味的野味倒是不少。

    滿滿的一壺酒,倒入兩個精致的杯中。

    “喉嚨有些凍傷了,就不喝酒,謝謝。”慕容未央微笑的說道。

    龍夜天沒有多強迫,自己悠閑的喝了一起,一邊吃著菜,完全就像是在隨便閑聊的摸樣︰“我讓人沿著下山又去找了,依舊是沒有皇甫御的下落。”

    慕容未央眸光一沉,輕笑了一聲。

    她將來到雪山後看見到皇甫御的事情,都告訴了龍夜天,把自己的想法也都一一沒有保留的說了出來。

    兩人探討了許久,可對于之後的尋找的方案,卻還是沒有多少的收獲。

    原本這一次在雪山發現皇甫御的行蹤實屬不易,卻沒有想到……又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這時。

    山莊的廚房里。

    “酒呢,我剛剛放在這兒的酒呢?”山莊的老板是個大老爺們,著急的在廚房的灶台邊尋著酒。

    “酒?是說放在這兒那一個玻璃壺里裝得酒?”廚師疑惑的問道。

    “是啊。我剛還放在這兒說暖一會兒,怎麼我去個廁所回來就不見了。”山莊老板皺著眉頭,一副有些著急的摸樣。

    “啊?那不是給客人準備的酒嗎?我看它剛暖好,以為是客人要的,所以讓人拿去客房的包廂了。”

    “什麼!”老板的臉色瞬間就變成了青色。

    廚師到沒有太多的表情︰“哎呀,老板,不就是一壺酒麼,我一會兒再給你暖一壺不就是了。”

    “你懂個屁啊!那壺酒拿去給那個客人了?”山莊老板急的要跳起來。

    “我們山莊,最近哪里有多少客人,不就是那個帶著、大批人、來的伯爵麼……”廚師說的也哆哆嗦嗦的,完全不知道一壺酒怎麼了,難道里面還有下毒藥嗎?

    老板根本顧不得去解釋什麼,甩了一下袖子,扭頭就趕緊的跑了出去,大步的朝用餐的包廂走去。

    酒……

    那個酒……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