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397章神秘男人

第397章神秘男人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397章︰神秘男人

    龍家的佣人計算起來,怎麼說也有個上百號人了,可在這種場面下都完全不夠用,葬禮本應該是江惠操持,但是她一個人根本也不能夠完全把控大局,

    林芸芸又要帶孩子,所以甦小舞這兒也不得不跟著忙了起來。

    “知道了,我一會兒會過去看看,你先去忙你的。”小舞放下了手里的東西,正準備去祠堂的另一邊看時。

    眼尾的余光無意的掃到了一個正在老爺子靈位前參拜的男人。

    那個男人一身黑色的休閑衛衣,連體的帽子戴著遮住了頭發,他在靈位前停留了片刻後,便轉身離去。

    甦小舞一直盯著那個人的身影,只覺得有些熟悉,而當她好奇的往前追去看那個神秘男人的臉時。

    他的臉被黑色的口罩給遮住了。

    奇怪,怎麼還戴著口罩。

    一絲可以涌上來小舞的心頭。

    “先生。”甦小舞喊著,腳步加快追了上去。

    神秘男人停了停腳步,回眸望去,一雙桃花般邪魅的眼楮對上了甦小舞的眼楮,視線在空中交匯的那一刻。

    神秘男眼里閃過了一抹情緒。

    小舞的身體也震住了,瞳孔猛地收縮望著那個男人,心 了一下,這個熟悉的眼神,讓她想到了一個熟悉的人︰“皇甫御!”

    下意識的喊了出來。

    神秘男人眉頭深鎖,立刻扭頭快步的朝外面跑了去。

    是皇甫御嗎?

    那個眼神,那種眼神,和皇甫御一模一樣,還偶有他的身影身形也和皇甫御一樣,來參加老爺子的葬禮不願意露面,這也像是皇甫御能夠做的出來的事情。

    甦小舞立刻追了出去……

    神秘男的腳步越來越快,來參加葬禮的人也很多,而且都是統一穿著黑白的衣服,那個人影一竄入人群就立刻找不到了。

    小舞勉強的追出了龍家宅院,外面停靠著一輛輛車子,幾乎將半條的馬路都堵了一個水泄不通。

    站在外面,她左右看著,明明追著出來的,可怎麼一出來就沒有影子了?

    “皇甫御?是你嗎?你既然來了為什麼要躲起來不露面?都幾個月了,你到底還想要躲到什麼時候?”小舞在車子與車子之間試圖尋找神秘男人的身影。

    突然,她目光一眯,落在了一輛車子映出的人影上,他躲在那兒?小舞加快腳步,猛地朝那個映出的人影走了過去。

    “皇甫御!”甦小舞繞過車子,直接喊出口的同時,因為腳步走得太快,腦門一下子撞到了面前的那個人的胸膛上。

    好硬……

    好結實的肌肉。

    小舞捂著腦門抬了起頭。

    “是你?沒想到,我們這麼快又見面了。”蕭策低頭懶散的看著甦小舞︰“是再見面太激動了?所以投入我懷里來了?”

    甦小舞揉著腦門,這才看清楚他的臉蛋,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摸樣,散漫的眼神,成熟的外貌,除了牛郎店的店長蕭策外,還會有誰。

    “是你啊……”

    “是你啊?你這語氣,听起來很失落?”蕭策偏了一下頭,剛剛好像听到這個女人在叫皇甫御。

    甦小舞感激左右再望了一眼,沒有看到任何的人影,這才嘆了一口氣︰“算了。”那個人真的是皇甫御的話,他有心要躲著,估計不管她費再大的力氣都難找出來。

    “你在找,皇甫御?這好像是,南都二殿下的名字,他不是已經失蹤很久了麼?”蕭策摸了摸下巴,懶散的說著。

    小舞抬了抬眸子,他知道的可真多,這可不像是一個普通牛郎店老板︰“可能是認錯了吧。”無奈的搖了搖頭。

    她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又問道︰“咦?你怎麼會來這里?”

    說罷,小舞上下打量了一下她這一身的黑色西裝,在西裝口袋處。放著一朵白色的花朵,規規矩矩的。

    甦小舞立刻明白了過來︰“你也是來參加老爺子葬禮的?”

    蕭策點了點頭︰“不然呢?以前就听說他的身體不太好,但也沒想到龍老爺子會走的這麼的突然,可惜啊……可惜……”

    听著蕭策的話,小舞的眼里閃過了鄙夷,就算老爺子的人緣再好,也不可能和一個普通店的老板有交情。

    而且,從他話里也能夠感覺出來,蕭策和老爺子還是比較熟悉,想想那天他只是看了老管家一眼就知道她和龍家有牽扯,就猜到他不簡單,果然事實證明他就是不簡單。

    “我也沒有想到,老爺子會走的真的突然。”

    “听說走的很安詳?”

    “嗯,死于心髒麻痹。”小舞說起來,心里都還疼,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想要去面對,每一個人都在說著,明明之前還好好的,為什麼就說走就走。

    她也很想知道,為什麼老爺子說走就走了,連最後打一次招呼的機會都沒有,她更沒有想過,那一次在書房里和老爺子長談的那些話,會是老爺子和她最後說的話。

    看著甦小舞傷心的表情,一只大手緩緩的落在了她的腦袋上,輕輕的拍了拍她的頭︰“行了,人各有命,逝者已矣,不要傷心了,傷肝……”他就像是一個長輩一樣長嘆了一口氣。

    “謝謝,不過你說話怎麼跟個老頭子似的。”她點了點頭,鄙夷的眼神抬頭看了一眼,奇怪的是,蕭策看起來,最多也就比她大上幾歲吧,三十出頭的樣子,可怎麼感覺就有種再跟叔叔說話似的。

    蕭策唇角勾起了一抹懶散的笑意︰“老頭子?你看我哪里像老頭子了。”

    “除了這張臉以外,哪都像。”她誠懇的邊說邊點了點腦袋,要不是他這張十分有顏值的臉蛋在這兒擺著。

    就他這渾身上下散發出來的氣質,懶洋洋的,根本就適合去找個公園約上一些老爺爺們下下棋。

    “身為主人,你不帶我進去,準備一直在這兒和我呆著曬太陽?”他懶洋洋的說著。

    小舞不禁的感嘆了一聲,果然像是大叔。

    沒有再多說什麼,領著蕭策往宅院里邊走去。

    雖然已經是下午了,來祭拜吊唁的人,也都走了一半了,可宅院里還是很多人,簡直就像是人擠著人。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