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403章賭點什麼

第403章賭點什麼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403章︰賭點什麼

    林芸芸還想說什麼,話還在嘴里就 住了,想到自己的事情,明白過來甦小舞是在諷刺自己,皺起了眉頭︰“奇怪,你怎麼……”她明明看著龍夜天去客房的,怎麼甦小舞現在還平安無事的?

    難道龍夜天沒有看到甦小舞再和別的男人偷情嗎?

    看出她眼里的疑惑,小舞輕淡淡的笑了笑︰“林小姐,在關心別人的時候,你最好先把自己照顧好。”

    話里話外,都在提醒她。

    林芸芸咬住了牙,眸光一轉,不再提偷情的事情,而是話鋒一轉說道︰“你敢對成安用安眠藥,我一會兒就告訴一凡和媽,就算是大哥護著你,你也別想好過。”

    “太容易輕信別人的話,是會吃虧的,你要是一直這麼蠢的話,小心龍一凡真會厭惡了你。”笑了笑,甦小舞轉身離開。

    這話都要是還听不出來是什麼意思的話,那就真的太蠢了。

    林芸芸抱著孩子站在原地,蠢?竟然說她蠢!這個甦小舞!難道沒有給成安下藥?那一瞬間,林芸芸的心里倒是恨不得甦小舞對成安做了點什麼,然後自己好去揭發她。

    恨紅了眼楮,最後也只能夠是不甘的咬著牙。

    葬禮舉行的差不多了,傍晚的夕陽將天空蒙上了一層淡淡的暗色,老爺子的靈柩也一點點的蓋上。

    所有送老爺子的人,都低下了腦袋默哀。

    小舞站在龍夜天的身邊,悲傷彌漫,想起了和老爺子下棋聊天的很多很多事情,明明是一個好人,卻走得這麼的突然這麼的早。

    心髒抽痛。

    老爺子要葬在龍家的墓園里,不遠,就在龍家宅院後院的地方,開車也就十分鐘的事情……

    “老爺……老爺你怎麼能夠就這麼丟下我們啊……”看著老爺的遺體慢慢的放入了墓穴里。

    江惠幾度要哭暈過去,要不是旁邊有人在扶著的話,早已經承受不了,倒在地上了。客人在最後的送行後離開。

    夜色慢慢將傍晚的夕陽籠罩。

    晚上的餐食是簡單的素菜,雖然平常老爺子也並不是都上餐桌來吃飯,可是現在沒有了他,就真的像是少了什麼很重要的東西一樣。

    吃過了晚飯。

    龍夜天去整理老爺子的遺物去了,小舞也只是在旁邊陪著。

    老爺平常愛看書,常常都是呆在書房里。

    小舞坐在沙發上,盯著茶幾上放著的棋盤,想想前幾天的時候,她還和老爺子一起坐在沙發上下這棋。

    轉眼間,便物似人非了。

    龍夜天走到了她的面前,坐到了棋盤的另一邊,起手拿起了棋子。

    小舞托腮看著他︰“你要和我下棋?”

    “賭點什麼好呢?”

    “賭?”他難道還琢磨著和賭輸贏嗎?

    “輸了,捶背。”

    “捶背?”小舞目光一轉,勝利是百分之五十,如果要這個男人給人捶背,倒是千載難逢的一件事情。

    小舞坐端正了,拿起了棋子,點了點頭︰“好啊。”

    兩個人各坐一端,認真的看著棋盤,拿子,落子,都沒有去看對方的樣子,甦小舞看著他的手……

    看著那落下的棋子︰“你下棋的手法,和老爺子一樣。【愛書屋】”

    “嗯,他教的。”簡單的四個字,讓人心里那種味道的。。

    小舞下著下著,每一步棋,都那麼的熟悉,一行眼淚劃過了臉頰,老爺子去世了後,她一直忍著不哭。

    可是眼淚還是會總是忍不住流下來。

    吸了吸鼻子,甦小舞坐直了身板,扭過腦袋︰“算了,不玩了,就當是我輸了。”她側過身子,靠在沙發上。

    眼淚忍不住破涕而下。

    ‘叩叩叩’

    門口傳來了敲門聲,甦小舞趕緊抹了一把臉上的眼淚。

    “什麼事?”龍夜天放下手里的棋子站了起身,從桌子的紙盒里抽出了一張紙遞給小舞。

    甦小舞紅著眼楮看了一眼他,這才接過了手紙,把臉上的淚水都抹干淨。

    “大少爺,夫人說有事要宣布。請您和甦小姐下樓一趟。”女佣在門外說道。

    小舞輕輕的拍了拍臉蛋,不想被人看出來她哭過,站了起身︰“走下樓吧。”

    龍夜天點了點頭。

    兩人並肩下樓,屋子的走廊上到處都掛著黑白的布條,氣氛陰郁到了極點,樓下的客廳里,此時站著不少的人。

    除了佣人意外,還有江惠,龍一凡,林芸芸。

    但令人更意外的是,大殿下皇甫烈竟然也在,他坐在沙發上,手里拿著一根骷髏拐杖,一臉淡然。

    怎麼大殿下也在這兒?

    小舞疑惑的看了一眼龍夜天,一種不好的預感涌上了心頭。

    “好了,人齊了,那麼有些事情,也該好好解決一下了。”江惠站了起身︰“老爺走了,但是我們不能夠永遠的都活在親人離去的痛苦里,龍家這偌大的家業,不能夠一日無主。所以,今天,大殿下在這兒就做一個見證,簡單的交代一下龍家未來的事情。”

    皇甫烈點了點頭︰“江夫人節哀,龍家的家業,我無權介入,但是當年龍老將軍負責青龍軍區,後來年邁回家休養,但軍區的事情,也有老將軍負責,現在老將軍去了,按照規矩,兵符老將軍交給了誰,那麼就該由誰接管青龍軍區。”

    甦小舞有些不舒服的皺了皺眉頭,老爺子今天才下葬,就立刻要討論家產的事情多少令人心里有些怪怪的。

    “管家,把老爺子留下的遺書拿過來。”江惠伸了伸手。

    老管家點了點頭,立刻恭恭敬敬的拿出了一份牛皮紙袋密封的文件。

    所謂的遺書,並不專指死前留下的遺言,在貴族中,所有當家的人,都會提早留下一份死後財產分配書,以防自己出現什麼意外。

    此時,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感到了趙管家手里的那一份牛皮紙袋上。

    林芸芸站在龍一凡的身邊,緊鎖眉頭,小聲的嘟囔道︰“喂,一凡,你媽瘋了嗎?念什麼遺言?這種東西燒了不就是了!”

    明知道老爺子會把所有的家業都留給龍夜天,還念什麼遺言啊,媽可真是一點都不知道為自己的兒子籌謀。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