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413章誰的女人?

第413章誰的女人?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413章︰誰的女人?

    她嘴角輕輕一抽,店長女朋友?這誰傳的啊?趕緊先看看香姐︰“等等,你先別亂想,不是他們說的這樣,也不是你想的那樣。”

    “嗯?”香姐歪頭,保持疑惑態度。

    小舞面前的帥哥們也一個個歪過了腦袋,他們這麼多雙眼楮盯著,應該沒有盯錯啊,這確實是店長的女朋友麼。

    甦小舞表情依舊石化中,還好的是腦子沒有石化,理智的開口問道︰“你們從哪里听來的?我和蕭策是女朋友的事情。”

    她這一話。

    又在帥哥堆里掀起了一番漣漪。

    “哇……她叫店長的名字耶。”

    “從來沒有女人敢這麼直呼過咱們店長的名字啊。”

    “是啊,感覺他們的關系好親切的哦。”

    你一句我一句,七嘴八舌下來,小舞石化的臉都要崩塌了,這什麼情況?怎麼越說還越亂了?她就叫了一下名字而已。

    這叫一下名字都能夠被說成這個樣子?

    “麻煩安靜一下。”小舞伸出了雙手。

    未來老板娘發話,大家自然個個都識相的閉上了嘴巴,一個個雙眼都跟熱血澎湃似得等著甦小舞發話。

    小舞雙手做了一個讓大家平靜的動作︰“我和蕭策,只是朋友的關系,我這次來,是特意來感謝他上一次的幫忙的。不是你們想的那種關系。”

    她這麼一說。

    牛郎帥哥們面面相覷,其中一個就站了出來︰“信哥,前兩天離店的時候,還和我們說了好幾遍呢,說你是店長的女朋友。”

    “信?”甦小舞腦海里自動補腦出那個帥的驚天動地的紅牌牛郎,原來話頭都是從他那兒傳出來的。

    “是啊,我們店長可從來不接客的哦,不知道有多少女人瞅了我們店長一眼,就眼巴巴的想纏著我們店長都沒戲的。而且信哥說,店長對你特別好耶。”一個牛郎插話道。

    小舞听得頭暈目眩,怎麼她就莫名其妙的變成了牛郎店老板娘了?真是人言可畏啊,又解釋了解釋。

    帥哥們依舊是半懂不懂的。

    她也快放棄了,比起自己在這兒費勁的解釋,還不如讓蕭策直接說一句話,那比她一個人在這兒扯上一百句,一千句有用啊。

    沒有再說。

    “我想問問,蕭策現在在哪兒?”甦小舞也沒有再繼續解釋那麼多有的沒有的屁話了,直接轉回自己這次來的主要目的上去。

    “店長這會兒在家里啊。”

    “家里?樓上?”小舞指了指上面。

    眾人齊齊點了點頭。

    香姐也看出來了小舞這次來是有事情要做的,便道︰“小舞,你去忙你的事兒去吧,下次等再見面了,有的是機會聊天。”

    “嗯……可是香姐,這個地方,你……”小舞有些擔心。

    “你放心吧。你是店長的朋友,你的朋友就是我們的朋友,我們會好好的照顧這位香香小姐的。”帥哥的媚眼就朝小舞拋了過去。

    她不禁的發了一個抖,可是她為什麼感覺自己更加擔心了呢?

    香姐不會被這群人給生吞活剝了吧?

    擔憂的看了看香姐。

    然而香姐悠然自在的坐在沙發上,打著腿︰“這里的人,比我想象中要熱情很多,難怪白臉兒喜歡這兒呢。”

    “嗯……香姐,那我先去忙我的事情,你有事先去找白臉兒,他對這里熟。”要說起來,甦小舞也只是來過這里一次而已,哪比的上白臉兒那個老油條啊。

    香姐點了點頭,想想她在戈壁生活那麼多年都沒有事,難道還會被這些小場面嚇得去找白臉兒幫忙嗎?

    小舞看著香姐眼里的自信,也放心了不少,里提起了自己帶來的紙袋,熟悉的往電梯那兒走去。

    記得,信的房間是15樓。

    上一次電梯停早了一樓,所以說是14樓嘍。

    ‘叮……’

    電梯門打開,這外面沒有任何的樓層提示,她可不想再走錯地方,在樓道里來來回回轉了一圈,好像是沒有走錯了。

    按下門鈴。

    ‘叮咚…’

    ‘叮咚……’

    門鈴響了好幾聲,沒有人開門。

    她起手要再去按門鈴的時候,只听 噠的一聲,門被打開了一道小小的細縫,男人穿著拖鞋,一身悠閑的睡袍,隨意袒露著胸口。

    那一頭微卷的頭發下,眼楮慵懶無比的朝小舞看了過去。

    好熟悉的場面,甦小舞像是瞬間回到了上一次走錯房間時的場景一樣,看著開門的男人,她露出了陽光般的樣子︰“嗨……晚上好,又見面了。”

    蕭策歪了歪頭︰“你是誰?”

    門口,小舞差點沒有直接跪到地上,她直直的盯著屋子里的人看,沒錯啊,這幅樣子根本就是蕭策。

    是她眼花了呢?還是他失憶了?

    蕭策把門拉開,眼里帶著睡意,打了一個哈欠︰“進來吧。”

    甦小舞莫名其妙的,他到底還知不知道她是誰?就這樣放她進去了?這麼稀里糊涂的?簡直讓人不禁的想到了初見。

    遲疑了一下,她這才走了進去,可仍舊一臉鄙夷的打量著面前這個慵懶的男人。

    蕭策懶懶的回敬了她一個眼神︰“這麼盯著我?想吃了我?”

    ‘噗……’甦小舞差點笑了出來,趕緊捂了捂唇,恢復自然才開口︰“你知道我是誰了?”

    “甦小舞。”

    “那你剛剛問我,你是誰?”

    “你看不出來嗎?我沒睡醒。”蕭策一邊打著哈欠,一邊伸了一個懶腰,疲憊的像是隨時要睡著過去一樣。

    小舞唇角抽了抽,別說,還真是一點都看不出來,什麼時候見他,他都是那一副隨時要睡覺的摸樣。

    跟著走了進去。

    蕭策簡單的倒了一杯水遞給她︰“坐吧。”

    小舞接過了水,喝了一口,並沒有急著坐下︰“我這次來,是特意把你的衣服還回來的。”說著,她把紙袋子遞回去了給蕭策。

    蕭策眸光一垂,看了一眼,點了點頭︰“哦,好,謝謝。”

    “還有這個,送給你。”小舞又紙袋里掏出了一個巴掌大的陶瓷罐子。

    “這是什麼?”

    “禮物?讓信出面幫我指證林芸芸,听說是壞了你這兒的規矩,所以小小禮物不成敬意。”上次多虧了蕭策的幫忙,才能夠那麼的順利,雖然他是舉手之勞,但卻是實實在在的一份恩情。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