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361章小舞的焦慮

第361章小舞的焦慮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361章︰小舞的焦慮

    “麻煩啊,演戲演過頭了,今兒吃中午飯的時候,老爺子就追問著我什麼時候和龍夜天復婚……非要定一個時間出來,你說,我怎麼定?”甦小舞頭疼的按著太陽穴。

    “龍夜天怎麼說?”

    “他什麼都沒有說!”甦小舞更加長嘆了一口氣︰“我覺得,我們剛剛開始演戲的時候,完全沒有想過後果會是什麼樣,這個世界上沒有捅不破的紙,謊言始終是會被拆穿的,只是,我也不知道這個謊言要在什麼時候拆穿才好。”

    老爺子的身體剛有好轉,醫生說需要保持下去一段時間,身體會有明顯的提高,所以近期要是拆穿這個謊言的話,肯定不是時候。

    可要是往後延了吧,、老爺子那邊又在催婚。

    小舞左思右想,沒有想出來個解決的辦法。

    冷炎托著腮,看著苦苦冥想的小舞,眼底閃過了一絲猶豫,遲疑了許久才道︰“這次,你不是和他來真的了麼?我以為,你已經考慮過和他復婚的問題。”

    小舞皺起了眉頭,沉默不語。

    冷炎換了一只手托著腮,繼續道︰“小舞,如果沒有五年前的事情,你是不是會再次毫不猶豫的嫁給他?”

    甦小舞緊緊咬了咬牙,眉頭皺的更加厲害︰“冷炎,干嘛突然說這個。現在說這些有什麼用?發生過的事情,又不可能消失。”

    “我想,五年前你和龍夜天會離婚的事情,我可能有些頭緒了……”冷炎目光沉了沉,眼底多了一絲茫然,這樣告把自己知道的說出來,對小舞真的好嗎?

    “我和龍夜天離婚的事情?什麼頭緒?”小舞疑惑的問道。

    冷炎陷入了沉默,到底該不該說呢?

    “冷炎?”小舞推了推他的肩膀。

    “我看你也累了,這件事,等下次你精神好一點的時候,我再告訴你。”說著,冷炎站了起身︰“我也還有一些事情沒有處理完,等明兒再來找你。”

    甦小舞靠在沙發上,冷炎的話再腦海里徘徊著,他似乎欲言又止,到底是什麼話讓他這麼藏著掖著的?

    要知道冷炎平常是從來都不會跟他這樣,今兒是怎麼了?

    倒在沙發上,不知道紅蓮這會兒,回到基地了麼,那個丫頭太倔強了,她真的不希望她太辛苦。【愛書屋】

    自己的公寓里,躺在沙發上都舒服,小舞趴著趴著,自己都睡著了。

    這一次出來,她最大的事情就是要去找香姐他們,趁著空閑下來,不知道香姐他們在南都生活的還習慣不。

    雖說冷炎已經將他們都安頓好,也安排了事情做,但是她這兒還連地主之誼都沒有盡到呢。

    那次听冷炎說,香姐他們在這兒,似乎習慣的很快。不知道最近他們都在干點什麼呢。

    站在一家大酒店的樓下,甦小舞抬頭望著酒店上掛著的招牌,‘一品軒’這種根據小軒軒的名字來的酒店名字,只有冷炎能夠取的出來了。

    關于酒店的時候,小舞之前也听冷炎說了一下,前段時間他收購了一家酒店,這家酒店很大,不過這家酒店由于常年接受黑道上的住客,所以一直不景氣,一個五星級的酒店,硬生生的被熬成了破產,這才被冷炎給接了。

    雖然也不知道這個酒店以後會不會成器,不過生意麼,投資和風險是並存的。

    正門走了進去。

    兩邊的保安恭敬的替甦小舞打開進店的玻璃門,客客氣氣的鞠了鞠躬。

    呦,管理的不錯呢,不知道香姐他們現在,在干什麼呢,甦小舞緩步的朝前台走去。

    前台小姐問道︰“小姐有什麼需要的嗎?”

    “香姐呢?”

    “店長?”前台小姐愣了一下,也不敢怠慢著︰“您是?”

    “我是她朋友。”甦小舞知道,冷炎把整個酒店都交給了香姐管理,自己享清福當這co,別提多愜意了。

    “小姐,您要不在旁邊休息一會兒,我一會兒替您聯系一下店長。”前台小姐一直很客氣的說著。

    小舞搖了搖頭︰“不用,你告訴我她在哪里吧。”

    “這……”前台服務小姐眸光一轉,覺得應該沒事,這才謹慎的說道︰“剛剛俱樂館射箭所,有人出了事,香姐過去了。”

    “哦。謝謝。”道了一聲謝後,甦小舞便根據指示牌,朝俱樂館的地方尋去,要知道這當初也是一家五星級的酒店啊。

    自然什麼東西設施都是齊全的。

    整整的一個三樓是據樂觀,這里有休閑按摩的,游泳健身的,吧台k歌的,應有盡有。射箭所,應該在健身運動的地方吧?

    尋著標志牌,在偌大的三樓里尋找著,又問了人,這才沖動健身館尋找到了一個射箭所。

    整個三樓人都不多,然而這個射箭所卻擠了十幾個人,看來真是出了什麼事。

    “先生,您還是先去治療手上的傷口吧。”香姐的聲音從人群里傳了過來。

    小舞擠入了人群中,這才看清楚里面的情況,一個男人坐在凳子上,左手的手臂上,流著一長條的鮮血,一臉憤怒的吼著︰“不行,你們不給我一個說法,否者我就在這兒流血,一直流到死!”

    “先生,很抱歉我們的設施給你造成了傷害,不過設施上有過提醒,您自己誤傷了自己,我們能夠做的,也只能夠是替您叫醫生過來。”香姐不緩不慢的說著,語氣一點也不著急,面對對方的咄咄逼人,、也十分的冷靜。

    小舞有些沒有听懂他們在聊些什麼,隨口問了一下旁邊觀戰的人

    那人小聲的說道︰“听說是,那個流血的男的,去拉了最重的那把弓箭,結果自己被弓箭的弦給彈出血了,他說是那個弦有問題,才會弄傷的他,不過酒店說是他自己誤傷,所以爭吵起來了唄。”

    ************

    作者的話︰到底冷炎藏著掖著的事情是什麼呢?他對五年前小舞的那場婚姻又有什麼要說的呢?

    大家又對小舞和五年前和龍夜天的婚姻有什麼樣的看法呢?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