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344章吻的更深

第344章吻的更深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344章︰吻的更深

    小舞的腦袋已經離開了冷炎的唇瓣,剛要站直時。

    突然!

    冷炎本要松開的手,一下又抓緊了,用力將小舞又拉了回來,剛剛才離開接觸的唇,在短短的一兩秒間,又一下吻了上去。

    小軒軒本來就要合並上的嘴巴,再一次脫落。雙手捂住,眼珠子都快要從眼楮里面瞪出來了。

    甦小舞也愣了,她哪里想得到冷炎會突然的把她抓回來,趕緊的用力掙脫了一下,用力甩了甩手,不但沒有掙脫開,他還更加用力的抓緊了她。

    冷炎瘋了嗎?

    然而冷炎的余光,卻一直在龍夜天的身上,看到二樓上的男人轉身離開時,親吻著小舞的唇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忽的。

    甦小舞高跟鞋用力的一腳踩在了冷炎的腳上。

    “啊!”冷炎吃痛的叫了一聲,松開小舞的雙手,唇也離開,站直了身板︰“小舞,你踩我干嘛?痛啊。”

    “我還沒有問你干什麼,腦子進水了?”甦小舞納悶的說著,擦了擦嘴巴。

    冷炎若無其事的聳了聳肩膀︰“親一下而已,你這麼大的反應做什麼,又不是沒有親過。”

    “瞎說什麼呢?”

    “以前你剛剛學游泳,老溺水的時候,是誰救的你?”冷炎並不在意的說著。

    “那是人工呼吸。”

    “有區別嗎?”

    “一個是救人,一個人是耍流氓,你說有區別嗎?”甦小舞擦著嘴巴,心里一陣郁悶,又看著冷炎那副欠揍的摸樣,她也無奈的垂下了腦袋,要不然還能夠怎麼樣?真的把他打一頓嗎?

    她還不至于那麼的矯揉造作。

    “好啦好啦,逗你玩一下而已。”他拍了拍小舞的肩膀,表示安慰。

    甦小舞看了看他拍肩膀的大手︰“下次你要是再這麼逗的話,我就把你的……”說著,小舞看向了冷炎的褲襠那兒,手指比作剪刀。

    冷炎立刻往後退後了一步︰“喂喂喂,你別嚇我好不好,那可是我傳宗接代的東西!只是親一下而已,你至于嗎?而且我們都那麼熟了,連體都不知道互相看了多少遍了……”冷炎抱怨的說著。

    雖然明明知道兩個人是在開玩笑。

    甦小舞也差點被冷炎的話給嗆死︰“哪里有過這樣的事情!”火氣一樣蹭到了喉嚨口,趕緊看了一眼兒子。

    還好,小軒軒這會兒已經跑到餐桌的另一邊對著美食流口水去了,沒有再旁邊听到那些不該听的話。

    “有啊。”冷炎認真的說道。

    “哪有,我怎麼不記得?”

    “小時候啊,我們在游泳池里光著屁股游泳的時候啊。”冷炎一邊說著,一邊摸了摸下巴,做出一副回憶的樣子。

    甦小舞的臉色,從藍變成了綠,從綠變成了黑。

    雖然冷炎比她大四歲,但是她和冷炎可以說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在她對小時候有記憶以來,就經常被冷炎帶著出去玩,大概五六歲的時候吧,確實經常偷偷跑去游泳︰“所以你每次和我游泳回去,都被我哥打一頓。”

    那個時候,她還不明白,為什麼每次偷偷游泳完後,哥都會把冷炎揍一頓,現在想想,真是該!

    冷炎臉色一轉︰“那種不好的回憶就不要讓我想起來了。”

    說著說著,剛剛發生了什麼事,好像都拋到九霄雲外去了,小舞本來想說關于江惠龍一凡的事情也忘了。

    奢華的宴會慢慢的接近尾聲。

    宴會的人也慢慢的散去。

    小軒軒因為吃東西,弄得一身的污漬,小舞帶著他去換了一身休閑點的衣服才出來,輕輕拍了拍他的肚皮︰“吃這麼多,也不怕撐著。”

    “哎呦,媽咪別打,我會吐出來的。”

    “這要是被別人看到,還以為我平常怎麼虐待你,沒給你吃東西呢。”簡直跟從監獄里放出的一樣,可平常也沒有少給他吃的。

    怪只怪,這臭小子,就是純一吃貨。

    甦子軒賴皮的笑了笑,又看了看快散場的宴會︰“咦,冷炎叔叔呢?剛剛都還在這兒呢,他該不會丟下我自己跑了吧?”

    “放心,你冷炎叔叔丟下誰跑了,都不會丟下你跑了。”

    “那他去哪里了?”小軒軒四處張望著。

    宴會外面的花園,不再像剛剛宴會時那麼的僻靜了,客人們的離場,也也讓面外變得熱鬧了幾分。

    江惠,龍一凡,林芸芸都在外面送著客人,或和朋友聊著天,看起來格外的親密,沒有什麼異樣。

    這風平浪靜的夜。

    在花園的側面,沒有燈光,只有月光零零散散的灑在大地上,將周圍印成了有微微藍光的顏色。

    兩個男人,站在樹邊,都是高高的個子,一個俊美的臉上布著冰霜,另一個目光里就帶著敵意。

    冷炎靠在大樹干旁,從口袋里掏出了一包煙,抖了一根冒出頭來,朝龍夜天那兒遞了過去。

    龍夜天看了一眼煙︰“不用了。”

    沒有絲毫猶豫的拒絕。

    冷炎也沒有多說什麼,把煙盒收了回來,自己點上了一根,縷縷青煙徐徐升起時,他緩緩的開口︰“龍夜天,你到底什麼時候才準備放了我們家小舞?”

    “放了?我沒有關著她。”他冷淡的說著。

    冷炎眸光一抬,眼里多了幾分狠利︰“爵爺你是聰明人,難道不懂我的意思嗎?你這樣纏著她有意思嗎?”

    龍夜天朝了冷炎走近了一步,沒有絲毫猶豫的道︰“有意思。”

    “哼呵!”冷炎嘴里叼著煙,冷笑了一聲︰“龍夜天,以前你對小舞做了什麼,你心里應該很清楚,現在,你有什麼資格在她的身邊逗留?”

    “我的資格,還不需要你來言論。”他冷清的回答著。

    兩個人說話的氣氛都格外的不對勁,然而都是斯條慢理著的,沒有一個人的臉上有任何的著急,似乎都有著自己的胸有成足。

    冷炎把煙從嘴里拿了下來,吐出寥寥煙圈︰“呵……龍夜天,話說在前頭,我也有我的禁忌,如果你敢觸踫禁忌一下的話,無論用盡任何的辦法,我都會,殺了你!”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