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326章求饒了

第326章求饒了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326章︰求饒了

    差異的愣了一下神︰“什麼事?”主家的女佣加起來上百號人,她根本也不記得面前這個女佣是誰。

    每天都有女佣在面前來回走動著,她都快得臉盲癥了。

    “甦小姐,求求您大少爺放過我吧,那張照片,真的不是我傳出來的,我們只是在宿舍里,發現了那張照片而已,不知道是誰放在床頭櫃的,真的……”女佣哭的梨花帶雨的人,眼淚 里啪啦的,看起來極其的緊張害怕。

    原來是照片的事。

    “所以現在傳的這麼沸沸揚揚的,是你散的話?”

    “不……”女佣剛想否認,盯著甦小舞那張尖銳的眼楮,一下虛了,立刻道︰“我和舍友看到了那張照片,只是因為好奇,才和別人多說了幾句,沒想到會傳成這樣,不過我相信甦小姐一定是清白的,那張照片應該是ps的!”女佣雙眼閃著金光,像是很害怕的樣子,迫切的希望甦小舞能夠原諒自己。

    “知道了。行了,你退下吧。”沒有再多問,那個人悄然的把照片放入女佣房中,女佣肯定也不知情是誰,只不過是一個被利用了的傀儡罷了。

    “甦小舞,等等,我……求求您,如果您原諒我們的一時失誤的話,就跟大少爺說說,不要懲罰我們了好不好?”

    “懲罰?”

    “是啊……”女佣眼淚都差點掉了下來︰“您跟我來……就知道了。”

    甦小舞帶著一些好奇,跟著女佣走過大宅院到了後面用住的佣人房里,推開其中一間的房門,只見一個女佣狼狽的躺在床上,臉色蒼白,看起來格外的虛弱。

    床上的女佣一看到甦小舞,瞳孔放大,只差沒有從床上爬下來跪倒甦小舞的面前︰“甦,甦小姐……我、我錯了……”

    沙啞的喊著。

    帶小舞來的女佣解釋道︰“她是我的舍友,我和她一起發現照片的,我剛剛去外面了,這才剛回來听說了情況,她變成那樣,也是大少爺……”

    小舞看著那個狼狽的女佣,龍夜天是南都里,出了名的手段殘忍,就算是女人也不會心慈手軟,想必沒少給那個女佣苦頭吃。

    “甦小姐,求求你可憐可憐我們吧,大少爺說要把我們都趕出去,我們都是可憐人家的孩子,能夠在這兒打一份工不容易,如果離開了的話,我們也會沒有棲身之所的。”

    小舞冷淡的轉了臉來,看看這兩個女佣︰“你們在這麼一個大宅院里干活,也不是一天兩天了,難道不知道自律,不知道該說什麼,不該說什麼?錯了,不是說對不起就能夠解決的,錯了,就要付出代價。”

    她像是沒有的憐憫,嚴苛的指責著。

    “甦小姐……”

    兩個女佣臉上閃過了失望,還以為求甦小姐有用,可這回看來是難逃一劫了,這下可怎麼辦是好啊。

    下一秒,小舞的嚴苛的臉上才多了一抹柔光︰“這件事,你們要記著這個教訓,下一次,可就沒有那麼輕松了。”

    話音剛落。

    兩個女佣眼楮一轉,霎時間明白了其中的意思︰“甦小姐,謝謝您,您大人有大量,以後我們當牛做馬也報答您的這份恩情。”

    小舞微微一笑,便沒有再說什麼,轉身離開了女佣房。

    說她仁慈吧,也並非如此,但這樣做,一定會有用,畢竟在這個主家里,她還是需要幾個能夠听自己使喚的動的佣人。雖然算不上心腹,但干點偷偷摸摸的小事情的話,到也會方便許多。

    她倒是沒有想到,龍夜天處理事情會這麼的快速,這一會兒就把風波的源頭給找出來了,他說要壓下去,倒是動作真夠快的。

    剛剛那個女佣那麼狼狽的樣子,這一下殺雞儆猴,估計沒有人趕在這兒瞎說什麼了。

    花園里,甦小舞轉了一圈,想問一下他調查出來個什麼,卻沒有見到他的人影,問了人,才知道他出去。

    黑暗的地下牢房里。

    一個黃毛頭發的男人被綁在大鐵柱子上,身上鮮血淋灕,看起來比鬼還可怕……

    龍夜天坐在椅子上,他手里悠閑的拿著一本書,椅子旁邊泛著一個小台燈,足以照明他手里的書。

    ‘啪……’

    黑衣屬下拿著鞭子抽在了黃毛的身上……

    只見黃毛表情猙獰,但是他的嘴巴卻被堵住了,連喊都喊不出聲音來。猙獰的眼神看著龍夜天,帶著憎恨,又帶著祈求。

    ‘啪!’

    又一鞭子落下,龍夜天卻連偏頭過去看一眼都沒有,像是坐在自家書房里一樣,輕輕的翻動著手里的書籍。

    ‘啪!’

    鞭子的聲音,好似一點都不會影響到她閱讀一樣。

    這會兒。

    一個黑衣屬下悄然的走到了龍夜天的身邊︰“爵爺,外面有個人說要見您。”

    龍夜天這才微微抬眸,不語,眼里帶著詢問。

    黑衣屬下畢恭畢敬的說道︰“是上一次搶我們藥貨的那個女人。”

    小舞?

    龍夜天放下了書籍︰“帶她進來。”

    “是。”黑衣屬下立刻點了點頭,還好他記得上次搶藥的事情,沒有隨隨便便的把來人給趕走,那個女人果然和爵爺關系匪淺,這要是不小心得罪了,他可就吃不了兜著走了。

    很快。

    甦小舞跟著黑衣人進了暗牢,這里她可不是第一次來了,龍夜天的私人地下牢房,上一次可在這兒被關了許久,地下牢房難免給人一種陰森森的感覺,小舞一進來也都打了一個哆嗦。

    跟著黑衣人進了一個房間。

    剛推門進去。

    小舞的目光就定格在被綁在柱子上的男人身上,那個人滿身的鮮血,衣服被鞭子抽的破破爛爛的。

    黃色的頭發,嘴巴被人堵住了。垂著腦袋,已經奄奄一息的樣子……

    雖然和上次見面完全不同,但是她也不會忘記,這正是那天在那個館里害她的主謀。

    “你是怎麼找到這兒的?”突然傳來的冰冷聲音,打破了小舞的沉思,扭頭這才轉眼看向了坐在椅子上的龍夜天。

    抽了一眼一旁小桌子上放著的書籍,不愧是南都除了名的爵爺,一個人在他面前打成這幅摸樣了,他卻還能夠坐在一邊跟沒事人一樣看書。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