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400章反正都看過

第400章反正都看過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400章︰反正都看過

    兩個人的距離站的很近。【愛書屋】

    正和那個男人在櫃子旁邊做著什麼事。

    林芸芸目光一轉,落到沙發上自己的兒子身上,只見兒子光溜溜著身子,一個人在沙發趴著。

    見兒子好像沒有什麼大礙,她心里懸著的大石頭放了下來,可目光再看向櫃子旁邊的甦小舞和陌生男人,眉頭就皺的更緊了。

    甦小舞在這兒和別的男人偷情?

    這是林芸芸腦子里閃過的第一個想法,睜大了眼楮看著那兩個人,女的衣衫不整,男的更加是沒有穿衣服。

    這是還沒有開始做那種事情?還是已經完事了?

    呵!

    她就說吧,就算自己不陷害她,她也分明就是一個賤貨,還不是背著大哥在外面和別的男人做苟且之事!

    對了……

    那他們抱著自己的孩子來干什麼?

    難道是為了掩人耳目嗎?

    這麼一想,林芸芸覺得什麼都解釋的通了,用孩子當做障眼法,其實是到客房和男人偷情。

    呵呵呵呵……甦小舞,這一回你被我給抓到了吧,人贓並獲,她看你要這次要怎麼解釋。你把我害的這麼慘,不得不低聲下氣的,你讓我不好過,那麼我也要讓你不好過!

    正想著,林芸芸打算直接推門而進。

    手卻在要推開門的那一刻遲疑了一下,縮了縮手,林芸芸的眼里閃過了一抹狡詐,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唇角勾起了笑容。

    她小心翼翼的離開。

    屋內。

    “找到合適一點的了嗎?”小舞在衣櫃里搗騰著,雖然自己一身還是濕的,可現在她倒是不是在找自己能夠穿的衣服,是打算給小成安找一件面前能夠套在他身體上,而不掉下去的衣服。

    “找到了。”蕭策說道。

    小舞看了過去,只見他手里拿著一件襯衣。

    她不禁的皺了皺眉頭︰“這個?給成安穿的話,好像還是太大了一些吧。”

    “我是說我自己的找到了。”蕭策淡淡的說著,直接自己伸手開始斯條慢理的穿起了襯衣。

    甦小舞繼續在衣櫃里搗騰著,費了好一會兒勁,總算數從櫃子里找出了一件稍微小碼一點的衣服。

    “啊唔……”成安好像是已經困了一樣,伸了一個懶腰,慵懶的拍了拍自己的嘴巴,紅唇輕輕的撅著,要倒下去似的。

    “乖,成安,我們先把干淨的衣服換上,一會兒在抱你回你的房間睡覺好不好?”一邊哄著孩子,一邊溫柔的給小家伙套上衣服。

    別以為穿衣服簡單,給小孩子穿衣服那可是一門學問的問題了。

    沒有照顧過小孩子的人給孩子穿起衣服來,難免會弄疼了孩子,或者會有些笨手笨腳,不知道如何迎合孩子的動作。

    但是她卻非常明顯的熟悉。

    既溫柔,又能夠輕易的擺弄孩子,完全就像是一個熟手一樣。

    蕭策已經利落的穿上了褲子,看著她細心伺候小孩子的樣子,走到了沙發旁︰“你看起來對照顧孩子方面,很有心得,以前照顧過?”

    要說蕭策的眼楮就是尖,完全就是那種經歷過滄桑之後,把什麼事情都看的特別清楚的眼神。

    小舞總算是把小家伙的衣服穿好了︰“嗯,照顧過。”

    “你自己得孩子,還是別人得孩子?”蕭策繼續問道,就像是閑著沒有事情做,隨便問兩聲一樣,

    甦小舞也沒有太在意和避諱︰“自己的。”

    “你和龍夜天的?”蕭策問著,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我記得龍夜天五年前離婚過,你和他在一起多久了?”

    “你好像對我的事情,很感興趣?”小舞抬了抬頭。

    “一般吧。”他摸了摸下巴。

    小成安坐在沙發上,伸了一個懶腰,小腦袋扭著看蕭策,大概是見多幾面熟悉了,小家伙也不人生了,爬到了蕭策的身邊,求抱抱。

    蕭策低頭,看著沙發上的小肉肉,並沒有多大的興趣。

    成安倒是對他興致勃勃的,、雙眼發送電波,繼續賣力的求著抱抱。

    看的甦小舞不禁吃的一笑︰“成安好像開始有些喜歡你了,你就抱抱人家唄。”

    蕭策皺了皺眉頭,沒辦法,只好低頭,單手將龍成安給抓了起來,粗魯的動作,就跟是在提起一塊肉似的。

    完全就不像是在抱孩子!

    甦小舞看著他那簡單霸道的動作,臉上的表情都瞬間僵了︰“你,以前沒有抱過孩子吧。”

    “我又沒有孩子,去哪里抱?”他散漫的說著,試著用另一只手也摟住小家伙。

    動作看起來稍微好了一些,小成安那擰巴的表情也才恢復了平常,腦袋湊在蕭策的懷里,雙手不安分的扯起了蕭策的衣服。

    蕭策皺起了眉頭︰“這下怎麼弄?”干什麼都行,但是他確實不會帶孩子,可以說從來就沒有照顧過。

    完全對懷里的小家伙沒有辦法。

    看著小成安使勁的扯著蕭策的扣子,小舞趕緊出手阻止︰“成安啊,乖,這個東西是不能夠扯得,乖放手……”

    估計小家伙是在剛剛、扯甦小舞的衣服扯上癮了。

    也對掉入河里的事情,、忘得一干二淨,所以這會兒扯著蕭策的扣子,可帶勁了,還越扯越精神,一點都沒有要睡覺的樣子。

    小舞抓著成安的手,想著法讓他松開手。

    只听‘ ’的一聲。

    蕭策的額頭多了一道黑線,甦小舞的額頭也多了一道道黑線,小成安手里抓著一個白白的扣子,換了的甩了甩手。

    而再看看蕭策的胸口,扣子扯掉了一個,直接往那件中規中矩的襯衣,變成了放蕩不羈的露胸肌的衣服。

    這要是在‘絕色’店里穿著合適,在今天這種場合穿著,就絕對不能夠這樣穿衣服,就算是迫不得已,也是對亡者的尊重。

    小舞趕緊把罪魁禍首給抱了回來︰“你再去找一件襯衣吧。”

    “就這一件合身的。”蕭策揉了揉太陽穴,散漫的眼神多了一絲的無奈,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小舞嘴角一抽︰“那怎麼辦?你總不可能這樣去祭拜老爺子吧?”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