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417章麻麻的

第417章麻麻的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417章︰麻麻的

    “我跟你一起去。”香姐卷起了袖子,然後扭頭把腰間的一張卡遞給小舞︰“這是能夠打開所有房間的卡,小舞,你和龍先生先去休息室,或者去別的地方休息一會兒吧,宵夜弄好了,我喊你們。”

    “要不要我一起幫忙?”小舞說著也要去。

    “不用了。白臉兒,走吧。”香姐拉著白臉兒匆匆的往廚房去了。

    小舞拿著房卡,就近隨便找了一個房間,剛剛打開門的那一刻,龍夜天突然抓住了她的肩膀。

    猛地將她拉入的房間,手順帶關上房門將她整個身體抵在了牆上。

    硬是把甦小舞嚇了一跳︰“你突然做什麼啊?嚇死我了。”小舞愣神的盯著她。

    龍夜天的腦袋埋了下來,湊到了她的耳邊︰“只是去還衣服?”他的唇,在她的耳垂邊輕輕擦過。

    小舞偏過了頭,唇角勾起了一抹微笑︰“你在吃醋?”看他剛剛那一副漠不關心的樣子,還以為什麼都沒有想,原來……

    他的手摟著她的腰身,輕輕的撫摸著。

    小舞扭了扭腰︰“哎呀,一會兒香姐他們就過來了。好了,我只是去還衣服,和蕭策聊了一會兒天而已。”

    “不會那麼快。”他冷淡的說著,手繼續撫摸。

    “龍夜天……別了……”

    突然,龍夜天撫摸的手停了停,像是摸到了她衣服口袋里什麼硬硬的東西,疑惑的拿了出來︰“這是?”

    “哦,這是蕭策給的藥,可以治療傷口不留疤的。”小舞說道。

    龍夜天皺了皺眉頭,平淡的把藥丟到了一邊的沙發上。

    “你丟它干什麼?我還要擦呢。”小舞說著就用力的掙脫開他的手腕,幾步的朝沙發那兒走去,把藥瓶子拿了回來捧在手心里,畢竟腦門的那個傷口可不小,要是真的像蕭策說的那樣留疤了就不好了。

    龍夜天看著她,臉色越來越沉,最終深深的嘆了一口長氣︰“我來替你擦。”

    “你確定你不是要再把這個丟掉?”

    “如果你再把它撿回來的話,我會再丟掉。”如果他丟掉,甦小舞再去撿回來,那跟沒丟有什麼卻別,他也懶得再去廢那個事。

    小舞笑了笑,表情顯然就是在告訴龍夜天,她是不會丟掉的。

    他已然大步的走到了她的面前,俯下身,手輕輕的去撕開她腦門上貼著的繃帶,一撕開,只見一道長長深深的口子。

    眼色立刻沉了沉,看著她的傷口,眼里閃過了一絲凌厲︰“林芸芸用什麼弄得?”

    “已經過去了,就不用再提了。”小舞淡淡的笑了笑,不打算繼續多說這件事情,林芸芸她自然會找個機會收拾她,現在龍夜天已經夠忙了,不想讓他再未這點雞毛蒜皮的小事操心。

    粗糙的大手,輕輕撫摸過她的臉蛋,。

    一輪圓月高高的掛在夜空中。

    林芸芸疲憊的剛剛回到主家。

    “這麼晚了才回來,你去了哪里?”客廳里,江惠坐在沙發上,板著臉,在兒媳婦剛剛踏入門口的那一刻眸光瞥了過去。

    “媽……這麼晚了,您還沒睡啊。”

    “兒媳婦大晚上的還沒有回來,我怎麼可能睡得著呢?”江惠輕語著,言語里似乎帶著別種味道。

    “媽,您別誤會,我沒有自己到處去玩,我只是跟蹤甦小舞,才耽誤了一點點的時間。”林芸芸深怕自己在被誤會,趕緊走到了江惠的膝邊,耐心的把今天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一遍。

    听完,江惠眼里閃過了疑惑,、龍夜天和甦小舞好像真的是還沒有回來︰“你說他們兩個去酒店了?”

    “嗯,是的。”

    看她的樣子也沒有再撒謊,江惠擺了擺手︰“行了行了,你去睡吧。”

    “好,媽。”林芸芸這才松了一口氣,這才趕緊的溜回了自己的房間里。

    林芸芸走後。

    江惠才喚來了老管家。

    “我記得,上次你和我說,調查甦小舞的檔案里的時候,發現過她名字有一個五星級酒店叫什麼軒什麼嗎?”江惠聲音輕盈的問著。

    趙管家點了點頭︰“是啊,叫一品軒。”

    “一品軒?呵…”江惠輕輕的捏了捏自己的手指,目光一沉,那個丫頭留著就是後患,她既然已經懷疑遺書的事情,就肯定不會善罷甘休,至于龍夜天……他的存在,只會成為一凡的絆腳石。

    哎……

    都怪自己這兒子太不爭氣了,才要處處都讓她操心。

    “管家,附耳過來。”江惠勾了勾手指。

    趙管家恭敬的彎下腰身,朝江惠緩緩湊了過去……

    夜深人靜、

    一品軒的娛樂休閑室里可熱鬧了,瘦猴和光頭也都沒有睡覺,白臉兒香姐做好了宵夜自然是把大伙都叫了出來一起吃宵夜聊天。

    瘦猴大大咧咧的蹲在椅子上︰“小舞,你和龍夜天什麼時候請我們喝喜酒啊?”

    ‘噗……’甦小舞一口可樂噴了出來。

    香姐看了眼瘦猴︰“瘦猴,這種事情,有消息了的話,小舞肯定會通知咱們的。”

    說完,把紙巾遞給了小舞。

    小舞趕緊擦了擦嘴巴。

    一旁,光頭撓了撓自己的光頭︰“我還沒有參加過婚禮……”

    “你自己結個婚不就知道什麼感覺了。”白臉兒瞥了一眼光頭。

    “跟誰啊?”光頭憨憨的問道。

    “前樓那個小妹妹挺不錯的啊,你每天巡邏的時候,不總盯著人家看麼?”白臉兒一個媚眼拋了過去。

    在感情方面,白臉兒似乎比女人還尖銳,看東西一看一個準。

    光頭的臉瞬間就紅了。

    “哦……哦……哦……”瘦猴手指著光頭,語調一聲比一聲還高。

    光頭的臉蛋更加紅了︰“你們別說了,我沒有……”

    “哈哈哈。”不禁的讓大家都笑了起來。

    小舞托著腮,捂著唇,偷笑之余,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身旁的龍夜天,他的唇角也勾著一抹微笑。

    雖然龍夜天他並不說話,看似冷淡,但是有時候他的內心也並沒有那麼冷淡的,這種氣氛,他也是挺喜歡的吧。

    畢竟這種表情在他的臉上少有。

    “好了好了,我就別笑光頭了,大家困嗎?要一會兒打麻將嗎?”香姐提議道。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