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345章月下深吻

第345章月下深吻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345章︰月下深吻

    冷炎把煙從嘴里拿了下來,吐出寥寥煙圈︰“呵……龍夜天,話說在前頭,我也有我的禁忌,如果你敢觸踫禁忌一下的話,無論用盡任何的辦法,我都會,殺了你!”

    手里的煙頭泯滅,冷炎的眼里沒有任何的隨便,更加沒有和小舞說話時的悠閑,帶著一抹狠利和認真。

    龍夜天一抹冷眸閃過眼底。

    冷炎丟掉了手里的煙頭,他說的話不多,就這麼一句,如果龍夜天敢踩他的禁忌,他不會去管這個人是不是權勢滔天,是不是伯爵,也都會用盡辦法殺了他。而他的禁忌,只有……

    “冷炎,你在那邊干什麼啊?”遠遠的傳來聲音。

    說曹操,曹操到。

    他的禁忌來了。

    甦小舞牽著兒子,疑惑的望著花園那邊的兩人,因為角度的問題,她能夠模糊的看到冷炎的側影,去另一個人影卻看不清楚。

    帶著兒子走了過去。

    “冷炎叔叔,我還以為你不要自己先跑了呢。”小軒軒感嘆了一口氣。

    “小舞,軒軒,我怎麼舍得丟里你呢?”冷炎大步的朝兩人走了過去。

    小舞疑惑的看著另一個背影,那個人沒有轉過身了,黑夜下,卻能夠感覺到那個背影是熟悉的。

    “爸爸……你也在這兒啊?”身邊的軒軒突然親切的喊了一聲。

    小舞的腦袋立刻猛地抬起,朝那個背對著她們娘倆的人看了過去,爸爸?龍夜天?

    只見那個人一點點的轉過了身子,冷冽的眼神,淡漠的表情,除了龍夜天以外,誰還能夠露出這一副冷冰冰的臭臉。

    “龍夜天?你怎麼會和冷炎在這兒?”小舞吃驚的睜著眼楮,他們兩個人在這個僻靜的地方干什麼呢?

    奇怪。

    這兩個人又不是很熟。

    “媽咪,爸爸一看就是在和冷炎叔叔聊天啊,這你都看不出來嗎?”小軒軒道破一切的說著。

    “聊……天?”這兩人見面沒有打起來就算是好的了,還聊天,聊什麼?聊怎麼打?打完之後去哪個醫院?

    冷炎剛剛還嚴肅的表情,突然又變得悠閑了起來︰“是啊,我和爵爺嘮嘮嗑而已,沒有想到爵爺是這麼一個善談的人。”

    說著,冷炎的目光不忘回頭看了一眼龍夜天,臉上帶著微笑。

    龍夜天冷著臉還是冷著臉,沒有認同,也沒有反駁。,

    小軒軒總是無所謂的樣子,反正大人的世界他不懂。

    然而,甦小舞就沒有這麼無所謂了,嘮嘮嗑?別開玩笑了,這兩個人能嘮嗑嗎?一定是說了什麼。

    算了……

    只有沒有弄出什麼大風大浪的,說了什麼就說了什麼吧,也沒有什麼所謂的。

    冷炎將小軒軒給抱了起來︰“不早了,我帶軒軒先回去了。”

    “嗯。”小舞點了點頭,知道冷炎的意思,八成是要帶小軒軒回去他那兒,不是回龍夜天的家,不過這也都無所謂,只要兒子樂意,去哪里都好,反正也沒有人攬著。

    抱著小家伙,冷炎回頭看了一眼龍夜天︰“今晚和爵爺聊得很開心,對了,剛剛有句話我忘了說了,有些東西,我隨時都可以帶走。”

    說完,冷炎不忘看了一眼小舞,眉眼帶笑,做了一個拜拜的手勢。

    抱著小軒軒,不再多言一句,大步的離開。

    剩下小舞在風中凌亂,耳邊還想著冷炎剛剛說的那些話,什麼意思?帶走?帶走什麼東西?

    疑惑的目光,看向了面前的龍夜天,小舞走近︰“龍夜天,剛剛你和冷炎聊了什麼?”好奇心害死貓,她倒是真的有幾分忍不住想要多問。

    冰冷的黑眸低頭看著小舞,盯著她那張臉,視線停在了她的唇瓣上,眉頭皺起。

    “你說話啊?”小舞納悶了,他突然不說話,還皺眉頭干什麼?難道跟冷炎剛剛和他說了什麼話有關?

    腦子里一萬個問號。

    見龍夜天依舊沒吭聲,甦小舞唇起,懶散的開口︰“你……”

    話剛蹦出到了嘴邊,他拉過了小舞的胳膊,說時遲,那時快,龍夜天俯下的身子,猛地吻住了小舞的唇瓣。

    甦小舞睜大了眼楮,下意識的要甩開他的手,卻被吻的更加的緊,就像是夾雜著山海欲來的情緒一樣。

    席卷的著她的唇瓣,吸允,肆虐,甚至是把她的唇瓣都弄的有些疼痛。

    不顧她的掙扎,將她抓的更加更加的緊,沒有一點要松手放開她的意思,吻的更加深了……

    “唔!”

    腦袋試圖往後貴縮開。

    他粗糙的大手卻一下按住了她後腦勺的地方,死死的將她的腦袋往自己的面前按過來……

    一點喘息離開的機會都不給她,佔據了她的口腔,貪婪的吸允著屬于她的味道和芳香,舔吻著她的味道。

    月下深吻。

    這個吻,帶著濃烈的佔有欲,霸道,野蠻。

    還有淡淡血腥的味道。

    遠處。

    冷炎抱著小軒軒站在很遠的地方,望著那邊親密的接吻的兩個人,目光微微黯淡,嘴角露出了溫柔的笑容。

    他清楚的很,現在無論是從哪個方面來想,都不可能把這兩個人分開,除了他們互相利益上的問題外,還牽扯著許多的私人情感。

    呵……

    果然是再冰冷的人,也會有柔情的一面,龍夜天,任由你再怎麼無情,殘忍,最終,還是落入了感情的圈套。

    “冷炎叔叔,我爸爸媽媽是在親嘴兒嗎?”小軒軒用手比作望遠鏡的樣子,脖子伸的老長,恨不得從這兒就望到那邊去。

    冷炎拍了拍小軒軒的腦袋。

    並未語,抱著孩子,轉身離去。

    “冷炎叔叔,冷炎叔叔,你說,我爸爸媽媽會結婚嗎?”小軒軒一路都沒有忘在耳邊不斷的說話著。

    這個夜帶著別樣的一絲色彩。

    次日。

    甦小舞坐在床上,低頭看了看自己從脖子上開始,到腰腹上那些腥紅的吻痕,腦袋就擰起了一個一個的小結。

    昨天的記憶現在腦海里揮之不去。

    宴會里,所有人都走了後,龍夜天並沒有讓她回來,而是在宴會的休息室里,把她的衣服都撕了…

    從上到下,

    沒有一絲一毫放過每一個細節。

    想到這兒,甦小舞的臉上已經全部紅了,對于昨晚的記憶,她只記得四個字,精疲力盡,虛脫到自己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來主家的。

    身體上到處都留著昨夜的符號。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