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390章所以

第390章所以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390章︰所以

    看著小舞那似乎明白的樣子,老爺子溫柔的笑了笑︰“小舞,來,我有一件事,要告訴你……”

    “嗯?”

    老爺子神神秘秘的低語了幾句。

    甦小舞眸光閃過了一絲驚訝,而後認真的听了起來。

    “知道了,伯父。”

    “等等,你還是叫我爸吧,你從以前就叫我爸,越叫越生疏的話,我會難受噠!”老爺子愁眉苦臉的說著。

    小舞握住了同心結,這才點了點頭︰“好,爸……”沒有去拘小節,即使這一次老爺子誤會了她,但是她心里清楚,老爺子待她是好的,一輩子遇到一個真心待自己的長輩,不容易,要知道珍惜。

    老爺子這才杵著拐杖去到沙發那兒坐著︰“小舞啊,你之前問了我一些關于軍區的事情,你是不是對軍事上的事情很感興趣?”

    甦小舞呆了呆,雖然那天自己假裝出漫不經心的樣子,沒有想到還是被老爺子看出來她是故意那麼問的。

    低了低頭,甦小舞不語。

    老爺子坐在沙發上︰“小舞,以後在夜天的身邊,你要多幫著他一些知道嗎?軍這條,路不好走。”

    听老爺子的話,甦小舞皺起了眉頭︰“您知道……了?”原來老爺子知道龍夜天有心涉軍了。

    “有一句古話叫做,知子莫若父。”

    小舞沒有再多說什麼,書房里,和老爺子又淺談了一些事情後,老爺子休息了,她便也離開。

    這會兒,客廳里的人都已經散了,龍一凡和林芸芸已經不知道去哪里了,江惠也沒有再客廳。

    其它人呢?

    龍夜天和信呢?

    離開了客廳,甦小舞遠遠的就在花園里的一個涼亭那兒看到了龍夜天和信的身影,快步的跑了過去。

    “哦,甦小姐,你出來了啊,我就等著和你打一個招呼就回去。”信對著小舞招了招手。

    “我讓人送你回去吧。”

    “不了,有人來接我的。”信擺了擺手,讓她不必客氣。

    小舞這才點了點頭︰“好吧,信先生,這一次真的謝謝你了。”

    信搖了搖手︰“哦,不用客氣,應該的,你是店長的朋友,那自然就是我的朋友,這種事情,不過就是動動嘴皮子的功夫而已。”

    小舞笑了笑︰“總之,非常的謝謝。”

    “你要謝我,不如去謝謝我們店長破了規矩,我們絕色店,可是從來都不會泄露任何客人的信息,也不會出賣任何客人的,你還是頭一個。”信說著,拋了一個媚眼送給小舞,雖然要不做牛郎這一行了,但是職業習慣,哪里會一下就改過來。

    “會的。”

    “拿走了,不用送了。”信大步的朝外面走了出去,單手插在褲兜里,悠閑的就像是在逛自家花園一樣。

    真不愧是蕭策手下的人,都一個樣,懶洋洋的好像對什麼事情都沒有多大的干勁。

    “你認識牛郎店的店長?”龍夜天這才皺起了眉頭。

    小舞撇頭過去︰“嗯,昨晚才認識的。對了,那個醫生送回去了嗎?”

    “已經送回去了。”

    “哦……”小舞點了點頭,昨天晚上她听到了林芸芸燒紙的談話,才知道了牛郎店的事情,但是並不知道林芸芸去私人診所打胎的事情,關于醫生的事情,是今天早上她用短信聯系龍夜天時候,知道的。那個私人診所的醫生,也是龍夜天找出來作證的。

    看來他昨天就已經去調查過了林芸芸的行蹤,才會知道私人診所的事情吧。

    望著離開的背影,兩個人走出了涼亭,往自己住的房間回去,一邊走著,小舞一邊的說道︰“其實,跟本就找不出來林芸芸流產孩子的dna吧。”

    “呵……”龍夜天微微一笑。

    小舞抬了抬頭︰“你可真狡猾呢!”

    “你不也是麼,順著我的話說下去的時候,也沒沒有見你眨一下眼皮。”黑眸細細的打量了一下小舞。

    她眸光飛向了一邊,看向了其它的地方,廢話,就算知道他是故意說話逼林芸芸走入絕境的,她難道還能夠拆穿不成嗎?當然是順著話說下去,正好也達到了她的目的。

    龍夜天看著她那轉過去的眼楮,視線一點點往下,落在她身上穿著的哪一件寬大的衣服上︰“這件衣服,是誰的?”

    “哦,是牛郎店,店長的。”

    “你的衣服呢?”

    小舞眼珠子一轉,想到了昨天香薰燈一系列的事情,那一場烏龍鬧得實在是讓不知道說什麼還。

    苦笑了笑,沒有回答他的問題,

    兩個人並著肩膀往屋內回去,有時候一些經歷,會讓人看透對方,有時候一些經歷,也會讓人更加相信對方。

    這一回,他的信任,確實是讓她心中多了一種沉甸甸的東西。

    龍家主宅門外。

    一輛拉風的紅色跑車旁,蕭策身體靠在車門上,嘴里叼著一根煙,漫不經心的抽著。

    趙管家走了出來,見到蕭策恭敬的低了低頭︰“蕭先生,是來見老爺的嗎?”

    蕭策扭頭,看了一眼趙管家︰“這麼多年了,原來管家還記得我?”

    “像您這樣的人物,老朽怎麼可能會忘記呢?當年您的英姿,老朽到現在都還歷歷在目。老爺若是知道先生造訪的話,一定會很開心的。”趙管家畢恭畢敬的說著,平常對人都只是恭敬,但對蕭策眼里卻是尊敬。

    這很難想象,畢竟,在老管家的面前,蕭策不過三十出頭,算是晚輩,這樣敬重的眼神看起來確實是有些不搭調。

    拿下了嘴里的煙頭︰“我這種退隱了的人,還能有什麼事來找你家老爺,我不過是來接我的店員回去罷了。”

    蕭策說著,主宅里面,信已經走了出來,遠遠的就對著蕭策招了招手︰“策哥,怎麼是你來接我啊!”

    蕭策望向了店員,只是笑了笑。

    老管家也回眸看了一眼信,今天在牛郎店里的時候,他還以為是自己認錯了,但是沒有想到,並沒有認錯,這樣的一位人物,為什麼會變成牛郎店的老板?

    疑惑……

    卻又不好開口問什麼。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