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330章當年的真相

第330章當年的真相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330章︰當年的真相

    緩緩的吐出了這幾個字,他從來沒有去談論過五年前的事情,這是第一次開口。

    而這樣的話,也讓甦小舞感到匪夷所思︰“你說……你並不討厭我?你說五年前,並不討厭我,所以留下了這兒婚戒?”

    “算是。”他手里輕輕的轉動著這枚男士的戒指。

    小舞的臉色沉了下去,腦袋上像是彌漫著一朵黑色的雲一樣陰沉沉的︰“你不覺得,你說的話,有些奇怪嗎?”

    “奇怪嗎?”

    “不奇怪嗎?”

    “哪里奇怪?”

    小舞看著龍夜天,腦子里一直在嗡嗡作響著︰“你說你不討厭我,為什麼五年前要那樣對我?你說你不討厭,為什麼要傷害我?為什麼到最後,連我最後的一點尊嚴都要踐踏?對待一個不討厭的人,你就是這樣的嗎?龍夜天。”

    她的語速不快,非常的緩慢,就像是在訴說著那些當年的重重一樣,沒有憎恨。沒有憤怒,只是有些淒涼。

    龍夜天瞳孔一顫。

    看著她的摸樣,仿佛回到五年前的那一天,他將離婚協議書丟在她面前的那一天,身子有些發僵。

    小舞沉默著,沒有說話……

    同樣的地點,同樣的是在這個房間里,那一天的畫面,歷歷在目,仿佛就在眼前重演了一遍。

    龍夜天不禁的朝小舞靠近了一步︰“小舞。”

    發僵的手,輕輕的放在了甦小舞的肩膀上。

    甦小舞後退了一步,躲開了他雙手的觸踫,柳眉皺在了一起︰“龍夜天,有時候我覺得你好陌生。這麼久了,我終究還是不了解你。”

    “五年前,或許是個錯誤。”

    “錯誤?你是錯誤?還是我是錯誤?”

    “不管錯誤是什麼,但你要相信,錯誤不會再重演一次。”龍夜天沒有再接著她的話說下去,而是說了別的。

    “是……錯誤不會再重演一次。”小舞點了點頭,她的語氣,龍夜天的語氣大步相同。

    龍夜天的大手,再度的拿起了小舞的手,然後將那枚婚戒放入了小舞的掌心里面︰“這枚戒指,我還等著你再給我戴上。”

    小舞看向了手里靜靜躺著的戒指︰“我干嘛要再給你戴上!”

    “當然是在復婚的時候。”

    “我還沒說要復婚。”小舞說著,將戒指放回了書桌上,然後拿起了桌子上小軒軒組裝的模型玩具,遞給了龍夜天︰“拿去,這是軒軒組裝送給你的。”

    話題似乎自然而然的跳了過去,龍夜天拿著模型,仔細打量了一下︰“小家伙倒是挺有天分的。”

    “基因好,沒辦法。”

    “基因好?你又知道他基因好?”

    小舞眼楮抖了抖︰“我護犢子,自然就覺得他什麼都好嘍。”愉快的混了過去,再仔細的打量了龍夜天。

    雖然龍夜天性格捉摸不定,性情讓人難琢磨,但是撇去性子這方面再看看龍夜天,無論哪個方面都非常的優秀,絕品男人。

    確實是基因好,好的沒有辦法。

    “你在哪個孤兒院領養的軒軒。”龍夜天多問了一句。

    把小舞從打量的思緒里拉了出來,一下愣神的看著龍夜天︰“我也不記得是哪個孤兒院了,當時隨便路過,就隨隨便便領養了。”

    她只能夠瞎掰了,以龍夜天那牛逼哄哄的能力,隨便瞎說一個孤兒院,他一查,沒有這個孤兒院,那很容易暴露的。

    要是說一個有的孤兒院,他一查,沒有小軒軒這個人的一點檔案,更加容易暴露了,所以雖然這樣回答是又不負責,又蠢了一點,但是卻是最好的回答。

    “是嗎?”

    “對啊。”小舞理所應當的點了點腦袋,越聊越錯︰“我困了,先去睡覺了。”

    “嗯,正好,一起睡吧!”

    “為什麼要一起睡?”

    “在主家的時候,不也一起?”

    “那是沒辦法,現在有辦法了,干嘛還要一起睡。”小舞趕緊的繞過了桌子,免得又被他魔爪給抓住。

    想想在龍夜天主家的時候,每天晚上就是最難熬的時候,她沒少自己滾去沙發睡覺,要不然睡著睡著,總覺得有一只手爬上來了。

    這也讓她認識到了,龍夜天這男人絕非性冷淡!

    甦小舞趕緊的溜回自己的房間睡去。

    夜色將天蒙上了一沉黑暗,孤獨的月亮高高的掛在空中,隱隱的折射出藍色的微光。

    甦小舞在床上左右反側難免,她曾經對龍夜天的總總認定,好像在今天又被一一推翻了一樣,好像是,總覺得有些事情她像是一直被蒙在鼓里。

    那枚戒指……

    深鎖這眉頭,小舞用被子蓋住了自己的腦袋,算了不想了!管他的,都他媽的過去這麼多年了,愛怎麼樣怎麼樣。

    想煩了,她干脆蓋住被子蒙頭大睡。

    而在另一個房間里,昏黃的燈光將整個屋子映亮著,龍夜天躺在床上,一只手枕在自己的腦後,另一只手拿著那枚銀色的戒指,對著燈光看著。

    昏黃的燈光映射在銀色的圈圈上,仿佛折射出幾道光似的。

    粗糙的手指輕輕的轉著戒指,戒指里面的那一個舞字若隱若現,那個時候,當著她的面,確實將戒指丟進了垃圾桶。

    為什麼又留了它下來,五年前留下它,又撿回了它,他自己到底在想什麼?一時間,他都有些茫然。

    戒指……

    婚戒……

    當年費了一番心思,才從婚姻的束縛中出來,然而卻有留著這個東西。

    龍夜天閉上眼楮,腦海里殘碎的想起那些五年前關于婚姻的種種……

    回憶……

    那年的甦小舞,還是一頭可愛的梨花卷的短發,臉龐看起來稚嫩,就像是一個需要呵護的孩子一樣,她的身上總是穿著小短裙,稚氣未脫,像個跟屁蟲一樣的纏著他。

    “夜天,夜天,你為什麼婚禮過後,就把婚戒摘了?”小舞拿著男士的婚戒,追問在他的周圍,不時的鼓起了雙腮,一臉的埋怨。

    “麻煩。”

    “可是……這是婚戒啊。結了婚不就是應該戴著嗎?”小舞說著,還指了指自己手指上的鑽戒。她可是一直當寶貝一樣的捧在手心里。有時候干點粗活,都深怕把婚戒給弄髒了,刮花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