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342章偷听秘密

第342章偷听秘密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342章︰偷听秘密

    另一邊休息室里。

    林芸芸坐在沙發上,手支撐著額頭,臉色慘白慘白的,滿腦子都還是冷炎那紳士的笑容,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那麼的害怕,總覺得那個笑容好詭異。

    龍一凡端來了一杯熱水︰“芸芸,你喝口熱水吧。”

    “放那兒。”林芸芸隨手一指。

    龍一凡將水放到了桌子上,有關心的走到老婆的身邊︰“芸芸,你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叫醫生來給你看看?”

    “沒事。”

    “我看你那天回來後就怪怪。”那天林芸芸回來後怪怪的,又什麼都不肯說。他也不知道到底怎麼了。

    “我沒事!你不要煩我了好不好,我想一個人靜靜!”林芸芸突然大聲的吼了起來。

    龍一凡一件老婆生氣,便立刻的道︰“好,好,你好好的休息一下,我不吵你了。”

    “對了,你把成安抱去媽那兒吧,我累得很,沒心情照顧他。”林芸芸甩了甩手。

    龍一凡自然是乖乖的抱起了兒子︰“你真的不需要醫生看看嗎?”

    “你滾啊!你話好多好煩啊!”林芸芸吼著,捂住了自己的耳朵,腦袋埋入了沙發里。煩躁涌入了胸口。

    好不公平,這個世界好不公平,想想剛剛龍夜天,還有那個冷炎,他們都是那麼的優秀,可是優秀的,都是別人家的男朋友。

    自己老公呢?

    好沒有用啊。

    想著就憋屈的很。

    龍一凡不敢再惹老婆生氣,抱著兒子離開了休息,長長的走廊上,嘆了一口氣。小成安倒是乖巧的很,在爸爸的懷抱里睡的正香著呢。

    龍一凡看著懷里的孩子,也是美滋滋的,心疼的摟在懷里,突然從隔壁的休息室里,好像傳來了什麼聲音。

    咦?

    他湊了過去,耳朵貼在門上。

    “國樹啊,听說你最近身體不太好。”說話的是一個蒼老的聲音。

    龍國樹,是老爺子的全名。會這麼親切的稱呼老爺子的名字,這個人必然是老爺子深交的老伙計。

    休息室里,老爺子坐在沙發上,喝著茶,他們啊,不願意下去和年輕人湊在一塊,所以干脆和老朋友到休息室里來坐會兒,喝會兒的茶。

    “哎……人老啦,難免大病小病的一堆,習慣了,沒什麼。”老爺子倒是樂觀的很,估計也只有在兒女面前裝可憐的時候,才會露出一副要死了的摸樣。

    “一晃這麼多年,都老啦。哎,你看你多好,好歹還有兩個兒子,我啊,就有一個閨女,閨女呢還又生了一個閨女,後繼無人啊。”老伙計嘆了一口氣。

    老爺子搖了搖腦袋,抖著手里的煙斗︰“老伙計,你這麼說就不對了啊,男孩女孩不也一樣麼?你們家的那個大閨女挺能干的,你那一堆寶貝啊,也不可能帶進棺材里面,直接留給你閨女和寶貝孫女得了。”

    “是,這肯定是啦,你呢?你家的情況有點特殊啊,夜天身居爵位,可惜沒有結婚,更沒有孩子,不符合繼承家業的要求。”

    門外,龍一凡耳朵貼的更近了,听到這兒時,他的嘴角滿意的勾起了一絲弧度,沒錯,大哥雖然很有能力,還沒有孩子,在他們這樣的家族中,是不符合繼承家業的。所以最後龍家的家業只能夠是留給他的。

    屋內的談話還在繼續著。

    老爺子臉色沉了沉,推了推鼻梁上掛著的老花眼鏡︰“老伙計啊,你不懂,雖然夜天沒有結婚也沒有孩子,但是孩子這種東西是遲早的。一凡他沒有能力挑起這個家。”

    “你的意思是,要留給夜天?”

    “我給一凡起這個名字,就是希望他一生能夠平平凡凡的度過,豐衣足食就夠了,不必去爭權奪位,庸人自擾。”老爺子感嘆了一口氣。

    殊不知門外偷听的人,此時已經整個人石化住了,龍一凡僵在了門口,睜大了眼楮,一生平平凡凡的?平凡有什麼好?

    父親竟然想要把家業都留給大哥?

    這怎麼可以!

    宴會里依舊歡聲笑語著。

    小軒軒捂著肚子,眉毛擰著了一個八字,蹲在餐桌的一個角落里。

    龍夜天正被一群人纏住了,小家伙顯得異常可憐,甦小舞走了過去,蹲下身︰“軒軒,你怎麼了?愁眉苦臉的樣子。”

    “媽咪,我有點難受,我想吐。”

    “怎麼了?”甦小舞詫異的盯著兒子,目光落到小軒軒那脹鼓鼓的肚子上,額頭上的青筋閃現︰“你……你該不會是吃多了吧?”

    甦子軒埋下了腦袋。

    小舞單手將兒子夾了起來,往宴會外面走去,邊走邊說道︰“你這沒出息的家伙,就那麼大一點的肚皮,你還想要把所有的東西都吞進去嗎?”

    “唔……”小軒軒撅著嘴巴,苦逼的埋下了腦袋。

    夜風吹拂著兩個人的臉頰,離開了那甜膩了的餐桌,甦子軒這才感覺反胃感稍微好了一些。

    “吹吹風好多了嗎?”小舞關心的問道。

    小軒軒已經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呼……出口氣好多了。”說著,他還學著大人的摸樣,扭了扭自己脖子上掛著的小蝴蝶結。

    小舞嘆了一口氣,生了一個吃貨,還真是操心啊。

    軒軒伸了一個懶腰︰“媽咪,我可以在這兒多坐一會兒嗎?”

    “行。”點了點頭,她本身也不喜歡一直呆在宴會場所里面,憋的慌,這出來走走晃悠晃悠也不錯。

    花園附近里,走動著。

    突然遠遠的看到另一邊有兩個人影站在那兒,有些眼熟……誰啊?這麼大晚上怎麼跑出來了?

    小舞疑惑的靠近。

    “一凡,你把孩子抱出來做什麼?吹風著涼了怎麼辦?”江惠擔憂的趕緊從兒子的懷里把自己的孫子抱了過來。

    “媽,我剛剛听到父親和朋友談話了。”

    “哦。怎麼了?”江惠都輕輕的搖晃著身子,哄著懷里的寶貝。

    龍一凡垂著腦袋,眼里又是失落,又是生氣︰“媽,父親想要把家業給大哥繼承。”

    “怎麼了?”江惠卻好像並不意外一樣。

    “什麼怎麼了?媽,父親搞錯了吧,我可是比大哥先生了孩子,還是男孩,家業應當由我來繼承!大哥沒有那個資格的。”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