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409章小舞詢問

第409章小舞詢問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409章︰小舞詢問

    “意外而已,你不用這樣。”青蓮一直呆在龍家,做著女佣做的事情,因為老爺子去世的事情,這個時候誰不忙啊,青蓮當然也是其中忙碌的之一。

    “我都不知道該怎麼爵爺交代了。”

    “嗯……好香啊,那是什麼?”小舞話題一轉,看向了青蓮放在一旁的碗。

    “哦,這是我剛剛在廚房做的紅棗血燕粥,听說您失血過多了,喝一點這個應該會對您的身體恢復有幫助。”

    “太謝謝了,我挺喜歡喝這個的。”小舞接過了青蓮送過來的粥,別說,雖然氣質和外貌不同,但是青蓮好多時候都給她感覺像是紅蓮。

    這樣的關系,不禁讓甦小舞都會覺得親近了一些。

    看著小舞喝粥,青蓮道︰“您喜歡喝就好,爵爺估計這會兒正在臣少那兒,要不要一會兒通知爵爺回來……”

    “不,不用了,只是踫著擦著了一點,又不是斷了胳膊斷了腿,就不用告訴他了。”小舞直言說道。

    只是一點小事而已,她也不想他多替她擔憂什麼,何況這種關鍵時候,他忙自己的事情都忙不過來,再來顧著她的話,就真是該焦頭爛額了。

    咕嚕咕嚕。

    小舞快速覺得喝完了粥。,

    放下碗的那一刻,直接掀開被子下了床。

    “甦小姐,您這是干什麼啊?您身體還這麼弱,還是上去躺著歇息吧。”青蓮趕緊扶住了小舞。

    爵爺心疼甦小舞,誰看不出來,這萬一人出了什麼事情的話,十個腦袋,他們也不夠賠的啊!

    “沒事,哪有你說的那麼的嚴重,不用這麼擔心,我已經躺了很久了,真的一點事都沒有了。”

    “真的嗎?”青蓮仍舊是有些不放心。

    “嗯。”小舞點了點腦袋,她都在床上躺了一個中午了,腦袋的地方,如果不去用力踫的話,也不會疼痛。

    青蓮這才松開小舞的胳膊,可皺著的眉頭,依舊是有些擔心。

    小舞拍了拍她的手︰“放心吧,又不是玻璃瓶子,我沒有那麼的脆弱,你去忙你的吧,我出去走走。”

    “用我陪你嗎?”

    “不用了。”

    甦小舞一邊走,一邊還能夠晃晃腦袋,嗯……不疼,看來是一點事都沒有了,那個林芸芸下手也真夠狠的。

    真是一點都不怕砸死她。

    呵……

    想想如果自己被砸死了的話,對方才會更加高興吧,所以啊,她可不想狼狽的樣子,那樣只會仇人快罷了。

    “誒,你們听說了嗎?二少夫人,這會兒正在後院里除草呢。”

    “我看到了,好像是被夫人給懲罰的。”

    女佣們怯怯私語著︰“走,我們去瞧瞧……”

    小舞並沒有太去在意,也沒有那個心思去瞧熱鬧,林芸芸怎麼樣與她無關,一個人溜達著去了別的房間。

    ‘叩叩叩’

    “誰?”

    “江夫人,是我。”小舞站在門口,柔聲回答著。

    沒有一會兒,房門就被打開了,江惠站在房門口,看到小舞眼里閃過了一絲驚訝︰“小舞,你怎麼到我這兒來了?哎呀……听說芸芸把你頭給砸傷了,我一直說忙完了就過去看你呢,你怎麼親自過來了……”

    “我來找夫人有些事。”

    “先進來吧。”

    兩人一起進了屋子,江惠把桌子上要處理的東西,都堆到了一遍,拿起茶壺沏了一杯茶水遞給她︰“你身體沒大礙了吧?”

    小舞搖了搖頭︰“沒事,只是小傷而已。”

    “芸芸那孩子真是太不懂事了!我沒有想到她竟然做出這麼沒有規矩的事情,這件事,我一定會好好訓斥她的,簡直是目無王法了!”江惠說起林芸芸格外的憤怒。

    小舞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並未多余。

    江惠看了一眼茶水︰“喝點茶。”

    “嗯。”

    屋子里十分的平靜,江惠緩了一會兒才道︰“對了,你剛剛說來找我有事,到底是什麼事呢?”

    “是這樣的,我想要老爺子的病例看看。”

    “老爺子的病例?你要那個做什麼?”江惠愣了一下。

    “哦,我就是想看看老爺子前段時間的身體狀況。”小舞簡單的說道。

    江惠看著小舞的眼楮。

    兩個人四目相對。

    就這樣奇怪的直視了許久,江惠眼眸一閃,露出無奈︰“這個我沒有辦法,按照規矩,病例已經在下葬的那一天一起燒了。”

    “燒了?”小舞吃驚了一下,眼里都是不可思議。

    “嗯……燒了。不過小舞你看那兒病例做什麼?老爺去都去了……”說著,江惠的臉上又多了一抹哀容。

    “老爺子去世前幾天,身體挺硬朗的,去世的有些突然,所以我才有些好奇。”

    “哦,想起來了,你是藥劑師,對這個方面應該很懂吧?”

    “我只是會搗騰藥而已,並不懂別的。”

    “哦……這樣吧,我去給你找找有沒有復印件什麼的。”江惠站了起身,說著就朝屋子里的另一扇隔間走去。

    小舞一個人坐在房間里,看著江惠屋子里的擺設,屋子里的東西都有些精致,那邊架子上放著的物品,也都是收藏品?

    她走了過去,四處打量了起來。

    好香啊……

    哪里傳來的香味。

    小舞嗅了嗅鼻子,這種香吻很淡,若有若無的,追尋著香吻,她走到了梳妝台前,香味是從這兒傳來的。

    是香水留下來的余香嗎?

    正想著,甦小舞注意到了梳妝台上一把木質的梳子,梳子任何雕花樣,很簡單和樸素,拿起了梳子……

    “小舞,你在做什麼?”背後傳來了聲音。

    小舞放下了梳子,緩緩轉身︰“您的房間可真是有不少的珍品呢,我忍不住的就多看了幾眼,而且……還好香啊。”

    “香?可能是香水留下來的余香吧。”江惠笑了笑,繼續說道︰“東西沒有找到,大概是昨天一起燒掉了。”

    “哦。”

    小舞只是點了點頭,也就沒有再多言。

    江惠也是無奈,便道︰“哎,你看你身體都這樣了,還在為這些事操心,何必呢?最近這幾天,你就好好的休息著吧,老爺的事情,我和一凡都會處理好的。你這還沒過門呢,總不能先把你給累著吧。”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