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億萬辣媽不好惹 > 第419章火燒雲

第419章火燒雲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419章︰火燒雲

    冷炎這才肯站起身回去穿衣服︰“你聯系一下紅蓮,讓她早上過來送小軒軒去上學。我陪你一起去。”

    一邊伸著懶腰,他已經進屋子里去了。

    甦小舞坐在外面客廳里,拿出手機撥打電話給了紅蓮,簡單的說了幾句。

    不一會兒,冷炎已經穿好了衣服出來,手里拿著一把鑰匙︰“大半夜的,突然就說要去見師父,哎……走吧。”

    手里掂量著車鑰匙,走了出去。

    “軒軒睡著了嗎?”小舞沒有立刻跟上去,而是回頭望了望臥室的地方。

    “放心,睡的比誰都還香。”

    她這才放心下來,紅蓮過來也不需要太久,二十分鐘左右就能夠到,這才沒有了顧忌和冷炎一同驅車離開。

    “你晚上自己跑過來的?”冷炎一邊開車一邊問道。

    “龍夜天送我過來的。”

    她說著。

    冷炎的目光朝她看了一眼,眼里多了一絲的溫柔︰“那個家伙什麼時候這麼好心了,還會把你送到這兒來。”

    “我們本來在酒店的,後來我突然想到了一些關于老爺子死的事情。所以就過來了。”小舞拖著下巴,一邊走神的說著。

    老爺子的葬禮,冷炎並沒有去,他和老爺子沒有什麼交集,去了倒是覺得怪了,不過老爺子去世的事情,他還是了解一二的。

    冷炎開著車︰“你是覺得,老爺子死于非命,想要去找你師父幫忙?”

    “嗯,老爺子死于心髒麻痹,而且檢查結果是自然死亡,但是我總覺得很蹊蹺,如果真的有能夠讓人不知不覺就心髒麻痹死亡,我想師父一定會知道的。”她意味深長的說著。

    她的英文名叫做︰dath,是師父給她起的名字。

    五年前,她跟著冷炎離開了南都,去了別的國都,一開始她和冷炎一起做軍火生意,後來她遇到了一個師父。

    那個教她藥理,讓她成為藥劑師的人。

    她不是天才,然而只是在短短的幾年前,師父教給她的東西,就足以讓她名聲大噪,因為師父才是真正的藥劑師天才。

    她相信如果世界上真的有那種悄無聲息的東西的話,那麼師父一定能夠知道,師父一定能夠研制出來。

    車子一路奔馳去了機場,冷炎說要和她一起去,小舞想了想還是讓他回去了,只是去問師父一些事情,也不是什麼特殊的事情,有個一兩日就可以回來了。

    冷炎擰不過她,這才沒有多說什麼。

    而另一邊,龍夜天並未回主家,而是回了伯爵府。

    夜深人靜,早已經等候小舞的專機,在空中劃過一道漂亮的弧度,在這個安靜的夜里,突然一片火光將南都的半邊天都燒了起來,那是一片美麗的火燒雲……

    小舞坐在飛機上,目光朝地上忘了下去,她看到了地面有個地方好像冒出了濃濃的黑煙,黑煙直接竄上天際。

    而濃濃黑煙的中火光很大,即使在高空中能夠明顯的看到大火。

    這麼嚴重的火勢,一定是什麼大面積的地方著火了吧,要不然這麼高也不會看的那麼的清楚。

    “小姐,需要毛毯嗎?”空姐走到了過來,手里一張毛毯,親切的柔聲問著。

    “謝謝。”小舞伸出了手,接過了毛毯。

    沒有再去那片火光沖天的地方,緩緩的,她閉上了雙眼,疲憊將她帶入了夢想之中……

    長途的飛行……

    小舞總算是到了熟悉的異國他鄉,離開南都的五年里,她幾乎多數的時間是呆在這個國家跟著師父學習藥理的。

    這里是她第二個熟悉的國家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師父,我回來了……

    時間飛逝。

    甦小舞專程去找師父請教的時候,南都也在發生著太多太多的事情。

    幾日後。

    小舞站在機場︰“師父,您回去吧,我自己上飛機好了。”對著遠處的身影,小舞揮了揮手。

    站在不遠處,那個被小舞換做師父的高大男人,輕點了點頭,轉身離去。

    甦小舞恭恭敬敬的目送著師父離開,這才進了海關,腳步加快,她摸了摸口袋里的盒子。

    如果不是重要的事情的話,甦小舞絕對不會輕易的來打擾師父,而她這一次選擇了來打擾,就必定能夠找到確信的結果。

    上了飛機,小舞安靜的坐在位置上,拿出了口袋里的小盒子,這個世界上,果然有一種東西,能夠讓人在不知不覺中心髒麻痹死亡,且查不出任何的結果,那個人的手法很高明,高明到差點就把事情掩埋過去了。

    緊緊的握住盒子。

    甦小舞的眼神里多了一絲的悸動,老爺子,不會讓你死的這麼不明不白的,那個害了您的真凶,小舞一定會讓所有人都知道那個人的真面目,讓您能夠安息……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小舞靠在了飛機上,閉上了眼楮。

    又是長途跋涉的飛行,匆匆幾日,小舞帶著自己的答案回到了南都,不同于離開時的惆悵,此時的她雙眼帶著滿滿的信心,也帶著堅定!

    出了機場。

    遠遠就看到冷炎在車子旁對著她招了招手。

    小舞快步的走了過去︰“我不是說過我會自己坐車回去嗎?你怎麼還來接我?”回來之前,她和冷炎打過招呼,叫他不要再抽空來接她了,沒想到,他還是來了。

    冷炎皺著眉頭,笑了笑︰“上車吧。”說著,他已經打開了車門,然後自己繞到了駕駛位上去坐下。

    小舞疑惑的盯著冷炎的表情,奇怪……

    怎麼覺得冷炎的表情有一些不對勁?以前好幾天不見得時候,他不都是話最多的那一個嗎?

    今兒怎麼連笑都沒笑一下,還擺著一副愁眉苦臉的摸樣。

    上了車子。

    小舞一直盯著開車的冷炎。

    冷炎開著車子,許久他才開口︰“你一上車就盯著我看什麼?”

    “奇怪啊,你今天的表情很奇怪啊,是遇上什麼不開心的事情了嗎?”小舞追問道,她敢保證這樣樣子的冷炎絕對不對勁。

    “沒,沒有啊。”冷炎看向了小舞,尷尬的笑了笑,眼珠子一轉,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立刻開口說道︰“對了,你去找你師父有結果了嗎?龍老爺子的死,是正常死亡呢?還是別的原因?”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